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到袁府曹园:中国式权钱勾兑的名利场

+

A

-
2019-04-23 12:11:50

在中共一众落马高官的官方通报中,不乏“违规出入私人会所”这样的官场通弊,不限于部分人士所认知的“私人会所”仅是吃吃喝喝那么简单。从20世纪中国走私商人赖昌星的厦门红楼到原中办主任令计划的西山会再到流亡海外的权力猎手郭文贵的盘古会,那些曾经汇集一众中共官僚的“私人会所”无不是藏污纳垢之地。

因2018年震荡中共官场的秦岭别墅案产生的舆论效应,近段时间以来,中国大陆媒体接连爆出黑龙江国有林场深处现违规别墅“曹园”,河北百亩农田之上建“袁府”的违规建筑事例。而在这些引起广泛议论的奢华“私人庄园”背后恐也不只是所谓的休闲、养老那么简单。

“私人会所”的奢华之下也有不为外人道的腐败一面(图源:@浙江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

针对两所建筑,在中国网络上流传一则这样的描述“黑龙江省的‘曹园’是国有林场深处装修极其奢华的私人庄园,河北省的‘袁府’是建在基本农田上的华丽宫殿,其园内亭台楼阁一应俱全,集戏园、别墅、电影院、招待厅、人工湖,还有地下宫殿,是冀南地区最壮观的私人宫殿。”

显然,这两所建筑引起媒体报道舆论热议的原因并非仅是装修奢华、或是单纯的违建问题。而是民众口中的“接待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人根本进不去”“市县名流和政府官员都会前去助兴,至于周边村民、普通老百姓一律不得入内”所暗含的官商勾结问题。

果不其然,两起“私人庄园”相继被舆论推向官场反腐之后,涉“曹园”黑龙江官员落马,河北“袁府”也被中国官方认定“未批先建、违法占地、违规建设”,而当地政府所称袁府为养老项目也遭到了包括中国官媒在内的舆论质疑。

在中共反腐的7年中,外界早已对所谓的“私人庄园”“私人会所”不再抱有单纯的想象。毕竟曾经的“西山会”“盘古会”乃至更早的在厦门远华走私案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红楼都早已展示过“私人会所”里的权钱交易、官商勾兑乃至权力攀附。

以令计划为灵魂人物的西山会凭着“官员手握通往西山饭局的门票,则可以有升职机会”“获得身份认可的同籍商人才有埋单的机会”的饭局规则,笼络包括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山西省副省长杜善学、中国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山西女富豪丁书苗等一众政商人士造成了日后的山西官场塌方式腐败。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一手打造的毗邻中国奥运会标志性场馆鸟巢、水立方的盘古大观为其充当权力猎手提供了不齿于向外人道的捷径。而载入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走私案厦门远华走私案的缔造者赖昌星更是将“私人会所”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在1996年前后,赖昌星在福建厦门投资巨额资金建立“远华集体总部”建筑(因其外观为红色,当地人多称其为红楼),但这栋建筑不仅是外表显示的办公场所,更是一张官商勾结的“大网”。赖昌星借红楼的奢华布置、娱乐功能经营权钱、权色交易,打通方便其走私的当地主要官员、海关、公安、商检等关键部门。

从赖昌星的厦门红楼到令计划的西山会、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到如今的曹园、袁府,“私人会所”所扮演的角色不仅是政商联盟吃喝玩乐、联络感情的娱乐场所,在这些会所里所构建的政商关系、权力依附,以及产生的权钱、权色交易乃至官场野心、政治腐败等都是那些奢华建筑所难以遮盖的腐败问题。或许曹园与袁府与西山会不同的是,后者随着一众政商官员的落马而随之覆灭,前者则是在舆论的倒逼之下揭开华丽宫殿后的腐败问题。奢华的宫殿建筑与见不得光的幕后交易,这种中国式的特色腐败与官商勾结的戏码,总是少不了“私人会所”的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