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决定着中国未来航母编队规模(下)

+

A

-
早前CSIS公布的江南造船厂在建002型航母建造进度(图源:Reuters)

在考察了中国航母建造的建设周期问题后(详见《是什么决定着中国未来航母编队规模(上)》),那么接下来,最后起决定作用的则是需求-供应,以及国家综合国力或者工业水平以及决策层的意愿。

其一,从战略需求层面看,尽管中国深蓝战略从胡锦涛时期(甚至更早)开始付诸多年,但其实际战略纵深仍然主要被“压制”在中国四大近海范围内,缺乏远洋空间。

二战后尤其是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全球利益无处不在,美军必须要担负起支撑其全球霸权的重任。美军凭借强大综合国力实现了全球布局和快速兵力投射,其按地域划分的七大战区联合作战司令部能够在遏制潜在的地区强权和应对突发的危机时发挥强大作用,依靠其航母战斗群以海上封锁、立体打击的形式控制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所以说,它一直需要为此维持如今的10个航母战斗群。

而对于中国来说,尽管其利益的全球拓展是事实,但是从战略空间来看并不构成连贯的“区域”。

2015年中国官方发布《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这份白皮书再次“修订”了中国海军战略,称“海军按照近海防御、远海护卫的战略要求,逐步实现近海防御型向近海防御与远海护卫型结合转变,构建合成、多能、高效的海上作战力量体系,提高战略威慑与反击、海上机动作战、海上联合作战、综合防御作战和综合保障能力。”

这意味着中国海军战略纵深的再一次延伸。在此之前,1949年中共建政初期,解放军将其战略定位仅限定在内河流域,全国实现统一后(除港澳台及其他岛屿)后战线前突至近岸地带。直到1970年,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依然在为解放军海军无力捍卫南海岛礁而痛心疾首。

1980年代以后,中国海军开始推进改革,尤其是1990年代美国在台海危机所给予中国的现实军事压力迫使中国筹划“近海防御”体系,同时秘密论证策划大型水面舰艇和攻击型潜艇,以寻求将战略纵深前沿推至“四大近海”(渤海、黄海、东海、南海)。

尽管进入21世纪,尤其是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后,中国改变“守”势,积极拓展战略纵深,通过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钓鱼岛和台湾岛绕行常态化、“突围”西太平洋岛链和大规模的南海岛礁建设,将美军势力压制在主权范围外围,验证了自己的军事实力成长。同时,以亚丁湾护航、海外紧急撤侨、跨海域远程军演、南北极科学考察等行为,按照米尔斯海默的理论,中国直接“挑衅”了美军维护冷战后世界安全秩序的能力。

但是,从整体而言,其“纵深”不但不够,而且整体仍然频繁收到美军干扰。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5月份美军军舰已三番两次以“执行航行自由任务”而突入中国南海岛礁附近水域发起挑衅。

目前,中国漫长的海岸线上仅青岛综合保障基地和2014年基本建成的三亚综合保障基地(拥有全球最长的700米航母码头),均可作为母港同时容纳两艘航母停泊。除此之外,中国在2017年投入使用的唯一海外军事基地吉布提保障基地,目前仅有为中国海外护航编队提供补给的“经验”,从理论上似乎可以扩大补给能力,但孤悬海外风险很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