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政治风波 北京的红线与妥协

+

A

-
2019-06-18 22:49:25
香港反修例政治风波,深层次原因是香港社会撕裂,这一定是北京不愿意看到的(图源:多维记者/摄)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庆典上,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展示由他于1997年6月18日写就的“香港明天更好”六字横幅。22年后的2019年6月18日,经由北京中央政府委任的第五任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因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政治风波,第二度召开记者会向香港社会道歉。

在此之前,香港反修例政治风波,因港府的让步而趋缓。在这个问题上,港府的妥协,可以说是十分明智的选择。对于港府的决定,北京中央政府予以了肯定和支持。

林郑向公众公开致歉后,中国负责港澳事务的最高行政机构——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声称,对林郑的暂缓修例决定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在林郑突然向媒体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之前,曾去深圳与负责港澳事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会面。在记者会上,被问到与韩正在深圳谈了什么? 林郑称,不能评论她与任何人的非公开会面内容,但中央支持我的决定,因为这完全是香港内部事务。

这表明,港府暂缓《逃犯条例》修订工作的决定,可能来自于北京的中央政府。那么,北京中央政府在香港修例,以及由此引发的示威游行风波,究竟持怎样的态度?作出暂缓决定,或者说支持港府暂缓决定,是基于怎样的考虑?这些,都可以从北京在这次风波的应对上看到答案。

微妙讲究的“六字表态”

对于港府暂缓《逃犯条例》修订,中国官方用了“支持、尊重和理解”三个词。这是北京层面对于港府做法的态度,这三个词,也充分体现了香港的特殊性。这也是为什么林郑在记者会上强调“因为这完全是香港内部事务”的原因。

这六个字、三个词的使用很是微妙和讲究,既表明北京和港府在处理反修例风波的立场一致,也展示了北京不直接干涉香港事务的基本立场,凸显了北京并不希望修例引发的风波进一步扩大化,理解港府所作决定,并充分肯定这一化解危机的方案态度。这展示了北京方面在香港问题上的务实。

当然,上述表态也表明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港府的决定,获得了北京的首肯。林郑月娥是北京任命的香港最高行政长官,在香港示威者喊出让林郑下台口号的当下,北京在这个时候自然要表明支持的立场。

从北京的措辞上,也能够看到北京在香港问题上的基本态度——保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是北京的优先之选。中共高层显然不愿意看到港府和民众的强烈对抗,以及香港社会的进一步撕裂,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大背景下,北京自然不希望香港发生动乱。

至于其他,只要不涉及主权问题,都在可以讨论的范畴。

外界有观点认为,香港事件时值中国内地经济放缓及中美贸易战之际,北京方面需要保持一个强大而沉稳的形象。同时,在G20峰会登场之前,北京方面或许不希望香港爆发重大的社会和政治事件。

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太过流于表象化和功利化,北京政情观察家指出,即便当下没有中美贸易战的发生,没有G20的即将召开,暂缓《逃犯条例》修订,缓和香港社会进一步撕裂的趋势,也是北京的必然和优先选项。因为,是否通过《逃犯条例》修订,并不触及北京的政治红线,香港社会的进一步撕裂,甚至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引发混乱乃至动乱,一定是北京不愿意看到的。北京想要的,繁荣之外最起码是一个稳定的香港。这是北京处理香港问题的大前提。

北京是怎么考虑的  

在香港“一国两制”的问题上,“一国”是红线,“两制”是变通。这从“一国两制”提出之时就已经很是明确。

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现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就“今后更好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发表了四点意见,被认为是习近平时代的“香港治理方案”。其中第一条就是如何准确把握“一国”和“两制”的关系。

 
——“一国”是根,根深才能叶茂;“一国”是本,本固才能枝荣。“一国两制”的提出首先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

——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

——要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

他还指出,“一国两制”是为维护国家统一、安全。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中国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是绝对不容许触碰的底线。

因为上述内容,很多人割裂地认为,这是北京在香港治理上更加强调“一国”,弱化“两制”的重要标志。

但在第三点和第四点,习近平重点强调了发展和稳定,他称,“发展是永恒的主题,是香港的立身之本,也是解决香港各种问题的金钥匙”,要“始终聚焦发展这个第一要务”。发展,背后是香港的继续繁荣。

他还表示,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对一些具体问题存在不同意见甚至重大分歧并不奇怪,但如果陷入“泛政治化”的旋涡,人为制造对立、对抗,那就不仅于事无补,而且会严重阻碍经济社会发展。香港“经不起折腾,经不起内耗”。

他又指,只要是爱国爱港及拥护《基本法》,不论持什么政见和主张,中央都愿意沟通。

从这些表述不难看出,在不触碰“一国”红线之下,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才是第一要务。香港反修例政治风波,显然尚未触及“一国”红线。至于在香港问题上“一国”和“两制”的优先顺序,只要香港能够保持稳定,对于北京来说,这是可以暂时搁置的选项。香港暂缓《逃犯条例》修订恰恰体现出了这一点。这是北京层面考虑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

近年,北京方面积极推动陆港融合,粤港澳大湾区便是北京方面对于“一国两制”的理解,出现了一些范式转移变化体现——在“一国两制”的大前提下,将早年“井水不犯河水”的被动消极、区隔式“一国两制”,转化为主动积极、融合式“一国两制”。 但无论怎样融合,本质上还是“一国两制”,起码在香港回归50年内依然是“一国两制”。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相关阅读:
香港观察:港府里的困局
欲真正缓和反修例冲突 港府还应反思三大失误
【逃犯条例】认识原因 才可能涅槃重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孙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