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下乡运动引猜疑 过度解读背后的文革重演忧虑

+

A

-
2019-04-12 10:40:48

张艺谋关于“文革”时期的影片退出第69届柏林电影节(图源:@电影一秒钟)

1/4

1967年12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旧照 (图源:VCG)

2/4

1964年10月,下乡知识青年学习毛泽东选集(图源:VCG)

3/4

 1964年10月,到广东省华侨农场务农的福建归侨知识青年 (图源:VCG)

4/4
上一张 下一张

中国共青团中央近日倡导的“三下乡”再次点燃舆论圈对新版上山下乡运动的忧虑,其实这种现象并非偶然,不久前的民营离场论引发外界对国进民退的担忧,乃至重庆政审风波引爆网民齐喊“政审你大爷”等等,诸多事件引发的躁动似乎都折射出中国当下社会的一种“病态”——极度过敏症。

北京时间4月11日,共青团中央称将在3年内组织1,000万人次青年志愿者下乡的消息引发民众对文革时期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否重演的担忧,随后共青团则紧急辟谣,强调“三下乡”不是“知青下乡”,并澄清称,1,000万人次并不等于1,000万青年。【相关新闻:新上山下乡运动引忧 与毛时代三大不同

中国官方辟谣的速度之快,反映出政府对于敏感事件产生背后的紧张神经。如何看待中共的这种小心谨慎?三下乡为什么又会遭到过度解读?现象背后是舆论对文革产生的一种恐惧反应,也透露出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危机。

其实,“文化大革命”时代的一些做法是否会重来在中国社会的担忧一直存在。

距离最近的一次“文革”焦虑,是中国导演张艺谋拍摄的一部题材涉及文革的电影《一秒钟》在柏林撤展,事件发酵后引发言论自由的讨论。

再往前推就是2018年11月爆发的重庆政审风波。该事件经网络发酵迅速引发舆论强烈反弹,“政审”一说唤醒了人们对毛泽东时代凡事强调“阶级成份家庭出身”极左政策的记忆。其后重庆当局两度出面解释道歉并否认“政审”,但未能平息舆论风暴。

回到2018年9月一篇声称“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的文章引发“国进民退论”给民企造成了深深的困扰。后来直到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先后公开为民企站台方才消除忧虑。

2018年7月份,旨在宣传习近平形象的“梁家河大学问”充斥在中国的媒体界,遍及大街小巷,甚至有媒体将习近平与毛泽东画像并列悬挂,引发各界对中国再次掀起“造神运动”的担忧。

更为直接的是2018年1月份,中国教育部组织编写的一套新版初中历史教材,被爆因删改“文化大革命”内容而引起巨大争议。民间舆论认为教材进一步粉饰“文革”。

分析人士认为,经历过文革的人们,因为遭受过创伤至今仍有极度的不安全感,对凡是涉及到这一方面的一点一滴都十分敏感,打消社会的各种“文革”焦虑彻底“脱敏”,仍然是中国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

另一方面,文革忧虑事件一次次不断上演的背后也存在着民众对中南海不信任。比如,中国官方媒体多次对事件作出回应,民间舆论却不再相信。以至于官民之间就形成了“代沟”,出现了思想上的障碍甚至冲突,不信任、不理解的“焦虑”随之而来。

大陆媒体删减屏蔽“下乡”报道的负面评论、过滤“政审”风波的信息,一次次官民二元对立事件中,中国政府却不去直面矛盾,与民沟通解除矛盾,而是回避。如此一来,当民间舆论场被情绪左右就会导致情绪极端分化,不同声音越来越多。政府和民意二者直接对撞的结果就是“塔西佗陷阱”,失去公信力。

习近平曾说,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也许民心不仅体现在经济增长和反腐上,更体现在公信力上。如何化解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对于当下所面临的文革忧虑,中国政府或许更应该做的就是直面历史,勇于反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