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孤独”的胡海峰

+

A

-
2019-04-26 19:18:44
胡海峰从政之后备受关注(图源:Reuters)

某种意义上,中国官场就像一个透明的生态圈,每个身处其中的个体,其轨迹都是清晰可见的。与此同时,他们又都主动或被动,包含在各自不同、更小一级的生态圈中,或者得其荫助青云直上,或者为其所累身败名裂。

这是一个无比复杂的结构。若将官员视为其中独立的结构单元,则单元彼此间的联系可能非常脆弱,也可能异常坚实,他们甚至可能完全不认识,但并不妨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这个结构中,个人的努力常常并不发挥决定性作用,个人意愿则最无关紧要,大量先天的和次生的因素织成了一条必由之途——选择只有两个,要么继续,要么退出。

如此看去,官员是“孤独”的,他们总是处于被观察、被分析的境地,尽管手握煊赫的行政权力,却没有什么空间和权限去自陈。

尤其是一些特殊的个体。他们天然背负厚望,在坊间有若干种言之凿凿的传言,被设计了若干种活灵活现的秘闻;他们天然有夺目的符号性,甚至强化为符号本身,摆脱不得注定将终生受其影响;他们低调不得高调不得,似不可过于出挑,也不能落于人后……

47岁的胡海峰,也许就是代表之一。

数天前,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丽水市下沉督导,作为该市市委书记,胡海峰向督导组做专项斗争工作汇报,称此次下沉督导“不仅是对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一次全面体检,更是对全市党员干部党性原则、政治意识、责任担当的一次重大考验。”

更早时候的两会期间,胡海峰利用在京参会时间,拜访了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政委刘英之子,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市长粟裕之子,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粟戎生。并邀请二人回丽水参加“浙西南革命精神弘扬践行”的相关活动。

有关胡海峰的公开报道不多,但只要出现多数会成为媒体焦点。如前述两则,境内外媒体便多有关注,甚至不乏一些耸动的解读,充满对中国政坛迷雾般的想象。

但回到报道本身。作为全国性的专项工作,市委书记向下沉督导的督导组汇报地方整顿情况,实属正常;后一则有境外媒体再次渲染红色后代云云,殊不知刘英和粟裕都曾在红军挺进师任职,其活动范围便是浙西南丽水市一带,刘英还在抗日战争期间任中共浙江临时省委书记。

特殊吗,一点也不特殊。

但不特殊吗?中国有将近300个地级市委书记,缘何只有胡海峰受到格外关注,外界在期待什么?

胡海峰的出身无疑是耀眼的。其家乡绩溪是安徽宣城市下辖的一个县,绩溪胡氏家族名人辈出,胡雪岩、胡适都出自于此。绩溪的胡氏族人共分为4个支脉,分别为“龙川胡”“金紫胡”“遵义胡”和“明经胡”。其中“龙川胡”的始祖为胡焱,曾在东晋元帝朝任散骑常侍兼中将军。而胡锦涛,就是这一胡氏支脉的第48代后人,胡海峰则是第49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