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80年 习近平特朗普如何续演“斗而不破”

+

A

-

2019年6月末日本大阪G20领导人峰会正待召开,正当各方不约而同地猜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是否将举行“会晤”之时,习近平应约与特朗普通话,确认了将进行会晤的议程。这次会面将是观察中美关系的一个重要风向标,而中美关系又已成为当前与未来国际局势演变的最大变量。

2011年美国推出的“亚太再平衡”无疾而终,已经持续一年有余的中美贸易战尚未完全停歇。中美两国关系明显趋于紧张,甚至有全面对抗的架势,“修昔底德陷阱”、“文明冲突论”也甚嚣尘上。

另一方面,中美两国自建交以来,其相互关系维持着一种“斗而不破”的状态。即使短时间内会因为某些意外极端事件陷入低谷,不久之后都会反弹和恢复。从美国在20世纪40年代初抛弃孤立主义参加二战,并与中国深入接触算起,两国打交道已近80年,美国政客与中共打交道也已近80年。不论从这近80年历史来看,还是以中美在全球市场里相互关联的状态来看,即使未来两国关系再有恶化,相信“斗而不破”仍将会是一种长期形势。

2017年习近平访美首次与特朗普见面,两人的合拍令外界感到非常意外(图源:新华社)

1/1

2017年G20汉堡峰会,习近平与特朗普也曾有过一次面对面长谈(图源:Reuters)

2/2

2017年特朗普访华曾经获得隆重接待(图源:Reuters)

3/3

2018年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上,习近平与特朗普也有过一次会晤(图源:AP)

4/4

中美两国的关系,在毛泽东年代就已经奠定(图源: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战火中炼就的“斗而不破”

1784年2月,美国立国尚不足半年,便派遣“中国皇后号”帆船搭有美国贸易代表团与政府官方代表,历时5个月抵达中国广州,然后满载茶叶返回纽约港。这是中美两国历史上首次通商。

20世纪40年代初是中美两国关系的一个分水岭。1941年美国退役陆军航空队教官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率队抵达中国,当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抛弃“孤立主义”,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对当时的中国国民党政府做出援助承诺,中美成为同盟。

这段时间能够作为分水岭的原因在于,美国形成了新的对外战略,与中国开始了深度接触。中国也在这段时间里逐渐形成了独立自主、相对统一的国家政权,两国关系转入一条有着固定逻辑和清晰脉络的轨道。

中国与美国在过去近80年里的相互关系,是从战争开始的。曾经站在同一战线共同对日作战,也曾经相互大打出手。中共1949年建政之前,美国支持中国国民党与中共之间的战争,中共执政后与美国在朝鲜半岛、越南有过两次较量,其中朝鲜战争是中美两国在核武器之外军事力量的一次直接和全面的对抗,确立了两国外交的基本定位和底线。在此之后之后,中美两国关系便逐渐开始了震荡上行的长期走势。

不过不管在哪里时期,中美两国关系中的“斗争”从未消失,朝鲜问题、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香港问题,诸多中国边疆和周边问题背后都有美国的阴影。其间发生过1993年银河号事件、1996年台海危机、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以及2013年南海仲裁案、2018年至2019年的贸易战。

然而正是在这问题不减、危机不断的近80年的时间里,中国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也被普遍视为仅次于美国。中美两国政府已经正式建交41年。2015年,两国互为对方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经贸关系也被视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军事关系被视为“稳定器”,另外在防止核扩散、反对恐怖主义方面双方也有共同利益。

当然,这块“压舱石”在中美贸易战打响后有所松动,但是要说完全消失也不符合实际。近期可见的现象是美国提高针对中国商品关税的政策遭到美国国内多家企业的反对,美国盟友也应者廖廖。未来经贸关系走势还需进一步观察,当然更谈不上中美两国关系的破裂。

在毛泽东作为中共以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几十年时间里,中美经历了直接或间接的战争,也开启了关系正常化的进程。毛泽东在朝鲜战争结束第二年也即1955年就曾表示,“我们要争取和平的环境,时间要尽可能的长”,“如果美国愿意签订一个和平条约,多长的时间都可以”,“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美国”。

