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高官潜逃惊动高层 中共曝抓捕过程

+

A

-
2019-05-05 07:55:59
 
中国黑龙江牡丹江市政府原副秘书长程鹏潜逃案,引发了外界不小的关注度。程鹏在得知自己被审查的消息后,随即潜逃多地,失联两个多月,近日,中共官方透露了对其抓捕的细节。

据《北京日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5月5日报道称,牡丹江市公安局透露,程鹏落网并非缘于群众举报,而是当地追逃部门工作的结果。往深一层讲,这背后是织密防逃机制“天网”。

从事发到被抓,不到100天。

2019年2月,即春节前后,程鹏因涉嫌严重违纪和受贿犯罪,其被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2月23日,即正月十九,闻听风声的他畏罪潜逃;4月16日,即失联一个多月后,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与当地公安联合发布追逃通告;5月5日,即公开追逃半个多月后,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程鹏已于近日落网。

公开资料显示,程鹏出生于1965年6月,辽宁黑山人,户籍地为牡丹江市北山别墅。

在牡丹江读完书后,他长期留在当地工作,曾任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副局长、东宁县副县长、市外贸局局长、市商务局局长、东安区委书记等职。2010年改任宁安市(县级市)市委书记,2017年转任市政府副秘书长。

根据官方通报,程鹏的潜逃惊动了中共中央追逃办和黑龙江省追逃办。在纪检监察机关与公安机关紧密配合进行追捕的情况下,成功将潜逃多地的他抓捕归案。

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与牡丹江的地理位置紧密相关。该市沿边近海,位于东北亚经济圈中心区域,是我国对俄沿边开放的桥头堡和枢纽站。

具体来说,牡丹江市与俄罗斯边境线长211公里,距俄远东交通枢纽乌苏里斯克市仅53公里,距日本海最近直线距离才50公里。

此外,该市还开通至韩国首尔、俄罗斯和北上广等国际国内航线13条,2小时航空经济圈辐射俄日韩朝4个国家。

由此可见,程鹏一旦实现外逃,追捕工作将变得愈发艰难,将其堵在国门之内才是良策,而这就涉及到当地的防逃“天网”。

早在2011年9月,中纪委就在黑龙江、上海、云南等10省(市)开展了省级防逃追逃协调机制试点。

在构建防逃长效机制方面,黑龙江等地落实完善因公出国(境)审批管理制度和国家工作人员因私出国(境)登记备案制度,加强出国(境)证照统一管理,及时掌握领导干部因私出国(境)、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等情况,重点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管理。

同时,推广应用因公电子护照,统一启用签发因私电子普通护照,通过反洗钱调查、跨境资金监管和打击地下钱庄等工作,对外逃资金加强追踪调查。

除此之外,此前负有预防和打击职务犯罪职责的黑龙江省检察机关与俄罗斯多个地区的检察院建立了协作关系,除了工作交流、磋商,还互派检察官、分期分批互访。

与黑龙江同属防逃机制试点省份的云南,此前已经通过抓获西南林业大学原校长蒋兆岗,证明了该机制的有效性。

2018年5月9日,云南省纪委监委正式决定对蒋兆岗采取留置措施。谁知专案组同志给蒋打电话,发现没人接听。经省监委决定,云南省公安厅发布A级通缉令,蒋兆岗潜逃被通缉。他也因此成为首个应监委要求,上了A级通缉令的官员。

通缉令发布后,云南省监察机关、公安机关通过方方面面的资源配合,对重点区域进行重点分析、搜查,还有不少人积极提供了重要线索。最终,5月30日,在中央追逃办协调指导下,蒋兆岗被抓获。

随着近年来中国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纪检监察机关成为追逃追赃案件的主办机关。监察法则进一步明确了国家监委在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中的组织协调、督促落实职责。

中国监察法第52条对“防逃”作出了明文规定,即中国国家监委督促有关单位做好相关工作,包括查询、监控涉嫌职务犯罪的公职人员及其相关人员进出国(境)和跨境资金流动情况,在调查案件过程中设置防逃程序。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编写的“监察法释义”,防逃重点有3个方面:一是加强对公职人员的日常教育、管理和监督。二是完善防逃措施,筑牢防逃堤坝。三是强化责任追究。

在防逃措施方面,除了继续强调严格执行公职人员护照管理、出入境审批报备制度,还提出定期清理“裸官”,抽查核实领导官员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情况,同时对重点对象及时采取监控措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施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