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蛋糕”有关的六四

+

A

-
今日话题

在年复一年的反思与警醒声中,六四来到了三十周年。但每年关于六四的语境,似乎都难有突破。或许只有那些真正的勇士才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那就先不谈“鲜血”,而谈谈理想。回到那个充满理想主义的80年代,那个时代的人们,以为书本中的理想会给他们以现实的指引,以为背向文革,就是正确的方向。他们理想的,或许不仅仅是那个理想的结果,还有实现理想的过程

 
该如何理解这句话呢?首先,六四爆发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多维CN》046期封面故事《庶民的六四》中给出答案:

一方面通货膨胀不断恶化,物价不断上涨,人民反应强烈,大家对经济社会的未来充满焦虑;另一方面双轨制造成的价格严重扭曲局面并没有发生大的改观,反而导致权钱交易和“官倒”等腐败行为横行,开始出现严重的贫富分化态势,严重地挑战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念,令人民非常不满,从而对中国政治社会的未来走向也产生了严重焦虑,这才是六四发生的根本原因。

所以理想的结果有两点:获取更好的生活以摆脱对未来的焦虑,反对权钱交易和腐败以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即“经济民主”。
理想的结果
毫无疑问,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中国经济得以迅速发展,而国家的稳定是实现这一奇迹的重要因素(图源:VCG)

六四天安门事件后,中共逐渐认识到了稳定的极端重要性,而中国也如愿获得了“稳定”——政府提供的一项公共产品和服务--实现经济发展的必需品。而之后的故事想必大家并不陌生,以邓小平1992年南巡为坐标,中国进一步改革和开放并取得巨大成绩,如今已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人均GDP从90年代初的300-400美元提升至如今的近1万美元,成绩有目共睹。

可以说,中国人普遍获得了更好的生活。但人们也意识到,30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并未获得真正的经济民主。

狭义去理解经济民主,简单说就是获取经济上的平等地位,包括对垄断资本的抑制和社会福利的合理供给等。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三十年,中国人,尤其是那些中国左翼知识分子人看来,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受到了太多新自由主义的影响,而这一思想流派恰巧也是从80年代开始,从英美出发,逐渐风靡和统治全球直至今日。结果导致的是:不仅垄断资本愈发膨胀,甚至堂而皇之出现了官僚和权贵资本,社会福利供给也并未获得真实效果。幻想中的经济上的弥合,得到的结果却是基尼系数从0.2时代进入并长期进入0.4时代。

拿蛋糕来说,这三十年就是不断做大蛋糕的过程,在蛋糕不断做大的同时,分蛋糕的机制却并未完全跟上蛋糕变大的速度。究竟谁才是分蛋糕的操刀手和规则制定者?

理想的过程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的贫富差距亦在增大。图为中国北京CBD附近的棚户区,高楼的光鲜与砖房里仰望着的人(图源:多维记者/摄)

如果广义上来理解经济民主,就必须更全面理解这个概念的产生。

美国政治家乔万尼·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在其《民主新论》(1988)在两个层面对经济民主下了定义。萨托利认为经济民主的政策目标是重新分配财富并使经济机会与条件平等化;同时,他又从工业民主的角度给了另一层面的定义,“这时它更多是指劳动者对经济的控制,在这方面可以说经济民主是由经济生产过程的控制权的平等构成的”。由此可以看出,萨托利定义经济民主的两个层面其实是结果与过程的关系,是目的与手段的关系,两者存在内在的统一性。

如果采用这个思路,那么经济民主不仅仅只结果层面,至少还存在过程。中国学者王慎之早在1987年就指出“经济民主的实质是人们在一定的经济关系中享有的某种自主的权利,是人处于主人的地位来分享经济利益”。他强调人作为主体在这一关系中的“主人翁”地位的关键性作用。美国“经济民主的市场社会主义”模式的倡导者戴维·施韦卡特也强调,经济民主是“权力于各群体之间得到了较为平等的分配。”

可见,经济民主并非简单的一种经济诉求,也追求分蛋糕的那把刀的使用权,至少是在制定分蛋糕规则中拥有话语权,包含着政治层面的内涵。如果加上这个视角,或许就不能简单的将六四中的政治诉求,例如追求民主参政、选票、自由等要求简单的视作自由主义指导下的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而这种简单的判断同样是陷入某种陷阱的结果,甚至这种简单判断本身就陷入了其意在批判的意识形态的陷阱之中。

或许三十年之后的今天反思六四,需要反思中共暴力镇压本身的错误,也要理解其在一定历史环境下的必要性;对中共而言,需要承认六四的爱国性质,需要赔偿甚至平反相关人士早日;或许,敌对和意识形态的老目光也需要早日被放下,无需如此日复一日审读过去的“罪恶”,而丝毫不去自省自己理想主义包裹和裹挟下的幼稚;需要更为全面的看待六四,它是庶民的六四,经济民生才是政治概念鼓噪下最关键的因素,但同样需要认清,片面强调经济的视角恰恰陷入的是新自由主义的陷阱之中,与经济民主亦渐行渐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