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外交季:中共高层对当下外部环境的三点研判

+

A

-
2019-06-22 14:26:06
习近平6月份四次外访并非巧合,这些外交动作背后是对中国所处环境变化的反应(图源:新华社)

“在我担任外长十年期间,中国外交所经历的最艰难的时期,莫过于上世纪(注:指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那段时间。那时,国际风云突变,西方各国政府纷纷宣布制裁中国,各种政治势力出于各种目的,也在世界上掀起了阵阵反华浪潮。”中国已故外交部长钱其琛在其回忆录《外交十记》中曾感慨中国外部环境在六四事件后急剧恶化的局面。

当时,中国急于突破西方世界,包括欧共体和七国集团(G7)的封锁,尤其是美国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政府的政治、经济、军事封锁(美国禁止一切与中国政府的高层交往,并启动了“三零一”条款)。面对制裁,中国的确没有屈服。躲在幕后的邓小平警告说,西方一些国家对中国的制裁是不管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打了二十二年仗才建立起来的,是在被封锁、制裁、孤立中成长起来的。

时任美国国务卿贝克(James Addison Baker III)仅仅两年后便在1991年访问中国,事实上突破了对华高层交往禁令。不过,西方制裁之所以会迅速瓦解并不仅仅因为中国当时采取了强硬的外交路线,而在于当时的中国领导层审时度势,准确地估计到了西方阵营内部的互相猜疑。当然,此外,海湾战争的突然发生也为中美关系的缓解、中国外交困境的结束创造了机会。

而今,30年后国际风云变幻,中美贸易战似乎再度让中国面临外部环境的变化。不过,无论外界如何夸大其影响,中国今天所处的外部环境远不如当初那样险恶,而且30年成长的确中国在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时拥有了相当的耐受力。中国外交现实证明,只要对形势判断准确,只要不犯某些“颠覆性的错误”,即便中美关系缓慢恶化,甚至人为地被强制“脱钩”,也不必然会让今天的中国遭遇1989年那样的危机。

大体而言,如同当年毛泽东、邓小平在调整对外关系时所做的形势研判那样,相信今天的中共对外政策决策者对当下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也应该有某些基本的评估判断。而这些基本研判则决定了习近平6月份空前的四次外访等重要外事动作。

从中美关系的角度看,不得不承认,尽管中国与俄罗斯、欧盟、东盟、印度等都有拉近关系,但是中美关系仍然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中美贸易战让中国开始重新思考中美关系的定位。相较于寄希望与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发展“新型大国关系”,中国目前很难再抱这种期待。进一步讲,中美再难恢复到往日不温不火的磕磕绊绊,而可能出现越来越多的硬性对抗。习近平本人可能仍然会比较积极地回应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的谈判建议,但已很难对后者抱有信心。总之,他不会对特朗普抱有过高期待,甚至已做好最坏的准备。在很多人看来,大阪G20峰会习特会预期不会那么乐观。

从中国国内因素看,中国整体实力(质量和数量上)均与美国有相当差距,这一点必须清醒认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不堪一击。1989年以来的30年,中国国内经济已经从“原始资本积累”升级至冲击全球产业链顶端的阶段。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持续放缓周期,社会矛盾重重,如果加上贸易战的冲击,中短期内的困难是必然的,但是这还不足以削弱中共的权威基础。中共依旧牢牢地掌握着政权,并且依然拥有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和绝对统一的官方意志。

最后,重新回到美国之外的外部环境上,世界格局整体上看是对中国有利的。中国当下没有受到1989年那种程度的国际“围剿”,外部环境要较之当年好得多,所以对于特朗普及其盟友的动作不必惊慌失措。

当时,“世界上掀起阵阵反华浪潮。从1989年6月5日至7月15日,短短的一个多月里,美国、日本、欧共体和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相继发表声明,中止与中国领导层的互访,停止向中国军售和商业性武器出口,推迟国际金融机构向中国提供新的贷款。”今天,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和知识产权封杀或许更为致命,但这本身在西方世界“执行”得并不同步。比如在关键的华为5G技术领域,英国市场率先被攻破,宣告特朗普政府计划的失灵。

此外,中国政府还会判断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体系内,中国的“普惠”计划将会受到最多的响应,这是“打击”美国的有力武器。当然,中国政府已经在做“一带一路”,而只要中国做得越多,世界会越发意识到离开美国也许会让生活变得更好。而美国,要么对这些充满不屑一顾,要么更多则会不断地表达出讽刺,现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已经宣泄了太多此类情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