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李南央受专访揭起诉目的

+

A

-

中共元老李锐去世前,曾将自己历时80多年、约1,000万字日记交给女儿李南央,让她带往美国,捐赠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北京时间4月2日,李南央的继母张玉珍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提出起诉,讨要李锐日记。李南央就此接受专访,回应相关诉讼。

李南央(右)已将李锐(左)日记捐赠胡佛研究所(图源:AP)

据自由亚洲电台4月23日消息,李南央捐赠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除了父亲李锐的日记,还有李锐的信件;在庐山会议期间,参加土改的工作笔记等。

专家们认为,这批资料极其珍贵,是与中共官方党史不同的一部真实的中共党史。

据悉,李锐日记在李锐生前便已捐赠给胡佛研究所,并获得李锐的赞许。但李锐逝世不到两个月,其遗孀张玉珍便起诉李南央,讨要李锐日记。

李南央对此回应:“他们反应这么强烈,大概是因为外媒的报道,说里面有什么内容。我觉得,他们很可笑,什么这个自信、那个自信,你对真实发生的事情在个人的日记里记录下来怕成这个样子,非要拿回去而且拿回去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销毁。这个事做得低级到这种程度,说明习近平的团队能力的低下。”

李南央表示,张玉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不是家庭财产纠纷案,而是由中共最高层主导的一起政治诉讼案。他们将此案编了号(LimsTim134),并且由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向李南央寄送案件的司法文书,和代张玉珍向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转达信息,并派一位副总领事与胡佛研究所交涉。

李南央说:“中领馆何必出来呢?一出来不就把事情暴露无遗了吗?蛮干、无知都走到极致,毫不遮掩。这是一个根本不讲证据的‘党治’的官司。我希望大家能知道的就是,现在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从整个理念上完全是文革的回归,在这个案子上体现是淋漓尽致。”

李南央表示,她就张玉珍起诉自己讨要李锐日记一案所发表的言论,只代表自己,不代表胡佛研究所。由于李锐日记早已属胡佛研究所馆藏档案,胡佛研究所将依照美国的法律应对这起诉讼案,自己也将按照美国的法律办事。

李南央说:“我个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法治碰到一个党治,这倒是西方世界正在面对的新课题。中国过去毕竟穷,它现在财大气粗,它利用‘党治’跟全世界较劲。我所要遵守的是美国的法律,我只要不违反美国的法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李南央表示,胡佛研究所将李锐日记数据化处理已经完成。怎样向公众开放,胡佛研究所会有一个交代。未来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李锐日记向公众开放这一条不会改变。

据悉,张玉珍对李南央就李锐日记提出诉讼一事由中国独立记者高瑜于4月21日在其推特(Twitter)上曝光,高瑜并公布了李南央的律师给张玉珍的回复函片段。

信中认为,张玉珍所称其“擅自”处分不是事实。李锐早在2017年就明确表示,让李南央将其日记转交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馆留存,这是民事赠予,而非遗产处分。同时,李锐也明确认可由李南央编辑并在美国出版《李锐日记》。

信中说,称张玉珍在诉状中撒谎,该案不属于继承纠纷,不应立案。李南央还说,张玉珍这一继承纠纷案到底是什么案,她心里非常清楚。

此前,在李锐病逝的时候,针对李锐的后事如何操办,李南央和张玉珍也有过不同的说法。据《星岛日报》2月18日报道,李锐家属表示,告别仪式将于20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由中共中央组织部操办。

但身在美国的李南央就此发出声明表示,李锐遗愿是“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并称其继母、李锐遗孀张玉珍“和组织‘勾兑’,我不掺和”,宣告她不会出席官方为李锐办的告别式。 

李锐2018年住院期间,就传出他留下“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的遗嘱。而张玉珍当时发表声明,否认李锐有此遗嘱,并称李锐住院后“始终受到单位的重视和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南希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