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的“非典型性”高官 李鸿忠为何不再高调

+

A

-
2019-04-11 07:57:32
中共十九大之后,李鸿忠逐渐变得不再高调(图源:VCG)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典型的“非典型性”高官,即便在他走出聚光灯焦点,不再高调的今天,仍有进行观察、回顾的必要。

何为“典型的非典型性”?

先看李鸿忠的履历。赴天津“救火”前,其政坛道路历经四地,先是发于辽宁,曾任辽宁省委办公厅秘书,而后继续走秘书式升迁道路,调往电子工业部做到党组办公室副主任。再是起于广东,从1988年到2007年,将近20年时间由惠州市副市长一直升至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之后湖北任职又是九年,先后任省长及省委书记——均是常见的常规路径。直到2016年9月“空降”天津,彼时距中共十九大不到一年时间,“北上”的李鸿忠,牵动了外界对中共人事布局思路的既有判断。

所谓“非典型”“典型”即在于此。以前者,李鸿忠的官场生涯相较于十八大后大多数政坛明星,都没有明显的共性。他既没有在福建、浙江、上海等地的从政经验,相同时间内,一直在广东政坛深耕;知青下乡的地方也远在辽宁,与日后的同侪或者领导鲜有交集。用十八大后清晰的某种人事任用趋势来对照,李鸿忠的特质不算有优势,但他偏偏就在关键时间节点“空降”,主掌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天津,相较于其他三位直辖市市委书记,无疑是“非典型”的。

同时,李鸿忠又是极为典型的。他的典型在于在十九大前后中共重塑政治生态,雕琢政治环境、强化核心权威的过程中,以其过人的政治嗅觉和政治敏感,几乎独自成为这股时代洪流的弄潮儿,一度是中国舆论场最为亮眼的地方高官,开不少风气之先。

不过这样一位典型又非典型,极有看点的高官,近来似乎变得低调许多,这其中当然有大环境转变的原因,但未尝不是李鸿忠个人的意愿使然。

实际上,有关李鸿忠的官方报道,频率是没有降低的。比如仅在北京时间4月10日、11日两天,《天津日报》就有两则相关报道,其中11日是出席天津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为2018年度天津市科学技术奖获奖者颁奖;10日是召开天津市扫黑除恶“打伞”专项斗争推进会。更早之前,在江苏响水爆炸事故发生后不久,李鸿忠即赴天津渤化永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暗访,报道称,李鸿忠对集团相关负责人说,“今天我到企业现场来,不停工作汇报,直接针对隐患问题逐项检查,看看整改落实到位没有。”

既如此,李鸿忠转向低调背后的逻辑和考量究竟是什么?或许可以从他的从政特点中找到轨迹。概括地说,李鸿忠的政治特质有二,一是“讲政治”,再是热衷“暗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