1954年到1970年,中国和美国在瑞士日内瓦以及波兰华沙共举行了136次大使级会谈。1971年7月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访华,次年签署了《上海公报》,就“一个中国”问题达成共识。

邓小平作为中国实际最高领导人的时代,中美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进一步奠定了两国关系迅速升温的数十年走势。这其中又不乏对中国原则的坚持,特别是在建立外交关系过程中,在台湾问题上,邓小平曾表示:“我们两国之间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台湾问题”,“解决台湾问题就是两只手,两种方式都不能排除。力争用右手争取和平方式”,但“实在不行,还得用左手,即军事手段。我们在这方面不可能有什么灵活性。要说灵活性,就是我们可以等”。

江泽民在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期间,1999年5月,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中国国内群情激愤,两国关系急剧恶化。江泽民提出“斗而不破”的方针。按照中国官方的解释,“斗”就是和美国的霸权主义做坚决的斗争,这是原则性(问题),但中美关系不能破裂,要千方百计尽最大努力维护中美关系。当年11月,中美达成了关于中国加入WTO的双边协议。

自20世纪40年代初年至2012年,在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作为中共或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约70年时间里,中美两国关系早已走出冰点,相互之间发生过的一系列高风险冲突事件则是一次次的考验,不仅未令其发生逆转,反而更说明了两国之间相互需求与关系的坚韧。

中美“两个离不开”

2012年末与2013年初,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其时中国国力增长态势已然引起美国警惕,从“亚太再平衡”到中美贸易战,形成公开遏制中国的架势。中国方面顶住压力扩建本国岛礁,对关税举措展开有限对等反击,拒绝美方要求太高的贸易方案等等。

双方的“斗争”已然十分明显,但是距离近几十前年直接或间接参战的外交低谷,依然十分遥远。其实,不论是在中国和美国国内,还是在其他国家人们的意识里,中美两国走向全面对峙,甚至发生战争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更何况如今两国都已是庞然大物,各自拥有针对对方的威慑底牌,彻底摊牌将会对双方都造成不可承受的伤害。

不论两国关系如何,彼此都是对方无法忽视和绕开的存在。在当前和未来的国际社会里,中国离不开美国,美国也离不开中国。就以当前意图跳脱和打破两国关系日益密切走势的美国政府为例,因为让各方都受到伤害与威胁,在其国内和国际都正在受到抵制。不仅将国际社会,也将在两个国家内部造成痛苦的撕扯。这也反证了两国关系的坚韧程度,不会因为某个时间里一部分人的意志为转移。

被公认为国际政治学均势理论大师,在中美两国都受到尊重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在2018年11月对外表达自己的看法,“有些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目标必须是中美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他还认为中美避免更大冲突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事实上,我相当乐观地认为它会实现”。

另外,中美两国“不破”的关系,还可从两国元首之间的交往中得见一斑。特朗普上台以后曾经不厌其烦地强调其与习近平之间的友谊。2018年两国贸易战趋于紧张之际,特朗普似乎有些遗憾地猜测“我和跟习主席的友谊可能不复存在了”。

然而在2019年6月7日,G20领导人峰会召开之前,习近平在访问俄罗斯首先称普京(Vladimir Putin)为“我最好的知心朋友”之后,第一次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是“我的朋友”。约两周后,特朗普便主动与习近平通话,双方确认将在G20峰会进行“会晤”。

习近平与特朗普分别是中国和美国的最高领导人,也是两个国家的权威代表。或许这些元首之间所展示的“友谊”更是一种外交礼仪,但是仍然能够看出双方对彼此的慎重态度。这种相处方式,比各自国内鹰派们的好战姿态更接近两国之间真实的外交关系。

整体来看,中美两国已经建交40年,美国政府与中共执政党打交道则接近80年。双方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暂时的问题骤然断绝。毕竟历史上早已有过很多更棘手更具挑战性的事态。双方如果都能够遏制各自国内的麦卡锡主义者,遏制住对外输出革命的冲动,特别是避免两国之间的战争,保持足够的定力与耐心,给彼此更多时间,跳出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文明冲突论”,会是是大概率事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