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防长不再避战 中美博弈延烧香格里拉

+

A

-
自2007年以来,中国多以副总参谋长级别将领率团参加香格里拉对话,图为孙建国(图源:新华社)

来自香格里拉对话主办方的消息称,即将在6月初举行的对话将难能可贵地出现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的面孔。这是自2007年,中国首次派出高级别代表团后第二次由国防部长率队参会,上一次还要追随到2011年时任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位之时。

 
历届亚洲安全大会(香格里拉对话),中国率团将领列表:

2018年,第十七届,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率团,为第三次军科院副院长带队

2017年,第十六届,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率团,为第二次军科院副院长带队

2016年,第十五届,
中国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孙建国率团

2015年,第十四届,
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孙建国率团

2014年,第十三届,
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率团

2013年,第十二届,
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戚建国率团

2012年,第十一届,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任海泉率团,为2007年迄今级别最低

2011年,第十届,
首次派出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率团

2008至2010年,第七至第九届,
解放军副总参谋马晓天率团

2007年,第六届,
首次派出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章沁生率领的高级代表团

消息称,香格里拉对话(The Shangri-La Dialogue,或称亚洲安全会议)的组织者之一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在5月20日的一份声明中率先披露了魏凤和将率团与会的消息。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IISS)首席行政官奇普曼(John Chipman)在声明中说:“我们今年特别高兴地欢迎中国国务委员和国防部部长魏凤和出席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他的出席将给与会者带来一次跟中国军队一名领导者互动的特殊机会。”

事实上,中国国防部长与会在今天显得颇不寻常。

其一,从历史上看,香格里拉对话自2002年由英国智库组织IISS筹划多时创立。起初,刚刚经历南海撞机事件的中国对这一覆盖美国和东南亚多国的对话机制充满不信任,表现不积极,当年只是派遣了总参谋部外事局局长参加了会议。而后,在得到IISS的承诺后,中国才开始活跃起来。

2007年中国首次派遣副总参谋长章沁生与会,2011年在美国宣布“转向亚洲”前夕,甚至由时任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带队。但是,当香格里拉对话已然成为南海争端的主要对话场所时,中国的表现又再度谨慎、保守起来。在2011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宣布“转向亚洲”后,中国便重新将参会规格降到副参谋长率队的级别。

2012年6月3日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时任美国防长帕内塔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承诺美国将在2020年前向亚太地区转移一批海军战舰,届时将60%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太平洋。自此以后,中国便只是派遣副总参谋长与会,双方因为地区安全问题不断在香格里拉发生激烈争吵。

其二,那么,既然如此,中国国防部长为何突然时隔7年又决定再度出席香格里拉对话呢?

这可能有中国寻求积极拓展外交空间的用意。自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美国一次性动用了几乎所有的战略战术工具,希望在气势上和信心上压制中国,以逼迫其快速屈服。这些手段或者说工具已并不局限于经贸领域,也包括北京的“禁脔”如台湾问题、南海问题等。

就在刚刚过去的5月19日,美国军方高调宣布,其导弹驱逐舰“普雷贝尔”号(DDG-88)19日进入中国南海黄岩岛海域12海里范围内,执行了“自由航行”任务。这是继4月28日“普雷贝尔号”进入赤瓜礁地区12海里内,5月6日与“钟云”号驱逐舰进入中国南海岛礁临近水域后,一个月内美军第三次挑战中国在南海的存在。

可以料想的是,在6月初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上,美国方面定然会再度挑起南海话题。事实上,近年南海局势在黄岩岛危机解除,中国进一步巩固南海军事存在后,南海争端局势整体趋于缓和。2018年《南海各方行为准则》甚至推进到了“单一磋商文本草案形成”阶段。而在此关键是节点,如果美方再度试图影响南海诸国政治趋向,中国不仅将面临南海问题本身的压力,而且后院着火也可能在中美贸易战中立于不利局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