意识形态危机腐蚀合法性 习近平的国家权力“隐忧”

+

A

-
2019-04-06 15:49:21

中共最高级别的理论机关刊物《求是》已连续第七期在封面重推习近平讲话。其中,最新一期乃是他六年多前对党内高层所说。当时,习近平刚刚登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位置仅两月,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中共执政的意识形态基石发表了四点个人化的思考。

这是一个极为不寻常的信号,不仅2012年之后的五年,即便是“习近平思想”确立地位后,中共官方也未曾做出这种动作。有人认为这是一时因应中共党内的思想混乱,不过真相可能并不如此简单。综合近期七篇文章可以预知,这是习近平思想从概念到落地的开始,中共极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彻底充实其理论建构。这将是中共在迎战意识形态执政合法性挑战的理论武器。习近平在过去的6年多时间内,深刻意识到这种挑战的存在,警告亡党亡国的风险,从党内整风到宣传论战,从高校改革再到文娱整顿,都在实践其意图。今天,中共要将这一“概念”重新建树起来,从历史和现实看,这也事关其在整个中共党内的绝对权威和改革能量。

习近平多次强调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图源:Reuters)

一般认为,国家权力有四种来源,分别为政治、经济、军事和意识形态。不论一个国家属于何种阵营,走什么发展道路,是一党执政还是多党竞争,爱好和平或者穷兵黩武,都不外如此。

也可以认为,这就是政权所以能够存在和维系的本质组成,虽未必需要齐头并进面面俱到,但倘若使政权健康、稳定、持续的发展,则一定不能有所偏废,做选择性的重视或轻忽。

在实际情况中,这四大要素常常是相互影响,彼此随动的,会在执政方主动意志的操作下,阶段性地有所突出。譬如在先军政治的朝鲜,出于政权稳固的绝对需求,政治、军事和意识形态的优先程度会远高于经济发展;而在周边环境安定、崇尚普世价值的西欧诸国,则经济成为主要议题,当然,在极右翼泛起的当下,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权重正不断回升。

之于中国,建政70年来,一则地缘环境复杂,同周边国家均不同程度存在利益重叠和冲突,再则国家体量大、底子薄,发展程度相对滞后,加之领导人的主观判断,使得中国国家权力的阶段性突出更为明显。从毛泽东时期的“阶级斗争为纲”到邓小平时代的“发展才是硬道理”,政治和经济先后成为中共建设国家权力、筑牢执政合法性的绝对主题。

如今历史的周期迎来习近平,这一主题再次体现出独有的时代特色。


稍早前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刊登一篇习近平署名文章,题为《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为2013年1月5日习近平在新进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讲话的一部分,属于旧文重发;同时,该文还是2019年以来习近平在《求是》发表的第七篇文章,三个月七篇署名文章,发文密度为十八大后仅见。

文章从四个层面进行论述,分别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中共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马克思主义必定随着时代、实践和科学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不可能一成不变,社会主义从来都是在开拓中前进的。”“中共始终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要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践行者。”

要注意的还有《求是》刊发文章时配发的编者按:“(这篇文章)对党内存在的一些深层次思想困惑,对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错误认识,对国际社会存在的一些歪曲解读,正本清源,条分缕析,进行了透彻回答,廓清了重大政治和思想理论是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