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边”与“下沉” 数字揭秘赵乐际新反腐

+

A

-

北京时间5月5日,中纪委监察委官网转发新疆纪委监委消息称,巴州政府原副巡视员张东兵正在接受审查和调查。此前5月2日,中纪委官网还曾转发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称,昭通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彪正在接受审查和调查。比他们更引人注目一些的是由中纪委和监察委在更早以前的4月28日所公开调查的四川省副省长彭宇行。

在很多长期关注中国政情的外界人士看来,相比中共十九大前正国级、副国级官员的落马,如今的反腐形势已然低调了不少。那么,如今的反腐形势究竟如何,是不是陷入了一种低潮?

赵乐际领导中纪委反腐大体延续了王岐山任期的节奏,同时也有新的特点(图源:新华社)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刚刚落下帷幕,以四川时任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中纪委调查为开端,兴起了声势浩大、成果显著的反腐行动。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约5年时间,落马者共有正国级(包括时任与已卸任,下同)1人、副国级5人、正部级20人、副部级130人,总计156人。

而自2017年10月至今,落马者共有副国级1人,正部级4人,副部级28人,总计33人。

另据中国经济网统计数字,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期间落马的省部级以上官员共有145人,自十九大至今也是33人。

可以发现,在这两个统计里,不论是副国级、正部级、副部级层面,又或者是在省部级以上,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与十九大至今的数字大概都是5:1的比例。

不过,前者统计范围是5年左右,后者时间仅有1.5年左右。经简单数字计算可知,目前反腐调查的频率大概有前期的2/3左右。

可以说,中共十九大后高官落马频率确实下降明显,但是能够维持在2/3的水平说明反腐并未陷入低潮,只是与十九大之前相比有所不及。

值得注意的是,在党政系统相对边缘的区域,特别是中央一级组织机构、国企和金融系统,落马者的数量却十分可观。

2013年9月2日正式上线的中纪委监察部网站(2018年3月改名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显示,十九大后已有29人落马,而十九大之前则有52人。可见,在十九大后一年半时间里,已经比之前5年人数的一半还多。

最近落马的3人分别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应用技术研究发展中心原主任邓全农、中国盐业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茆庆国、中石油管道建设项目经理部原总经理吴宏。

其中,邓全农与彭宇行都曾在四川绵阳市工作,两人时隔六天被公开落马,被认为掀开了一个窝案。事实上,省级以下反腐远比省级以上猛烈,只是因为官员级别相对较低而少有关注。

还是以中纪委官网公布的“省管干部”(使用、任命权在省委组织部的官员)为例,仅在2019年4月份便有38人被调查,2018年4月、2017年4月、2016年4月的数字分别是48、31、31。可见,“省管干部”反腐调查大体延续了十八大之后的形势,而且有所高涨。

中国官媒新华社在2018年12月的一篇文章也披露了官方的统计数字,称“党的十八大至十九大的5年间,我国共查处省军级以上党员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处分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

整体来看,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是一场涉及各个领域的反腐,但其行动侧重点有先后次序和阶段性,呈现出“先主干、后枝节”的特点,在中共十九大前党政机构领导层反腐清理大体完成之后,主攻区域已经“扩边”和“下沉”。

当然,没有万无一失的制度,总会有见缝插针的腐败。反腐也会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持久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