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政经临双考 李鸿忠的艰难时刻

+

A

-
2019-04-15 22:47:42

近日,天津市印发了《天津港保税区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实施方案》,以19条措施解决企业难题,改善营商环境。这是天津市求解经济困境的最新举措。而自李鸿忠2016年9月担任天津市委书记以来,尽管有各种负面事态仍然接踵而至,在惨淡经营之间,亦可见到些许走出政经泥沼的印迹。

不论如何,相比于在改革开放后先是跨入中央电子工业部、“空降”方兴未艾的广东深圳、布局“中部崛起”之际主政湖北,李鸿忠始终奔走在中国国家战略的最前沿,虽则仕途相对顺遂,同时也承担着相应的重任,而此番“临危授命”收拾几乎已是一片“烂摊子”的天津,从“救火队长”变身为“拆弹专家”,无疑正处在一个艰难时刻。

天津政经困境

近一段时期以来,天津市的负面消息令围观者们有些目不暇接。该市2018年经济增速仅为3.6%,在中国31个省级地区中垫底,其实这也延续了2017年的数据,当年也是处在倒数第一的位置。而其财政收入更是以8.8%的负增长再次成为最后一名,也是唯一一个数据为负的省级地区。

美国《纽约时报》也注意到了天津的问题,文章《债务困境中的“中国曼哈顿”》描述了“挤水分”后滨海新区楼宇街道的空旷和冷清,以及背后难以纾解的金融危机。

天津的“困局”对李鸿忠而言是一项考验(图源:VCG)

不仅是经济,天津市的政治生态的问题也大体在同一时间暴露了出来。李鸿忠正是因为前任黄兴国的落马才得以驰入津门。黄兴国自2003年担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自2014年升任天津代理书记、市长,经营10余年。另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是曾任天津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的武长顺。武长顺被调查前40余年仕途一直在天津。

在这两位重量级人物背后,还有一大批盘踞在工程建设、金融企业等政商领域的腐败官员,如副市长尹海林,伴随着天津经济急剧膨胀而中饱私囊、滥权横行、尾大不掉。

然而这些都在2010年后中国经济转入下行,特别是中共十八大后开启政商整顿之后被越来越多地曝光在阳光之下。天津市也深度陷入了泥沼之中难以自拔。

其实也可以发现,天津目前的困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中国高层主动引导、提前释放的结果,这避免了未来更难收拾的硬着陆。而且,其中还能看到政策制定者主动化解危机的尝试。

李鸿忠的考验

据《天津日报》报道,天津近年来付出诸多努力,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做了不少大文章,全面而系统地提升了政府的服务和管理水平,“一制三化”“津八条”“海河英才计划”“民营经济19条”等一系列重要举措,“产业第一、企业家老大”“政府要当好‘店小二’”“为企业松绑、为市场腾位”等鲜明的服务理念。

这些政策理念,确实都是在近两年,也就是李鸿忠就任天津市委书记之后才被提出,才被推而广之。这些都显示了李鸿忠曾在中国南方市场经济相对发达地区工作的经验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堪称天津重量级国企的渤海钢铁,于近期传出利好信息。据称,天津市国资委、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了天津钢管集团股价有很公司的股权变更事宜。

以钢铁业为主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延压加工业,是天津工业的大头,2014年占比达到15.7%。2010年天津市组合成立的渤钢集团曾经跨入世界500强榜单,然而旋即跌落,恰如天津经济的缩影。

作为优质钢企的天津钢管在剥离了负债累累的渤钢集团的持股之后,由此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不过,还有另一个横亘在天津发展道路上的难题鲜有提及,也就是在京津冀一体化过程中,天津市相对次要的定位。毫无疑问,北京是京津冀战略里的核心,这是天津无论如何都不能及的。即使是横空出世的雄安新区,其优先性可能也在天津之上。

李鸿忠已经不止一次在正式场合讲过“合力对接雄安、服务雄安,坚持雄安新区需要什么,天津就付出什么、调整什么”,“主动服务雄安新区,坚持河北有什么需要、雄安新区有什么需要,天津合力支持配合”等等类似表述。

在李鸿忠主政天津之前,京津冀一体化长期因为三地各自为政、抱残守缺而进展缓慢,如今则可能要担忧该区域的资源、人才会被过多地集中在北京与雄安,就像以往北京对周边河北等华北地区资源的过度集中。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也就是京津冀一体化整体而言为天津创造的利好仍然大于天津的付出,北京会向周边地区的产能输出、一体融合后创造的新能动,都能在更大程度上带动天津的发展。

整体来看,天津的问题已经积聚多年,天津最终走出困境也非一朝一夕之事。不过在另一方面,天津的时局变迁在中国很有代表性。天津正在发生的变化,也是整个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的一个缩影。天津的问题解决了,对中国其他地区也有较强的示范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