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习近平的“外患”意识

+

A

-
北京时间5月21日习近平现身陆军步兵学院,其江西行程充满对外宣示意味(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5月29日,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自2018年“两会”后更名以来的第八次会议。这次会议从时序上符合之前每两月一次的频率,不同的是从出席者上,相较于以往经常有人缺席,此次3名委员会副主任李克强、王沪宁、韩正悉数出席。当然,如果说这仅属于巧合的话,那么更重要的不同在于,习近平首次交代了今天中国所面临的“外患”。

习近平暗示外部环境风险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披露的内容,习近平像以往历次会议那样解释了此次会议所处的背景。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按照其描述,“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不言而喻,所谓“外部因素”别无其他,仍然乃是暗示特朗普政府对华发动的“围剿”及其外溢效应——事实上,习近平刚刚象征性地在国共内战时期红军“反围剿”的重镇——江西进行了政治宣誓。

事实上,多维记者的文本统计显示,在2018年3月份至今的历次深改委会议中,这一注意力专注于中国内部改革主题的会议从未暗示过外部环境变化,更从未对外部环境的变化进行过警示。 

我们不妨来感受一下:

 
第一次,2018年3月28日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全面启动,标志着全面深化改革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改革将进一步触及深层次利益格局的调整和制度体系的变革,改革的复杂性、敏感性、艰巨性更加突出……

第二次,2018年5月11日,李克强缺席
中央和国家机关机构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要注意边实践、边总结,把好经验运用好,周密组织地方机构改革……

第三次,2018年7月6日,李克强缺席
…… 全面深化改革取得新的重大进展。继续推进改革,要把更多精力聚焦到重点难点问题上来,集中力量打攻坚战,激发制度活力,激活基层经验,激励干部作为……
 
第四次,2018年9月20日,韩正缺席
改革进行到今天,抓改革、抓落实的有利条件越来越多……

第五次,2018年11月14日,李克强缺席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第六次,2019年1月23日,韩正缺席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划时代的,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是划时代的,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 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全新局面……

第七次,2019年3月19日
当前,很多重大改革已经进入推进落实的关键时期,改革任务越是繁重,越要把稳方向、突出实效、全力攻坚,通过改革有效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继续把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放到突出位置来抓,坚定不移推动落实重大改革举措。

第八次,2019年5月29日
当前,我国改革发展形势正处于深刻变化之中,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改革发展面临许多新情况新问题。 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问题导向,因势利导、统筹谋划、精准施策, 在防范化解重大矛盾和突出问题上出实招硬招,推动改革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

可见,在5月10日中美华盛顿第13轮谈判无果而终后,中国的外部环境骤然变化已经让中国高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得不在这样一个聚焦国内政经改革的重磅会议上有所回应。众所周知,深改委脱胎于2018年3月以前的中共高层议事协调机构,是谋划中共二次改革的超级架构,其成员除包括习近平本人在内的4名常委外,还覆盖中共中央如政法委、中宣部、中组部,国务院、人大、政协、最高检、最高法等要害党政机关负责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紧张的3周”

作为一个严重依赖外向型经济的国家,外部环境的这种骤然变化对中国国内经济以及其他连带的政治交往、军事交往、文化交往所产生的破坏力正在显现。但事实上,在5月10日前后中美之间气氛骤然趋于紧张时,甚至更早之前,中共高层可能已经进行多次反复的沙盘推演,并梳理了各种可供选择的反制手段——一句话,“外部环境”冲击并非第一次出现在中共领导人的脑海中。 

当然,正如习近平所暗示的,一切外部挑战归根结底还要“外病内治”,“首先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在5月10日至今的3周时间内,政治观察人士从习近平忙碌的身影中注意到了中共高层在应对中美贸易战上的基本态度——自立自主,以战促和。有人将这种斗争哲学归结为中共早期领导人毛泽东所发明的“斗而不破”艺术,也即是说“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事实上,我们整理了习近平3周内的所有行踪,这主要包括三个部分:

其一,世界文明对话大会及其相关外事活动:在从5月14日至15日紧张的两天时间内,习近平单独接见了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新加坡总统哈莉玛、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等5名政要,并陪同他们参观了国家博物馆展览,出席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参加亚洲文化嘉年华活动等。

借助这一据称被一再延后的主场外交场合,中共高层试图突围美国的孤立主义。习近平在这期间对美国进行不点名的抨击,“深化文明交流互鉴……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同时,在一次单独接见外宾时,他警告说,中国人民捍卫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维护民族利益和国家尊严的信念高度一致,决心坚如磐石。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共借此展示了其价值推广,其倡议甚至得到西哈莫尼的承诺——“柬埔寨人民在任何情况下都将坚定地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其二,习近平南下中国稀土产区重镇江西:5月20日中午习近平乘机抵达赣州后首先考察江西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被外界视为中国将对美祭出稀土杀器的明确信号。多维新闻已在此前多篇文章中有论述,兹不赘述。

当天下午,习近平又出现在于都县国共内战时期,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旧址原于都县城东门渡口。显然,这也是一种政治宣誓,他明确说,今天,在新长征路上,我们要战胜来自国内外的各种重大风险挑战,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依然要靠全党全国人民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

此后,至22日,习近平又召集了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和江西省委省政府的汇报会,并警告地方大员要清醒认识国际国内各种不利因素的长期性、复杂性,妥善做好应对各种困难局面的准备,“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负责中美谈判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全程陪同习近平的地方视察,这是一个十分罕见的政治信号。

第三,他在北京“照程序”召开了两次会议:一次是当月13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公开报道声称此会议聚焦两个事项,包括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和审议《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均无关中美贸易战,但媒体推测此次会议至关重要,决定了对美立即展开关税反击等。

而第二次便是此次的深改委八次会议。这次会议通过了不少文件,涉及国家宏观调控体系、粮食储备、能源改革、影视业发展等丰富内容,可见中共高层仍然在按照既定步骤地推进其行动计划。当然,外部环境因素不可能不被纳入讨论范围。

这三项动作基本占据了习近平的一周时间,分别从象征性宣示和实质性决策应对上做出了必要的回应。当然,作为实质回应,中国在“大豆振兴计划”、集成电路税收减免等组合动作方面做得更多。

事实上,中美贸易战的意外变局只是刺激了中共高层内在的危机意识。从1949年建政至今,中国仍然处于发展中国家的状态,远远未到稳定态,所以历代领导人对潜在的内忧外患都始终保持着警惕意识。从长期看,中国的重新崛起在冷战之后的多极纷争格局下,难以确定的因素会更多,这都要求决策层提前预演预判,储备足够的应对工具和保留足够的战略回旋。习近平上台至今,决策层的确提出了一揽子的“全方位改革计划”,应对经济增速放缓和国际大分工冲击,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瞄准世界经济产业链大洗牌未雨绸缪,抢占制高点。可以说,挑战会越来越多,而这种外患意识越发展示其价值。

更多内容:
近思录:习近平重提“大国沙文主义”
近思录:《人民日报》上的对美宣战
北京观察:习近平的无声宣战
习近平江西提新长征 暗示不惧美国围堵
两天三举动 习近平江西之行传递的信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