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共智囊:社会主义 从发问者到回答者(下)

+

A

-
2019-04-06 23:20:31

从英国老牌新闻周报《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以封面聚焦千禧一代社会主义,到美国民主党议员桑德斯(Bernard Sanders)高举民主社会主义大旗角逐总统,再到传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先后掀起改革浪潮,社会主义,这一带有很强意识形态色彩的表达被越来越多地提及和关注。是失望于资本主义下的诸多矛盾与问题故而另寻寄托,还是社会主义本身渐次摆脱了历史终结论魔咒?围绕有关社会主义以及资本主义的话题,多维记者专访了曾两度担任政治局集体学习讲师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所长房宁,由他来深度解读个中意涵与逻辑。以下为访谈实录。此为第二篇。

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质问(图源:多维记者/摄)

1/1

人民公社及其制度到了后期,已经成为了养懒汉的地方,人民工作劳动积极性不高。图为至今仍然保持集体经济的中国河南南街村,不过,该村作为特例,其发展适应着市场经济,有其特殊价值(图源:多维记者/摄)

2/2
上一张下一张

社会主义的“失速”问题

多维:早期社会主义社会还是有动力的,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可问题在于,社会主义初期的那种局面没有维持住。


房宁:没错。对这种现象,邓小平曾有过权威论述,他说:“不实行按劳分配,少数人可以,多数人不行;时间短可以,时间长不行”。这“两个不行”,是邓小平对传统社会主义存在的根本问题的深刻论述。

其实也不仅邓小平看到了社会主义问题的实质,当年作为资本主义的政治代表人物的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也敏锐地认识到社会主义国家的问题。八十年代我在美国学习时正好是在尼克松的母校,看过尼克松很多着作,他对社会主义的毛病有个很犀利的描述,即“惰风四起”。

而且这种局面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出现过,说明它是传统社会主义的通病。看看历史就会明白,社会主义国家为了维护社会活力和动力,总是要通过“危机教育”来提振士气。包括中国始终强调“居安思危”、“警钟长鸣”之类。毛泽东在1955年就讲过“要保持革命战争时期的那股劲”,胡锦涛也强调“不能懈怠”。我去过古巴、越南,还有朝鲜,知道这是普遍现象,无一例外。就说明这并非一个国家具体的问题,而是制度本身的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在初期快速发展之后都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失速现象,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其实都是针对这种失速现象的。

多维:资本主义社会是否也会出现“失速?如果有一个从110的刻度,社会主义可能到了2或者3就会出现失速,因为惰风四起,而资本主义国家有可能到了78才出现,因为阶层固化到了一定程度,社会开始变得低欲望甚至无望,进而导致另一种失速。

房宁:资本主义的问题主要需要不断调整社会的冲突性,但它不乏动力。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需要解决动力问题。简单来说,资本主义国家是动力有余,控制不足;社会主义国家是控制有余,动力不足。

当然,资本主义国家,比如美国国内同样也存在两种不同的倾向,民主党更偏向于保护,而共和党更偏向于控制,但不管怎样,竞争还是占主流。美国建国200多年仍然火力不减,创新不断,就是因为它的制度设计整体上还是以强化竞争作为原点的。而社会主义国家尽管实现改革,但强调公平、保护、监管仍是主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