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将彻查的孙小果案 背后最大谜团待解

+

A

-

北京时间5月28日,中国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了孙小果案部分情况,还对公众广泛关注的孙小果的家庭背景进行了介绍。

通报显示,孙小果第一次犯强奸罪时,用假病历逃避收监执行,第二次犯强奸罪时,用立功获取减刑。然而,据媒体此前披露,孙小果在第二次犯强奸罪时原本已判处死刑,为何获得减刑并“死里逃生”?

孙小果被称为“昆明一霸”,其恶行引发中国民众不满(图源:中国央视截图)

据陆媒澎湃新闻5月29日报道,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孙小果死刑案中的一名疑似同案犯执行了全部刑期,而孙小果本人因何理由引发再审并进行改判,并进而在服刑十余年后成为昆明“夜场大佬”的过程,成为该案目前最大谜团。多名刑辩专家认为,法律规定中“枪下留人”的三种情况中,适用于孙小果的或只有揭发、检举他人犯罪及重大立功。

事实上,按照云南方面的通报,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正加紧开展调查工作,依法全面深入彻查该案。这意味着孙小果案经历了再审改判。至于再审改判的结果,官方并没有通报。

令人费解的是,一般死刑命令下达之后,法律规定7日内必须执行。但孙小果后来“死刑复活”,显然是在二审之后、死刑执行之前,启动了再审改判,所谓“枪下留人”。

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孙小果犯案时中国施行的1997年《刑事诉讼法》规定,“枪下留人”一般只有三种情形:一是在执行前发现判决可能有错误,需要改判;二是在执行前罪犯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其他重大立功表现,可能需要改判;三是罪犯正在怀孕。

那么,究竟是什么阻挡了执行孙小果死刑?

据陆媒澎湃新闻指出,在2018年1月9日,云南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对一名叫苏源的被告人犯危险驾驶罪作出判决。苏源因犯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于1998年2月18日被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于1999年11月17日刑满释放。

在《中国法律年鉴(1999)》发布的孙小果案中,8名被告人之一苏源,他曾在1997年11月18日被刑事拘留,12月22日被逮捕。苏源参与了孙小果案中第5起犯罪事实。

对比两处材料,1981年出生的苏源,1997年案发时正好为17岁,昆明中院判其2年有期徒刑,若其刑拘时间为1997年11月18日,则其刑满释放时间正好为1999年11月17日。两份材料互相呼应。

有资深法律实务专家称,若法院的判决书中苏源与孙小果同案犯苏源一致,则意味孙小果参与的该起犯罪事实没有错误。从判决书披露的情况,苏源未能获得改判,并执行完了昆明中院此前判决的全部刑期。

据云南方面通报称,经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其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

不过,据专业人士分析,就算专利确为犯罪本人自己发明的,在减刑时构成重大立功,也难以在死刑执行阶段发挥救人的作用。而第二条途径,检举揭发犯罪,一般要求为能判处无期以上的重大犯罪,或者几个有期徒刑以上的犯罪。多位刑事专家根据中国官方通报解读认为,孙小果从被判死刑到改判“免死”,再运作减刑,服刑十余年后出狱,其间流程涉及中国监狱系统、法院等方面。

据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报,云南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共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案进行彻查,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坚决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