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自由主义】胡适思想的空中楼阁

+

A

-

苏东剧变以来,曾经风靡半个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沉寂,自由主义逐渐流行于世,成为主导世界的思潮。经济自由化、全球化、政治民主化、尊重人权,确实推动了世界的巨大变革,乃至世界上很多人都将自由主义视为普世的价值,甚至提出了“历史的终结”。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两岸三地许多自由派,常年以来崇尚自由主义,以为历史只有沿着自由主义的轨迹发展,才是正途。一些自由派更是将美国视作自由主义的灯塔和圣殿,认为美国充满道德光环,是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守卫者,主张一切向美国看齐,甚至少数激进者,还提出全盘美国化。

然而,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和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人们开始对自由主义产生困惑,一些自由派更是对他们的自由主义偶像——美国感到迷茫。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在美国民主陷入撕裂危机的民粹浪潮中上台后,一反美国作为自由民主捍卫者的普世主义,反而打出“以美国优先”的口号,毫不掩饰地利益导向,以反自由主义、反建制的重商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为信条,完全颠覆了美国的自由主义圣殿的形象。而特朗普不断筑高贸易壁垒,深度介入国际和市场的玩法,更是颠覆了自由主义者的经济自由化论断,让他们感到无所适从和失望。

在这个关口,为了理性认识自由主义,多维新闻梳理两岸三地百年来十位有代表性的自由主义学者,提出十问自由主义,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进行反思,以飨读者。第一篇以近代中国自由主义启蒙式人物、著名学者胡适为切入点,探讨自由主义。

1958年,胡适、蒋介石在台北“中研院”的合影(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2019年,正值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百周年,海峡两岸许多科研机构纷纷举办讲座以探讨这个在百年前影响中国的思想大潮。其中,作为新文化运动旗手之一、近代中国自由主义启蒙式人物的胡适,他的思想既代表当时许多知识分子对国家、民族与社会发展的一种反思与想象,却也同时脱离了中国的客观环境。

1
谬误一:理想主义的幼稚

台湾学者林毓生形容胡适:“为了理论或落实的需要,应对他所坚持的理想提供系统性论证的时候,他对自由主义常识性了解的不足之处,便显得特别尴尬与混淆。”例如在抗日战争前夕,胡适秉持着实验主义(Experimentalism)的精神,认为中国可以在教育不普及、经济百废待举、法制落后的环境下推动民主政治。他的理由是,实验主义主张“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也就是从尝试与试错中累积经验,经过一次次的修正错误,就可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况且,既然英国宪政可以自然演化出自己的民主政治,中国人也应该最大程度的接受现代西方文明,透过民主的实验,中国当然也能实现西式民主。

然而,胡适并没有意识到,英国的议会民主是经过长时间历史积淀才有的产物。从欧洲中世纪以来,先有习惯法为基础的法治,以及行会联合城市的市民用赎买或暴力方式争取城市自治权;后有教会主教与封建贵族联合起来对抗国王,迫使王权退让、签署《大宪章》,而在圈地运动累积巨额资本,资产阶级逐渐壮大,要求掌握政治权力,最后建立了由议会制约国王权力的君主立宪制。然而,中、英两国的历史进程差异无比巨大,缺乏充足的条件支持,贸然将欧美民主运作的一部份现象直接移植到中国,光靠实验也很难成功,也反映了其理想主义幼稚的一面。

2
谬误二:脱离政治社会现实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中国的政治因军阀混战动荡不安,传统文化被视为阻碍中华民族富强的障碍,社会上的买办阶级与地方仕绅垄断经济大权,当经济、文化与社会都陷入空前危机时,“革命”无疑是“救亡图存”的唯一捷径,特别是方兴未艾的马列主义逐渐受到中国知识分子青睐,自由主义式的渐进式改革显然缓不济急。不过胡适认为,应“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多研究当前诸多的政治、社会、文化方面的问题,并由解决实际问题入手,批评李大钊不应将过度简化的概括与抽象名词当作解决中国众多复杂问题的万灵丹。

李大钊反驳,在中国的经济社会结构等大环境没有经过革命得到政治上的基本变革之前,任何具体的问题都不可能获得解决。林毓生称:“李大钊把马列主义当作推进革命的工具来接受,乃是对中国自辛亥革命以来三重危机的历史性反应”,只研究问题“是什么”、“应该实行什么”,很少谈及“如何实现”的胡适,其理想也如同空中楼阁般不接地气、经不起推敲。事实最后证明,是李大钊等人所主张的共产主义革命由于契合了当时中国大陆大多数人的诉求和需要,在中国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胡适所主张的自由主义,其理想性固然有迷人之处,但始终与政治社会现实扞格不入,他对20世纪初中国处在饱受帝国主义压迫、地主阶级剥削的背景欠缺掌握,也缺乏对社会底层关怀的人道主义精神,包括他来台后与蒋介石的诸多龃龉,就是将作为价值的“自由”收缩为一种意识形态在信仰着,面对美苏冷战与国民党政府欲“巩固民族复兴基地”的党国威权体制,他的自由主义就更显得不合时宜和离地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