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直面问题 且看习近平如何“拨乱反正”

+

A

-

虽然中共党刊《求是》连续刊发的习近平在不同场合和会议上的讲话,要么早已在《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系列丛书中公之于众,要么在讲话发出之际经由不同渠道被不同程度传播,但是当《求是》从2019年开始每期一篇,且均是原封不动的讲话稿,话题涉及吏治、生态文明、依法治国、监察体制改革、媒体融合以及社会主义等方面,还是很快引发了外界的一阵骚动。

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刊发于4月初的《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一文。该文是习近平2013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讲话的一部分,也就是中共十八大刚刚履行不久。就内容而言,该篇讲话并非首次在公开渠道发表。2014年9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首次公开发表了这篇讲话;2016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再次收入这篇讲话,“供县处级(含处级)党员领导干部学习使用”。

为何会在这个时间节点将六年前的内部讲话重新刊发?《求是》轮番的发文之举背后,又有着最高层怎样的考量?其实看过《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之后,便不难理解。因为该文不仅问题导向明显,毫不避讳地提到了十八大至今外界争议激烈的问题,而且习近平本人也给出了自己很明确的“说法”。中国究竟该走怎样的道路?马克思主义真的过时了吗?所谓的“中国模式”又是什么?“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真的如外界所言是在为毛泽东背书和辩护吗?这些问题,《求是》所发文章中,都悉数给出了“答案”。虽然很有限度,毕竟只是“一部分”,但已经足够认识习的思路,以及他“拨乱反正”的用意。


本文转自《多维CN》045期(2019年5月刊)中国栏目《直面问题 且看习近平如何“拨乱反正”》。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

问题之一:中国现在搞的究竟是不是社会主义

关于这个问题,习近平在《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中既提及了外界的争议,也给出了不容置喙的回答。

争议是——近些年来,中国内外有些舆论提出中国现在搞的究竟还是不是社会主义的疑问,有人说是“资本社会主义”,还有人干脆说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回答是——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

为什么这么说?实践是检验的唯一标准,习近平的“论据”也是按照这一思路给出的。

045期《多维CN》新刊上市

从历史上看,“在中华民族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时期,各种主义和思潮都进行过尝试,资本主义道路没有走通,改良主义、自由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民粹主义、工团主义等也都‘你方唱罢我登场’,但都没能解决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问题。”言外之意是,社会主义之外的道路中国不是没有尝试过,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拘于一格,而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之后,发现很多路走不通。

而经过实践检验最终走通的这条路,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按照习近平的说法,不说更早的时期,就从改革开放开始,特别是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后,唱衰中国的舆论在国际上不绝于耳,各式各样的“中国崩溃论”从来没有中断过。但是,中国非但没有崩溃,反而综合国力与日俱增,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风景这边独好”。所以,中国现在搞的究竟是不是社会主义,按照西方视角来看,中国的社会主义早已不再单纯,掺入了不少“资本主义”的元素,所谓“资本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云云。这样的质疑也无可厚非,毕竟西方“排中律”的认知体系与中国将问题有机化的哲学观有着本质不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社会主义以各种形式“出现”在西方世界时,很多人才会大惊小怪。

风物长宜放眼量。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已经“争”了这么多年,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还会继续“争”下去。非黑即白、要么姓资要么姓社的判断,不仅不是中共思考问题的方式,而且也正在世界范围内落伍、过时。习近平自己也说,“对事物的认识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对社会主义这个我们只搞了几十年的东西,我们的认识和把握也还是非常有限的,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深化和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