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窃取五四运动的解释权和话语权了吗

+

A

-

百年前爆发的五四运动在中共话语系统中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是中共高扬的一面旗帜,因此,每到重要的五四运动纪念日,中共都会召开隆重的纪念大会,以表彰五四运动的进步价值。今年恰逢五四运动百年,中共在4月30日举行了规格空前的纪念大会,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发表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以及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也全部出席会议。

不过,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海外人士对于五四运动与中共有不一样的评判。中共认为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是宣告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束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到来,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作了准备。因此,中共一直以五四运动的继承者自居。而一些海内外学人,由于以自由主义视角来认知五四运动的意义,加之对于中共民主表现的不满意,故不承认中共的五四继承者角色,甚至批评中共窃夺了五四运动的解释权和话语权。这种判断符合实际吗?以历史来回答历史,会有不同的答案。

五四运动对中国影响深远(图源:Getty)

中共是五四运动的参与者

1919年的五四运动并不是突然爆发的,它其实离不开1915年开启的新文化运动。1915年9月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1916年杂志迁到北京改名《新青年》),开始宣扬“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等现代思想,同时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展开批判。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给中国带来新的启迪和思潮,马克思主义成为激荡中国知识分子想象的新方向之一。李大钊以《新青年》和《每周评论》等为阵地,相继发表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再论问题与主义》等大量宣传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章和演说,向中国人阐述了十月革命的意义,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同时,陈独秀、胡适等又举起“文学革命”的大旗,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新青年》从1918年1月出版第四卷第一号起改用白话文,采用新式标点符号,刊登一些新诗,再一次助推新思想和新文学更广泛的在中国社会传播。正是在这种思想氛围下,1919年的巴黎和会才让中国青年学生发起的五四运动风起云涌,迅速成为改变中国国运的历史性事件。

中共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不仅是新文化运动的发起者、参与者,也是五四运动的主要领导者,陈独秀甚至因在北京街头亲自散发《北京市民宣言》而被捕入狱。其时,很多后来参加共产党的青年学子,如张国焘、邓中夏、瞿秋白、周恩来、张闻天等也广泛参与了五四运动。这一切表明,中共是五四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