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自由主义】沦为普通民运人士的胡平

+

A

-

苏东剧变以来,曾经风靡半个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沉寂,自由主义逐渐流行于世,成为主导世界的思潮。经济自由化、全球化、政治民主化、尊重人权,确实推动了世界的巨大变革,乃至世界上很多人都将自由主义视为普世价值,甚至提出了“历史的终结”。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两岸三地许多自由派,常年以来崇尚自由主义,以为历史只有沿着自由主义的轨迹发展,才是正途。一些自由派更是将美国视作自由主义的灯塔和圣殿,认为美国充满道德光环,是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守卫者,主张一切向美国看齐,甚至少数激进者,还提出全盘美国化。 

然而,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和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人们开始对自由主义产生困惑,一些自由派更是对他们的自由主义偶像——美国感到迷茫。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在美国民主陷入撕裂危机的民粹浪潮中上台后,一反美国作为自由民主捍卫者的普世主义,反而打出“以美国优先”的口号,毫不掩饰地利益导向,以反自由主义、反建制的重商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为信条,完全颠覆了美国的自由主义圣殿的形象。而特朗普大打贸易战,深度介入国际和市场的玩法,更是颠覆了自由主义者的经济自由化论断,让他们感到无所适从和失望。 

在这个关口,为了理性认识自由主义,多维新闻梳理两岸三地百年来十位有代表性的自由主义学者,提出十问自由主义,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进行反思,以飨读者。第五篇以久居美国的知名民运人士胡平为切入点,探讨自由主义。

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大多有一种“时光静止”的通病(图源:Reuters)

所有对自由主义心存好感的人,在美国——长久以来被视为“自由主义灯塔”的国度——出现“政治发烧”症状、为了“美国第一”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时候,恐怕都要重新审视自由主义的主张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对于以胡平为代表的中国海外民运人士而言,恐怕更是别有一番复杂滋味在心头。

溯源自由主义的概念,围绕着作为核心政治价值的“自由”,它追求保护个人思想自由的社会、以法律限制政府对权力的运用、保障自由贸易的观念、支持私人企业的市场经济、透明的政治体制以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

如果说上述主张基本更多出于“经济本能”,近半个世纪以来相当多的自由主义者又拓展了更多的意识形态高地,主张政府应该借由抽取富裕阶层更多税赋以提供人们更多的社会福利,认为创造更为平等和公平均富的社会才能实现自由。而上述两派的基本面正好构成了当前美国社会的左右两派。

出于历史原因,“灯塔”政治光谱两端的光线同时成了中国民运人士的养料。经过1949年之后30年的探索,中国大地上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被证明无法解决经济发展失速的问题(事实上其他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也都证明了),有步骤的开放市场、允许私有制存在、引入自由竞争成为中国的必然选择,中国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也让中国的自由派在经济制度改革中获得了一定的“合法性”。

在意识形态层面,中国的自由派又以美国左派为对标对象,经济上站对位置的同时,反手又将道义上的“先进优势”揽入怀中。在这种背景下,1979年写出《论言论自由》的胡平,成了自由派中的先行者,以及被后来嬗变为民运人士的团体视为“导师”。

如果单看《论言论自由》,胡平与“六四”后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并不同路,他更像是一个从学理出发的学者,通篇的讨论其实没有脱离马克思主义的框架。在当年“西单民主墙”那一拨民运人士当中,相比“改革从经济开始”的主张,胡平或许是激进的,他明确提出保障言论自由是中国改革的阿基米德支点;随着“六四”之后中国民运人士转移到海外,胡平则成为更为激进的一派所批评的对象,他“广场集会应该见好就收,与中共党内改革派形成良性互动”的温和主张,成了“斗争不彻底”的标识,甚至《论言论自由》中“没有质疑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也被一些民运人士当成“思想不深刻”。这是胡平身上与其他流亡民运人士不一样的可贵特质,这种特质在某种程度上更能体现自由主义的应然内核。

但随着时间推移,久居美国的胡平尽管一直活跃在媒体与社交媒体上,但他逐渐也和所有的海外民运人士一样,得了“时光静止”的通病——对中国大陆的观感和分析,永远停留在了1989。其对中国前途的思索,也越发让位于对中共的敌视。

在他后期的观点中,中共是一个武力夺权后“高举‘消灭私有制’的旗帜,用最残酷血腥的手段消灭了中国整整几代经济精英,摧毁了原有的市场经济,把全体人民强行纳入共产体制,并且对任何所谓‘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都予以无情的专政”的政权。改革开放则是“大梦初醒”后的改弦更张,“重建资本主义”,即便中共“厚着脸皮不下台”,也应该开放“自由民主”,否则中国会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这种熟悉的“民运论调”,驾轻就熟的二元对立思维,只不过是一度流行于西方国家的“中国崩溃论”的变奏版本。在胡平看来,只要中国没有实现“自由民主”——更准确的说,是没有实现“灯塔”式的自由民主,没有以美国式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为意识形态准绳,中国的一切现代化成就都不足道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