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统战部扩权之后 尤权的两个“苦差事”

+

A

-

近一段时间,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的公开日程异常紧凑。

北京时间5月6日,他在北京参加了“省部级干部民族宗教工作专题研讨班”开班式;当天启程,并于5月6日至9日在新疆调研;5月10日,尤权又陪同中国政协主席汪洋出席了上述研讨班与学员的座谈。在4月15日至17日,他曾到湖北调研,3月19日至20日还曾在河北省调研。

尤权生于1954年,大学毕业后很快便进入中央工作,并在经济、改革、机关等领域历经30余年,2012年“空降”福建担任省委书记。2017年11月中共十九大稍过,令计划事件后“临危受命”从孙春兰手中接过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一职,直至今日。

观察尤权就任统战部长后约一年半时间,尤其是近一段时间的工作经历,似乎可以大体得出中共决策层给他布置的几项重要任务,其中的两个堪称“苦差事”。

中共十八大后,尤权(中)领导下的中央统战部再度获得重用(图源:新华社)

其一,加强对中国国内宗教的治理。

中共十八大后,对宗教的治理政策明显转向。2016年4月,中国时隔15年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习近平表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

2017年6月,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修订通过了《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中国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央统战部,不再保留单设的中国宗教局。

显然,在中共十八大后一系列加强“党的领导”的部署中,对中国国内宗教的治理也未例外。而且,由中共统战系统主导的这项治理新政,呈现出中国化、实质化、法治化和公开化的特点。

其所面向的宗教主要是活跃在中国境内的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等。此前许多与宗教有关的舆论事件,例如整治佛教道教商业化、拆除教堂十字架、拆除清真寺等做法,显示宗教是当下中共治国理政的一个重点,而地方统战系统则被视为关键的执行者与推动者。

值得一提的是,4月30日,甘肃省发表了一则关于举报宗教领域涉黑线索的通告,曝光了一个名为“中共甘肃省委统战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机构,而该通告正是由这一机构代表甘肃统战部所发。

3月19日至20日,尤权在河北调研时,强调要“始终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持续推动解决宗教领域重点难点问题”,“把广大信教群众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他还在保定和石家庄走访了教堂、寺庙和宗教院校,与宗教界人士和信教民众交流。

可见,对宗教的治理不只在“战”,还在于“统”,而统战系统确实更合适扮演这种治理角色。

其二,加强对中国民族相关工作的治理。

2018年3月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还涉及,将中国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领导中国民委依法管理民族事务。其逻辑与统战部兼并宗教局相同。

不过与宗教方面动作频频相比,民族方面的新政策似乎不动声色。这背后的原因或许有三点,一是民族话题比宗教话题更为敏感,不宜过快声张。

二是新政策的“新”就新在“不动”,要害就在于中共统战部门管住了曾经隶属中国政务系统各级民委“闲不住的手”。汪洋在5月10日与“省部级干部民族宗教工作专题研讨班”学员座谈时再次强调称,“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不能乱贴民族标签”。

三是在于民族与宗教已经被捆绑在一起,中共对民族和宗教问题的治理也往往是双管齐下。此次汪洋与尤权都曾参加的召集地方民族宗教相关工作负责人推进新政策治理,便是如此。

事实上,对民族宗教方面的治理,已然抵达中国最基层。例如在5月6日,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一则新闻称,“近日,洛龙区委统战部举办民族宗教执法人员业务培训”,主题就是“如何做好新时期民族宗教工作”。

此外,在尤权的任上,中央统战部还兼并了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统一领导海外统战工作。不过中国在海外统战方面的行动似乎相对不够明显,或许还有待观察。

对知识分子的统战工作似乎也有待加强。4月15日至17日尤权对湖北的调研,就是以知识分子群体为目标。他要求,“把新时代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做细做实。”

有趣的是,即使在这次主题明确的行程里,尤权也前往少数民族内高班、企业和社区,看望了来自新疆的少数民族学生、职工和群众,勉励他们不断增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并考察了一些宗教活动场所。可见民族与宗教方面的工作确实是尤权当下工作的重心。

而对尤权领导下的中共中央统战部而言,尽管在孙春兰离任后恢复了不由政治局委员担任的传统,但其实权与责任其实已经得到扩充。同时这也意味着作为其上级领导机构中国政协的角色的吃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