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两会”高层密集亮相释信号 中南海有何谋划

+

A

-
2019-06-03 19:42:42

近期,中国金融监管系统“一委一行两会”除了仍然隐居幕后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其负责人员亮相频率之高,明显异于往常。

北京时间6月2日,继中国银保监会主席、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之后,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也现身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评述中国资本市场。《新闻联播》被很多政情观察者视为官方主动向公众释放重要信号的一个权威平台。

在稍早前的5月30日召开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里,“一行两会”高层也如往届那般各有代表出席。其中,中国央行方面是由行长易纲出马。事实上,易纲不仅是中国央行行长,还是金稳委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该委员会主任是国务院副总理刘鹤。

这些高层的密集亮相,以及他们的一系列发言,可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前在对外场合的一次讲话有所关联,体现了中国决策层在金融方面的最新动向。

全球第一经济大国的交椅正在逐渐由美国向中国转移

“一行两会”高层密集现身表态

易会满6月2日在《新闻联播》的里端坐接受采访时的发言主要传达出三条信息:一个是中国资本市场稳定可控,例如“资本市场已经逐步消化和反映了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另一个是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与创新,重要动作是“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改革”;还有一个是推进资本市场扩大开放,“证监会已经将合资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提至51%”。

郭树清5月27日在《新闻联播》的表态与易会满相似。他在节目里表示,“中美经贸摩擦发生一年多以来,我国金融市场虽然一度出现波动,但目前市场心态恢复稳定,不再盲目恐慌”,又称“本月初公布的银行保险业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正在全面推进中”,“我国金融业开放的空间仍然很大,未来我国将推动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对境内外金融机构一视同仁,公平对待”。

早前引起外界注意的郭树清7,000字长文,是在5月25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由中国银保监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代为发言。该发言近乎一份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金融工作的白皮书,展现了系统性的理论逻辑。

郭树清特别提到,“2018年,我国宣布了15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措施,今年5月份又宣布了12条新的对外开放的措施,目前正陆续落地实施,效果良好”,“我们特别欢迎那些拥有良好市场声誉和信用记录,在风险管控、信用评级、消费金融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等方面具有特色和专长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丰富市场主体,创新金融产品,激发市场活力”。

在这一论坛上,易纲也提到了关于金融开放的话题,并称“推动外资、外汇政策在金融街先行先试,不断地吸引国际化的元素,支持外资金融机构拓展业务,指导开展专业性的国际合作”。

通过对这些金融高层的表态可知,一方面,中国金融系统承受住了外部因素特别是中美贸易战的冲击,逐渐企稳,展现了较强的韧性;另一方面,“金融开放”成为当下中国高层推进金融方面发展的关键词。比较容易理解的是,金融开放只有在金融系统实现安全和稳定局面之后,才可以进行操作,而这一时间节点应该正是发生在不久之前。

金融系统的这一动向,在中国更高层面其实早有端倪。

中国金融开放背后的雄心

2019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形成的共识是,“今年以来……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市场信心明显提升,新旧动能转换加快实施,改革开放继续有力推进,一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好于预期,开局良好。”

至于金融方面,4月26日习近平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更有参考价值。

习近平当时表示,“下一步,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举措,加强制度性、结构性安排,促进更好水平对外开放”,具体包括“更广领域扩大外资市场准入”、“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口”、“更加有效实施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更加重视对外开放政策贯彻落实”。

上文郭树清提及的“12条新的对外开放的措施”,便是在习近平此一讲话刚过的5月初应声出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习近平还说,“商品、资金、技术、人员流通,可以为经济增长提供强劲动力和广阔空间”,并引用了“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的古文。

该文出自《史记·李斯列传》,完整句式是“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在春秋战国时代,最终脱颖而出的秦国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受益于这一思想。

另外,被称为“移民国家”的美国在过去200多年里几乎是从无到有,崛起为全球范围里的超级强权,也有相同的逻辑。然而,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后,保守主义、孤立主义、霸权主义等等外交底色掺杂在一起,已经让“商品、资金、技术、人员”的持续流入大为受限。

中国似乎瞅准了这一“商机”。

如果中国所需要的“商品、资金、技术、人员”都能够从美国被引流到中国,形成一个汇聚优质、先进要素的新的中心,无疑会有助于纾解中国当前的发展困境。

在全球化的视角,这种转移可能会导致全球市场分工的深度重组,而中国也会扮演起推动全球经济发展更重要的角色。这些似乎都可以在中国官方一直在推广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框架里得到解释。

相关阅读:
习近平金融整肃再加力 包商银行背后“明天系”资本隐现

李鸿忠重拳出击金融领域 约谈8机构誓言“一剑封喉”
被围猎的猎手 刘士余“投案”背后三个关键点》
中国大陆金融开放 台资银行的挑战与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