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一场由“红三代”引发的全民焦虑

+

A

-
2019-05-29 11:54:54
今日话题

想必孙小果究竟犯下多少“恶果”,人们肯定也在这几天持续发酵的舆论场中熟知——可谓“罄竹难书”。(更多故事详见:【“虎口脱险”的云南恶霸 孙小果案背后三个未解之题】【惊动北京高层 中共扫黑下令彻查孙小果案】)而本应该为此案告一段落的官方通告,即528日中国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的孙小果案情最新消息,却无法给此案划下休止符。

清理“保护伞”是扫黑除恶能否取得效果的关键 

毕竟,能够让“死人复活”,这得是多大的老虎啊!然而最新消息并未“请出”中国老百姓期待着的“大老虎”。随之,中国网络中一片质疑之声。有中国网友评论:“没有老虎就能完成这波骚操作,那才是烂透了”,还有声音称“没老虎,说明老虎大的很,不敢动!”更有甚者讽刺道:“老虎如果大的很,你根本不会看到媒体评说这事。”……

这种抱怨并非毫无逻辑和根据。有人质疑:“既然孙小果只是一个(地方)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继子,母亲只是普通警察,亲生父亲也只是单位普通职工,那孙小果只算是边缘赵,并不是真正的红三代,何以无法无天到这种程度,让二十年前的昆明人民谈虎色变?”

更有人从人情事理的角度怀疑此案并未终结并对结果予以讽刺:
1998年孙小果死里逃生,这一年孙小果生父瘫痪两年,母亲和继父刚刚因为包庇被判刑、撤职,爷爷奶奶外婆外爷都是普通职工,完全是一家子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嘛!所以那些从鬼门关上挽救孙小果生命的官员们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呢?完全是一种一不图官,二不图钱,三不怕坐牢的雷锋精神嘛!

的确,从孙小果被报道出的无法无天的作态,以及“起死回生”和“偷天换日”的手法,即便是省部级老虎被牵连出来,恐怕都无法让中国一些网友信服,更何况只是这样一个科级(最高才副处级别)的小官(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是正处级别),就能有这样大的势力?

中国小孩从小就听过“狼来了”的故事,然而如今的现实却不断上演着“没有虎”的桥段。而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公众号“侠客岛”在29日的文章《【解局】孙小果案,细读通报之后》,点明了其中的原因和危害:“孙小果案件背后,有老虎不可怕,没有老虎、大家却不信没老虎更可怕。”

对比来看,舆论场中流传的另外一个有关孙小果的“家谱”似乎更符合中国老百姓的预期:

生父:陈培忠,历任第
13集团军军政委,云南省军区政委,云南省纪委书记;外公:孙雨亭,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大舅,孙大虹,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禁毒局局长……更戏剧的是,连只在段子中出现的“二舅姥爷”,也被挖出,名叫孙岳,曾任周恩来秘书,国务院办公厅纪检组组长。

相较于吃瓜群众的群情激奋,中国官方主流媒体也有“冷静吃瓜”者。

中国共青团北京市委的机关报北京青年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用“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一个人的名字?”为题,评论了此事的发展。文章特别对吃瓜群众热议孙小果生父的名字这件事儿表达了看法,文章称“有人写文章煞有介事地说,‘没有人敢于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这要么是故意耸人听闻,要么就是对时代走势缺乏了解。”

该文结合了本轮的“扫黑除恶”行动,又从人们熟知的“大局”角度为群众“答疑解惑”:孙小果生父的身份该不该公布、什么时候公布,取决于案件调查的进程和结果。本轮扫黑除恶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打伞”的决心无比坚定。不仅要打“官伞”和“警伞”,就连“庸伞”也难逃问责。

当然该文发布时,最新一轮调查结果,也就是如今看到的生父名字还没公布。不知当听到调查名字之后,又会有怎样的回应。

虽然暂时没有看到团结湖参考的态度,而另外一家北京的媒体——《新京报》,其专栏更新了一则评论,作者为法律学者王刚桥,题为《孙小果案暴露了哪些司法漏洞》,文章同样承认了“公众对孙小果案的焦虑并未完全消除”这样一个现实,“背景越简单,事情越不简单”也是文章目前要表达的主要观点。

有一个细节,在此事件的评论中,中国网友也将这几年发生在中国的卷宗丢失案和摄像头记录硬盘损坏等案例再度提及。可见事实上,公众对于中国政府的公信力之不信任,习近平也曾公开提及过“塔西佗陷阱”来提醒中共,而中国主流媒体在文章中表达对中国公信力丧失的担忧也并非首次。如侠客岛所言,正是这些践行法治的普通执法者,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一点点地解构着我们对法治的信心,一点点地颠覆着我们对正义的认知。”或许,让中国老百姓重拾政府信心,同样需要一点点,通过一件又一件的铁案去积累,而不是成为那个每次高喊“没有虎!没有虎!”的说谎的小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