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国运之争与民族主义者集结

+

A

-
2019-05-12 19:11:29
多难兴邦的潜在含义是包括汶川地震等考验“团结”了全民意识(图源:VCG)

11年前的5月12日,中国正在筹备北京奥运会时,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给予当时的中国以沉重打击。当然,最后,北京奥运会依然成为了奥运会历史上较为成功的一届;而中国社会上下也在全球的注视下展示了强大的国家动员能力和民族主义热情。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太多攸关国运的重要历史时刻成为所有人共同的历史记忆,它们成为改变“国运”的催化剂。当然,并不是所有人在这些重要的历史时刻会做出相同的反应,尤其是选择与当时的国家政权站在同一阵线。

在最近结束的中美贸易第11论磋商结束后,一直备受压力的中方牵头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5月10日接受媒体采访说,中国不怕,中华民族也不怕。相反,刘鹤同样认为,在大国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一些曲折是好事,可以检验我们的能力。对于这些表态,也许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见解。

事实上,恰在刘鹤启程赴美前夕,即5月8日,中国社会上下都被当时铺天盖地的20年前发生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宣传所刺激,激发起不少民族主义者的反美情绪,并进而推动今天中国社会同仇敌忾反击美国贸易战。 

20年的误炸事件被中国全民上下都视为一种刻骨铭心的耻辱。在很多国人的记忆中,正是因为中国的不够强大才导致被欺凌而不敢做出反应。当时,无论左右、无论官民,几乎全都统一在反对美国霸权的旗帜下。

似乎,就像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加速靠近,并在坚决遏制中国崛起甚至不惜采取贸易战上形成共识那样,中国社会上下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间也在民族主义的旗号下形成新的共识。

一年之前,当特朗普政府以中兴事件作为定点目标“敲打”中国时,中国舆论场上曾经出现针锋相对的立场和态度分歧。除政府层面上的反应外,中国民间社会的确有不少人对中兴的遭遇表达了同情,并认为这是“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具体呈现。这一思想在传统的“五毛党”和左翼人群中根深蒂固。他们呼吁中国政府必须采取果决措施予以反击,中国在崛起之路上必须对美国“鹰派”的遏制战略全方面还以颜色,因为中国既不是40年前的中国,更加不是100多年前的晚清。

而在另一种声音看来,中兴事件背后是中国企业对外扩张战略的同时在不断破坏国际规则,充满着商业行贿、技术违规、不诚实甚至知识产权偷窃,所以中兴根本不值得同情,中国企业都应该进行反思和自我改革。尤其是国有企业更因此而成为一些市场派和改革派攻击的对象,而不仅仅只是在那些坚定的“美分党”等民间声音看来。

然而,经历中美贸易战一年以来的层层升级,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极限施压”策略和个人人格曝露无遗,中国社会上下如今对中美博弈的习惯性认知开始产生了新变动。

如今,在中国政府与特朗普政府交涉的过程中,中国社会上下在反击特朗普政府“敲诈”的立场上呈现空前的统一。正如前文所说,特朗普的强硬立场让中国民间感受到深切的耻辱,就像在20年前一样,继续忍气吞声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很不可接受的。

当然,这其中也的确有中国政府掌握舆论的因素。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政府频繁地采取动作,对自媒体采取了坚决的整顿。无论持何种立场,有关贸易战的自媒体内容在发布的很短时间内大范围地消失在互联网上。

中国政府不愿意被这种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所绑架所左右,那样的确可能导致局面失控。所以,中国政府一直小心翼翼地试图引导和控制这种民族主义情绪的泛滥。刘鹤在表明中国坚定反击态度的同时,反复重申中美经济脱钩不切实际,会伤害所有人,中国仍然期待中美合作淡化矛盾,“我认为是正常的两国谈判之中,发生的一些小的曲折,但是呢,这个事是不可避免的,对未来,我们还是审慎乐观的。”只是这种合作必须是“非常平等的、有尊严的”。这种有礼有节便“透露”了中国国内的新共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