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还是进城“矛盾”信号背后中南海是否左右摇摆

+

A

-

当中南海意识到人口不再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包袱而是更多的利益产出之时,对人的调配再次成为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一个策略手段。中共预备组织共青团中央下发文件号召中国青年下乡“青春建功”,被外界解读为是新时期的“上山下乡”运动;几乎同时,北京时间4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鼓吹放宽甚至废除主要城市人口落户,吸引农业人口。

差不多的时间,两份文件的下发意味着中国将要开启一轮城市与农村之间的“抢人大战”?两则同样出自官方的文件前者要求青年下乡,后者意在引导人口涌入城市,似乎存在着必然的互斥逻辑,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决策层本身也存在决策“矛盾”?

如今的青年下乡与“毛时代”的上山下乡在出发点上就不同(图源:VCG)

“下乡”还是“进城”

谈“下乡”首先要澄清如今中国官方呼吁的青年下乡绝非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彼时中国经济困难,就业压力增大,加之阶级斗争的政治行动等背景下的“上山下乡”呈现出一种浓厚的政治色彩,而如今的“青年下乡”则是中共高层基于当前中国社会发展规划的一种考量。严格意义上说,中国当前的“青年下乡”是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之后才逐渐出现的政策指向。根据中共对“乡村振兴”的部署,当今决策者规划的振兴蓝图应是“农业更强”“农民更富”“农村更美”。针对中国农村复杂的改革要素,中共发现,要实现乡村振兴依靠传统的发展方式很难奏效,务必革新生产要素,而这就包括资本、技术、人才下乡,“换血”传统“三农”。

更为简单的说,如今的青年下乡便是因应此种发展道路的结果。

而“进城”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所呈现的一种人口加速流动的现象。改革开放后,市场化经济解冻,拥有更多就业岗位的城市尤其是资本发展的省份成为人口流入大省,也正是在几十年间的差异化发展中,中国区域贫富差异拉大,农村人口“进城”或者转化为城市人口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而近年又因中国老龄化进程的加速,尤其是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人口红利逐渐被挖掘,各地政府也开始展开对“人口”的争夺,当然主要仍是对富有劳动力的“高端人才”争夺。

那么,中共决策层却抛出了两份互为矛盾的文件,是北京也陷入纠结还是另有原由呢?

市场行为与顶层设计的“互斥”

或许北京确实是纠结的。一方面“进城”是当前中国社会贫富差距下的市场行为,随着进城模式的固定化,流动人口与城市发展之间已经形成一种依赖性,加之以推动城镇化进行经济结构转型的模式都既定了打破户籍壁垒已经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而中共不过是顺水推舟。

但“下乡”则不同。当前中国“三农”问题日益严重,农村空心化、环境污染、农业仍未完成规模化经营等等,由此,当前农村的各项环境都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与城市争夺劳动力,但当前中国乡村又最需要这些改革因素。所以“青年下乡”可以看作是中共顶层设计的逆市场化举措。

中共两个文件看似互相矛盾,但也不尽于此。或许在中共看来,“城镇化”与“乡村振兴”是可以同步发展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开篇一句“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也是乡村振兴和区域协调发展的有力支撑”。而回到中国社会发展的方向来看,中共齐步推进两条线或许是在避免因政策、市场等因素的影响下而出现城镇与乡村失衡的局面,试图在这轮人口红利中探索城镇化与农村现代化齐头并进之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