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误判“外部势力”低估或高估都无助解决问题

+

A

-

震动香港的反修例事件引发的一系列游行、示威、冲突,是香港社会内部,香港与北京,经济与民生,一国与两制一系列结构性矛盾又一次全面爆发。因为冲突发生的原因并未得到解决,各方情绪还在,北京中央政府的态度还不太明朗,预料该事件还将持续发酵。港府、警察、建制、泛民、激进青年、普通市民乃至来自北京各方力量在香江彼此纠缠、对撞,其中有一股力量,既不可忽视,又不能错估误判,那就是一直在冲突中大吃陆港双方“豆腐”的外部势力。

相比5年前的“占中”,此次“反修例”游行中,来自香港之外的“外部力量”已经不再隐身幕后,而是毫不掩饰的开始在香港问题上站队,发声,甚至直接参与其中。自今年3月到5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主席与副主席分别会见了香港民主派,并表达观点,认为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与此同时,多个西方国家,包括欧盟等,以及邻近香港的台湾,都对于此次事件表示出高度关注。

随着外部声音的喧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月11日回应称,美方对修例发表不负责任的错误言论,对香港事务不停说三道四,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如《环球时报》、《大公报》等中国媒体,也发表类似观点。

究竟有没有外部势力深度参与到香港“反修例”游行中?

答案当然毋庸置疑,香港的民主派就不要避讳这个问题,无论是香港在历史上的殖民地地位,当下的国际港现实,港岛自由开放的族群融合以及今天中国所处的外部局势,都注定有不止一股的外部力量,更准确说是来自西方的外部力量,深度参与到了此次事件中,外部力量的影响绝对不能低估。

同时因为香港的殖民地文化在“九七”回归之后没有完全根除,国家认同也未能建立,使得内部仍然有一批港人,特别是一些政治幼稚病患者,总是以西方文化在香港最后的“火种”自居,希望甚至配合外部力量如英美可以介入香港事务,大有一种“箪食壶浆,以迎英美”的姿态。在北京,这些人被称为“带路党”,是一个带有高度政治贬义的群体,在香港却是另一种认知。

香港今天之所以深陷“困局”,根本原因是港人对经济民生的不满,直接原因是对港府修例方式方法的不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对内地的制度和司法缺乏信心(图源:Reuters)

但是,将今天香港的冲突事件一股脑“塞给”外部力量,也是一种相当轻率的观点,是对香港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对香港社会大众情绪不了解的表现。“外部力量”再如何介入,也只是在“顺水推舟”,或者是在煽风点火。今天香港社会的情绪,以及这场冲突,他们是主导不了的,认为仅凭这些外部力量就能在香港掀起一场骚乱,也实在是太高看他们了。

必须认识到,导致这场冲突产生的根本原因是港人对经济民生的不满,直接原因是对港府修例方式方法的不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对内地的制度和司法缺乏信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在互相冲突。低估“外部势力”,会看不到事情的全部,但是高估“外部势力”,会忽视掉这些更严重的问题。

对于香港问题为何发展到这一步,必须要有一个深刻的认知。仅认识到外部力量已经进入香港是远远不够的,更要清楚外部力量为什么能够进入香港、又是在什么样的土壤上作用于香港。

如果将外部力量进入香港,深入反修例游行示威用“顺水推舟”作比,“反修例”整个事件是那艘“小舟”,“外部力量”是推着舟的“那只手”,要弄清楚,不应该是“舟”或者“手”,而是为什么会有“水”?人心似水,民意如水,为什么香港会在回归20年后,出现这种情况?不弄清这些情况,不解决“水”的根本问题,以后类似的冲突,可能还会在“外部力量”的介入下继续发生。

相关阅读:
《社论:修例必须如期完成 港府应该深刻反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