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击下 中国对美“投降派”还剩多少空间

+

A

-
随着北京对美国进入实质性反击阶段,中国内部的“投降派”声音已经相对减少(图源:VCG)

就在中美贸易战再度升级,北京已经备战反击的当口,北京宣传系统再度对准内部的“投降派”,显示出在对美反击的同时,对内稳定人心,凝聚民意支持的努力。

这一努力是由近日接连刊发的一些文章展现出来的。北京时间6月9日,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发表评论,直言要使“投降派”成为“过街老鼠”。而早前另一党媒《光明日报》也曾发表文章,抨击“崇美媚美恐美的奇谈怪论”。时间再往前推,《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5月24日在中国社交媒体刊文指,“这两天,各种或明或暗的‘投降论’又猖獗起来。”

中国官媒此轮对“投降派”的舆论挞伐,实际源头是5月末开始在中国社交媒体中流传的一篇《对中美贸易战的一点感想》一文,文章由“孙立平春秋笔”公众号发出,文章将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和对华为等公司的断供比喻为“这相当于一个天天给你送花的人有一天突然不送了,你不能因此而责怪人家”,并称“当两国竞争加剧,合作遇到困难的时候,解决之道只能是妥协”。

实际上,随着中美贸易战谈谈打打、一波三折的节奏,中国国内一直存在“投降主义”的论调,这些论调出发点各异、诉求也时常不同,但在中国官方和对美强硬派那里,都被笼统扣上了“投降派”的帽子。

自由派:对改革开放进度不满

在“投降派”中,相当一部分是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他们的许多“投降”言论,更多是借中美贸易战的契机表达对中国改革开放历史欠账的不满。

就《对中美贸易战的一点感想》来说,虽然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表示这并非出自他的手笔,但文中隐藏的观点还是能够看出,这是出自一位对中共当前改革进度不满的自由派人士之手。实际上,这篇文章的真正用意藏在“中美关系走到今天这种不幸的地步,难道只是特朗普任性妄为所致?我们自己有没有责任呢?”这句话中,事实上表达了对中国在前期改革开放进程中步伐不够大的不满,隐晦德指向中国没有完全履行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以及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导致了中美贸易战的最终发生。

早在2018年8月,名为“孙立平社会观察”的公众号也曾刊发文章称,“如果贸易战打到极端,对于美国经济来说至多是重创的问题,而对我们来说则是生存问题”。这篇文章被中共官媒环球网指责:“仗还没打,就有人要割地求和!”

中美实力机械对比下的“悲观论者”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有网友借古喻今,将中共对美反击比作“慈禧当年要对西方国家宣战”,并认为“如果慈禧不刚愎自用,听一听主和派的意见,也不会有此一难了。”

此种言论是另一群“投降派”的代表。他们其实是“悲观论者”,虽然他们往往并没有什么政治立场,但通过对中美实力的机械对比,认为中国没有胜算,故而产生悲观情绪。

这个人群最典型的代表是2018年7月曝出的,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晓教授有关 “国家命运和个人命运”的演讲,在这则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冠以“年度最犀利演讲”中,李晓认为,“必须冷静认识与美国的巨大差距,”中国严重依赖美国核心技术和金融体系,人民币短期内不可能取代美元,中国崛起的性质是“美元体系内的地位提升”。

另一位被视为“投降派”代表的是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其曾在一次演讲中得出结论:美国的强大无人能挑战,“中国的对外开放就是对美开放”,“维持友好的中美关系,才能跟其它国家正常交往”。

抱怨与牢骚:民众的视角

中美贸易战战火所及,中国普通民众的生活受到影响,因而,在中国社交媒体中,不少民众借机发泄不满,他们未必真的是“投降派”,但对于中美贸易战影响生活颇有微词,房价高企、水果肉类涨价、失业等,都成为影响他们对这场中美对抗观感的直观问题。虽然这些问题未必都是由中美贸易战影响而起,但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以及舆论上的反弹,的确给了他们抒发抱怨和牢骚的契机。

如有中国网友称,希望中国也能首先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如高房价,绑架了几代人的幸福,对实体经济的恶劣影响!“如果能顶住撤资潮、失业潮,经济衰退潮,你们爱怎么打怎么打”。

也有中国民众认为官方把“妥协”和“投降”混为一谈,“投降是可耻无疑,但是妥协不仅仅只是为了小圈子利益吧?社会就是斗争、妥协共存过程,究竟妥协和抗争那个更利,需要经济学专业们辩论!”,质疑“把有不同意见,不同看法的人统统打成投降派,最后就剩一种声音就天下太平了”。

随着北京近来开始对美国的打压进行实质性反击,中国民间反击美国情绪上升,以及官方的舆论管控,上述所谓“投降派”在舆论影响力的剩余空间将缩小不少。但北京宣传系统也需辨清“投降派”的不同动机和形形色色的立场,认清“投降派”的不同光谱,而非一味笼统扣上“投降派”的大帽子,为自己争取更大多数的支持力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