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头像救观音 荒诞组合下的中共基层官场怪象

+

A

-

近日,中国山东平度的一尊孔子观音雕塑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原本是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因应当时中国宗教政策要求,山东平度的一尊观音塑像面临拆除之际被当地基层组织移花接木用孔子头像救下的荒诞桥段,此番外界再将事件翻出,热议中共基层执行怪象。

在2018年秋天,山东平度市城东埠村接到上级通知“中央政府下令不允许传播封建迷信,包括信佛、拜观音都不许可”,而2011年当地耗资200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等于0.145美元)投建的观音像也要面临拆除,当地的情况是,建成的观音像耗资不菲,且观音像在当地颇有影响,直接拆除是一种资源浪费。而基层官员又背负上级政策的压力,于是便采用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儒家人物孔子头像替代观音头像合成一个孔子观音像,以应付上级政策的要求。

山东平度孔子观音像的出现暴露了基层执行偏差的问题(图源:@江云的高院小站)

事实上,山东的孔子观音像是当时中国宗教造像改造大背景下的一个案例。2018年2月,中国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生效,其中“宗教团体、寺观教堂以外的组织以及个人不得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禁止在寺观教堂外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 “禁止投资、承包经营宗教活动场所或者大型露天宗教造像,禁止以宗教名义进行商业宣传”等规定以遏制中国国内宗教商业化的倾向,在这一政策的指令下多地大型露天宗教造像遭到拆除,2018年8月开始,中国河南等地开始出现多个基督教堂拆除十字架运动,当年10月,江西省吉安市安一景区的老子造像也被当地宗教局以“景区不得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为名勒令拆除。而山东平度建成的观音像也是那次宗教整顿背景下的一个事件,如今再被翻出。

孔子观音雕塑的奇怪组合表面上来看是基层官员扭曲执行导致的笑料,其背后也反映了政策制定者对基层实际情况的了解不足,以致政策难以落地或者落到基层产生扭曲变形。 

拜观音礼佛在中国民间有着深厚的信仰基础,其背后是数千年的佛道文化影响。中共整治宗教商业化针对的应是打着宗教名义进行的商业行为,不应有所偏差误伤民众信仰。回看山东孔子观音像事件起因“中央政府下令不允许传播封建迷信,包括信佛、拜观音都不许可”到基层组织以孔子头像改造观音像,这看似略显荒诞的桥段实则暴露了一个不合理的政策执行模式。在整个事件中,基层组织似乎是执行怪象的始作俑者,但其实他们夹在上有政策,下有民意之间面临着执行无力的局面。当中央下达一纸指令,作为基层执行者他们没有足够的渠道或是机会反映政策与实际情况之间的差距,但如果不执行便意味着政治风险,而如果强硬执行显然又与实际不符。一定程度上讲,孔子观音像所呈现的奇怪组合便是基层官员所面临的执行困局。

不仅是此番被外界关注到的山东孔子观音像事件,前一段时间扫黑除恶在基层执行泛化倾向、中共的督导模式在基层造成的形式主义等现象都暴露了政策与执行之间出现的偏差与错位。

或许中共应该认识到,追求强权威的中央政权、确保高效畅通的政令模式与地方主动之间不不存在着必然的对立,站在中央高度,即使政策考虑的再充分完备在落实环节也要因应各地的不同情况因地制宜,不能搞一刀切。一如中央政策要求整顿宗教商业化倾向,中国各地便纷纷开始大拆除,且不说这其中造成的人力财力的资源耗费是否合理科学,如此运动式、单一式的破除活动不仅于民众没有得到利益,落在异见者眼里反而沦为笑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