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度即将废除 中国想清楚未来走向

+

A

-

中国存在了60多年的户籍壁垒,终于到了崩解的时刻。

北京时间4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出重磅消息,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的特大超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如此,2亿多在城市漂泊的中国人,终于迎来在大城市落户的希望。

上面所说的“重点群体”指那些人?据了解,目前重点群体共分为八类:前四类为农村青年参军退伍、转业后升学将户口迁入的人口;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的人口;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新生代农民工。后四类为高校毕业生;职业院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这些人可以在500万人口以下的大城市自由落户,现在唯一有限制的就是十几个特大超大城市。

据中国住建部《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数据,城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的特大城市有十个:武汉、重庆、天津、成都、东莞、南京、郑州、杭州、长沙、沈阳,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有四个: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目前,这十四个城市还不能自由落户,但根据中国发改委的政策“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未来长期在这些城市打拼的外来人口落户当地,应该也不会十分困难。

不久的将来,中国完全废除户籍制度可以期待(图源:新华社)

当然,北京、上海与其他十二个城市还有很大的不同。由于北京、上海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且它们在中国具有特别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所以这两座城市的户籍限制应该会相对严格一些。其他十二个城市的人口规模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且面临城市之间严酷的人才和人力资源竞争,它们有可能在开放户籍方面走的更快、更远。

放开户籍限制是中国发展的历史大势,顺大势者昌,逆大势者亡,没有哪个城市能成为例外。今年3月18日,河北省会石家庄市率先出台了《关于全面放开我市城镇落户限制的实施意见》,第一个全面放开户籍限制,实现自由落户,走在了中国各城市前列。在中国放开户籍限制的大背景下,中国其他省会大城市会不会向石家庄学习?可能性很大。

不过,完全放开户籍需要一个过程,特别是北京、上海等特殊城市,要它们像石家庄一样自由落户,恐怕还需要几年或更久的时间。在无法落户的情况下,如何保障外来人口的基本权益?中国国家发改委也做出了明确的表示:推动未落户城镇的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务,在随迁子女较多城市加大教育资源供给,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

众所周知,现阶段子女教育仍是中国大城市外来人口最大的痛。前两年北京还发生限制外来人口子女入学的事件,很多外来人口的子女被迫到河北(北京周边)或老家读书。即使外来人口子女能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接受义务教育,但高考还是要回老家参加,给无数家庭和孩子带来无限烦恼。现在中国政府决定推动“未落户城镇的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务”,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无疑在大城市打拼的中国家庭将因此受益。

其实,只要做到“常住人口平等享有基本公共服务”,将公共服务与户籍脱钩,户籍的价值也就逐渐消失,户籍制度也会随之崩解。以前中国人之所以积极追求一个大城市户口,只是看中了户籍背后的公共福利。如果公共福利能够普惠到所有常住人口,那么落不落户已经不再重要。对暂时不能在少数中国大城市落户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一方面取消户籍限制,一方面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这表明中国政府决心消除存在60多年的不合理的户籍壁垒,还给中国人基本的迁徙权利和自由,为中国城市化和经济转型升级创造新的动力。中国已经到了拆除一切人为壁垒的时刻,北京或许已经想明白了这一点。

从2012年起,中国劳动人口已经减少3,000万,接近加拿大的人口总和。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中国经济动能减少,妨碍经济活力的户籍限制、城乡二元体制、计划生育等人为壁垒,越来越严重制约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今天的中国需要挣脱一切体制性枷锁,获得更自由的发展空间,北京此时大幅度改革中国的户籍制度,符合时代潮流,找准了中国未来改革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