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三下”重庆 习近平考量大不同

+

A

-
2019-04-16 04:23:03
习近平第三次入渝,心境和意图大不同(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4月15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南下重庆。现场画面显示,在3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包括国务院两名副总理胡春华和刘鹤,以及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的陪同下,习近平到访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于一处农家查看村民饮食等生活。

这是孙政才事件后,习近平第一次到访重庆。重庆在中国的政治版图中所处的位置不言而喻,但是自2012年,薄熙来事件孙政才案接连不断,经济增速从鼎盛时期的领跑全国到如今遭遇“腰斩”。在此背景下,习近平的出现便有诸多层面的政经信号意义了。

其一,2020年脱贫大限之期即将到来,习近平此行有意释放推动精准扶贫攻坚最后一公里的用意。

按照中共之前政治承诺,到2020年,中国将实现所有人脱贫的目标,“不让一个人掉队”。在3月份中国“两会”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亦明确表示,制定并有序实施三大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在2018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386万,易地扶贫搬迁280万人的基础上,2019年将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000万以上。

事实上,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8年底数据,2018年末,中国全国农村贫困人口1,660万人。而按照李克强的测算,中国政府必须在两年之内解决1,660万人口的贫困问题。

中共尤其是在习近平上台后,将实现脱贫视为中共不可推卸的政治责任和合法性来源之一,自1978年以来中共的确取得了让很多国际组织称赞的脱贫目标,中国贫困发生率一降再降。习近平肯定相当期待在任期内兑现完全脱贫的承诺,所以在其历次地方巡视中总是“先掀锅盖子”,体察贫困农村的真实状态。

重庆虽然位列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经济增速惊人,但是其面积较大、山区众多,在4个直辖市中城镇化程度最低、贫困发生率最高。在其38个市辖区县中,重庆曾经一度拥有14个国家级贫困县区,直到2017年11月份下辖万州区、黔江区、武隆区、丰都县、秀山县退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这一数字才将至今天的9个县区,其中便包括今次习近平造访的石柱。

2018年末全市农村贫困人口13万人,比2017年末减少8万人;贫困发生率仅0.6%。脱贫成绩应当说在西部省份中最为引人瞩目。事实上,按照2017年数据,西部农村的平均贫困发生率为5.6%。贫困人口最多的是贵州,为295万人。农村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是新疆,为9.9%;甘肃、贵州、西藏、云南7省区的贫困发生率也都在7%以上。

其二,重庆本身的政治经济地位不可忽视。 

从政治地位上说,重庆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领的政治高地,其地位不言而喻。

事实上,从所处位置看,重庆地处长江上游和中游的交通要道,同时又是整个中国大西南地区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国际航空枢纽和长江中上游航运中心、“一带一路”重要联结点。无论是中国政府提出成渝经济区域规划和《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重庆均为重要的核心城市之一。

根据官方报道,重庆2018年GDP达到20,363.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排全国第17位,全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65,933元人民币。无论经济体量还是人均水平,在整个西部地区均堪称标杆。

也正是因此,习近平曾经分别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时的2010年末和孙政才主政时的2016年初两次造访重庆,其原本意义便是看中重庆在发展长江中上游经济带的领头羊作用。当然,最后事与愿违,自2012年以来重庆先后有两任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落马,重庆政经局势遭遇挫折,引起相当多的舆论关注。但是,可以说,包括习近平在内,中共高层在订立长江中上游区域经济发展规划上显然是有长期共识的。

2016年1月对于习近平二次南下重庆,新华社的通稿说,重庆近年来加速发展水运,已初步显现作为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雏形。果园港是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重要建设,是国家级铁路、公路、水路综合交通枢纽。习近平也参观了光电科技公司,考察液晶面板生产流程,表示要将“创新”摆在第一位。

其三,当然,除此之外,习近平此行也很难说完全没有为旧同僚陈敏尔“打气”的含义,毕竟陈敏尔早年与习近平一起共事,又在孙政才案发时火速被征召主政山城,足见陈敏尔在高层颇受信任。

的确,近年重庆经济增速一路下滑,从之前的两位数领跑全国,到2018年仅增长6%,这其中恐怕既有先前的政治波动影响,也由整个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大气候所决定。

自2017年7月份入渝,陈敏尔恐怕需要处理的不仅仅是所谓棘手的薄孙影响,更重要的是如何在逆境中脱颖而出,交出一份令中共中央满意的答卷。如是,陈敏尔的政治前途方能一片光明。而对于如今的重庆来说,可能的确需要一股这样的推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