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21世纪的自由、民粹与共产主义(四)

+

A

-
2019-04-21 06:22:26
今日话题

社会主义在21世纪还有何价值?那共产主义呢?或许你会认为,这些似乎散发着古老、陈旧甚至腐朽的词汇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终结。可是,当如今的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美国特朗普现象的发生,到欧洲右翼以及世界民粹的兴勃,再到政治强人在世界各国的出现……而如今世界一些媒体开始为新自由主义唱衰,社会主义与中国模式为世界关注,左翼力量在极右翼势力的映衬下回到聚光灯前……似乎一切,都为重新思考社会主义提供了恰当的土壤。

对此,多维新闻专访到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宋朝龙,由他带着我们,从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视角下,观察世界的历史和当下,以及背后的逻辑。此为系列访谈第四篇,共五篇。

资本主义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是其无法避免的困境(图源:VCG)

1/1

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对于当代仍有非常大的意义(图源:多维记者/摄)

2/2
上一张下一张

多维:你一直认为,新自由主义无法识别金融资本的悖论逻辑,也无力应对由金融资本的悖论逻辑所造成的危机。你能否仔细谈谈你的这一观点?

宋朝龙:自由主义是从抽象的观念出发,认为每个人都是抽象的理性的个体,从这里引申出一系列概念。自由主义把所有权放进人权中来说明,这与马克思的观点不一样。马克思是把所有权放进生产关系里面来谈。自由主义还有一个“消极国家”的观念。认为国家是所有人的公共契约的一个结果,国家只能执行每个人都同意的、底线共识之内的功能,比如,保护生命安全、保护财产安全、处理公共安全事件,设立民法庭,强制人们人们遵守自己所签订的契约,针对可能的外敌侵犯,组织军队等。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契约国家是最小国家,它只能执行所有人都认可的那些底线共识之内的最小权力,这样的国家权力无力遏制金融资本,无力克服金融资本的悖论逻辑。

适应金融资本的现实统治,自由主义转化为系统的保守主义政策体系,例如私有产权、自由放任的经济、最小国家以及在国际上的基于霸权的稳定等主张,这是新自由主义、保守主义的几个核心理念与核心政策支柱。在新自由主义秩序下,金融资本恰恰获得了完全自由的活动条件,而完全自由的金融资本不可避免的走向非生产性积累占主导地位。也就是说新自由主义是使金融资本的悖论逻辑可以完全自由表现的一套制度安排和意识形态体系。

多维:自由主义也有不同的类型,有些自由主义者也试图解决社会不公和分配正义问题,例如,《正义论》的作者罗尔斯就是这样一个具有平等主义取向的自由主义者。你如何评价罗尔斯?

宋朝龙:罗尔斯是在“消极自由”的前提之下兼顾公平,他的这个理论解释不了、也解决不了美国的问题。罗尔斯关于正义的两个原则,首先在抽象平等主义的基础确立契约自由的原则,在这个基础之上寻求解决社会公平。他的这两个原则其实是有矛盾的。只要遵行了第一个,就使金融资本的权力确立起来了,而且就不可能找到真正的途径来遏制金融资本的,因为任何实质性的措施,都不会得到契约主体之一即金融家的认可。

罗尔斯试图解决社会公平问题,并没有结合具体生产关系、经济关系的分析。不公平是怎么造成的,他不分析,只是当成一个即成的结果和现实。怎么解决不公平?他提出了“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的概念。但是“最少受惠者”是如何产生的?他也没有分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