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的关税恐吓

+

A

-
特朗普的关税恫吓后,中国股市应声暴跌, 凸显了中国民间情绪脆弱(图源:新华社)

中国政府没有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故伎重演,再度威胁动用关税逼迫中国签订“城下之盟”的第一时间做出回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无所事事地接受了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恫吓,甚至屈服了。

不得不承认,周日(5月5日)特朗普习惯性地在社交平台Twitter发布一些突如其来的爆炸性信息的确对中国经济预期产生冲击。在中方庞大代表团即将启程赴美进行最后的中美贸易谈判前夕,他威胁将从5月10日(按照计划可能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赴美期间或者稍后)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征税比例从10%提升至25%,而且保留对另外3,25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征税的可能。

中国股市在“五一”小长假后率先做出激烈反应。北京时间5月6日,沪深股市假后开盘第一天遭遇黑色星期一。沪指收报2906点,下跌5.58%,中间甚至一度破6;深成指收报8943点,下跌7.5%;创业板指收报1487点,下跌7.94%。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统计显示,当天沪深两市共有1,140只个股跌停,逼近总量的三分之一,市值蒸发则则达到3.5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当天,人民币汇率也一度重挫,最终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7344,创逾两个半月新低。

中国市场的恐慌迅速蔓延,虽然有过于放大的民间悲观情绪因素,但这也再一次证明中美贸易谈判经年,对中国国内经济状况的确影响甚大,市场表现仍然受到预期不确定的较大影响,“消化”风险能力不足。比如,中国股市暴跌次日的恢复性反弹显得相当疲软,沪市仍然徘徊在2900点,深市收盘上涨幅度超过1.6%。

这势必为即将启程赴美的刘鹤团队增加新的压力:如果谈判不成,中国市场恐慌情绪会否更趋于恶化?

《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已经有意无意地在渲染这种“结果”可能给中国最高领导人所带来的挑战。

——当然,这可能正是特朗普所需要的。他希望通过自己的Twitter和西方媒体的宣传来刺激中国国内的市场悲观情绪。这一谈判高手惯常使用这种“心理战”手段,将他所塑造的中国市场恐慌转嫁到中国民间对政府的压力上。而这样,刘鹤团队就可以在强硬的美方“刀架脖子上”和“后院不稳”的背景下被迫接受屈辱的不利条款。

然而,一些媒体披露中国商务部参与谈判的官员对特朗普的“节外生枝”搞意外突袭的确很愤怒,但是经过长达10个月的交手,他们已经对特朗普这样反复无常的对手习以为常了。

中国外交部6日针对中美贸易谈判突然发生的变故回应了很多次提问。但是,在迄今唯一的一次正面回应中,中国政府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担心”或者说愤怒。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表示,中方谈判团队仍然正在准备启程赴美,按照既有的日程安排进行第11轮华盛顿贸易谈判,“中方团队正在准备赴美磋商”。

直至如今,中共高级别官员未有一人回应特朗普的威胁和美方谈判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中国高层的“出尔反尔”指责。

5月7日,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同样表现得相当淡定。当天头版头条《中国经济发展韧性十足》并没有回应中美贸易磋商突如其来的波动,甚至连中国股市的敏感反应也没有提及。

这是一篇由该报普通记者采写的文章,认为中国经济拥有四大韧性来源: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经济新动能加速提升、发展协调性持续增强以及增长持续性不断集聚。该文还引述中国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袁达的话说,“中国经济发展韧性十足,为应对外部挑战、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了较大的腾挪空间。”“我们完全有信心、有条件、有能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年度预期目标。”

“外病内治”——《人民日报》的反应体现中国最高层对外来压力的一贯逻辑——沉着应对,最重要的稳住阵脚,防止后院起火。对于他们来说,5月6日中国股市虽然肇端于特朗普的威胁,但归根结底是中国国内经济本身的问题。

事实上,正如人们所看到的,在特朗普效应蔓延到中国国内市场、中国股市开盘前一瞬间,中国央行的确释放了积极信号,罕见宣布定向降准,这已经是十分有限的自我调控。该决定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据估算,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这一信号尽管符合市场预期和之前的政策基调,不过也可算“对冲”中美谈判负面预期的“方剂”之一。

预料中国政府不可能在11轮中美谈判中无底线地放低姿态。5月7日《南华早报》引述不具名的消息称,习近平本人否决了包括额外让步的妥协条款,并宣称“自己会对一切后果负责”。

事实上,尽管比预期时间可能稍晚,美国方面的确释放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然而,中国商务部网站还是在最后关头发布了刘鹤等人受邀赴美参加8日至10日中美贸易谈判的消息。

中国政府“不为所动”的反应,让人想起2019年1月份,习近平在党政高层齐聚的中央党校研讨班上的讲话:

 
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们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