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圣诗被禁 中共审查机关成惊弓之鸟

+

A

-

香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持续发酵,并成为中国内地敏感议题,连带社运名曲《皇后大道东》都再被禁。另有示威者在游行期间,歌唱基督教圣诗《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哈利路亚赞美主),以谐谑方式抗议并“净化”警察,结果圣诗同样在大陆QQ音乐平台上“消失”。

香港就反修例爆发多次游行冲突(图源:AFP)

《皇后大道东》再成禁曲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之所以成禁曲,也不用想得太复杂,其实就和《皇后大道东》再度被禁的情形类似。内地官方封锁百万人大游行的消息,连对反修例争议也鲜有报道,一概封杀相关资讯和讨论,结果墙内民众如果同情反修例人士,唯有踩进灰色地带,迂回曲折地予以支持,确实中国社交平台微博上零星可见凭歌寄意的帖子,《皇后大道东》下架一事也成为搜寻字眼。

不过如果细心观察,两曲的封禁程度其实并不相同,《皇后大道东》在各大主要音乐平台都下了架,《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却似乎只在内地QQ音乐平台下架,其他音乐平台则以版权问题为由,不予线上播放,未知是否与反修例风波有关。尽管如此,审查机关的手伸得如此之远,除去再度封禁《皇后大道东》,连圣诗都未能幸免于难,确实令人诧异。

封锁程度大

内地民众在资讯重重封锁下,对反修例风波的兴趣根本不大,即使有意见,大多数都倾向于支持港府修例,审查机关却成了惊弓之鸟,如临大敌般“有杀错无放过”,封锁程度大,正反意见提都不能提,实在令人有“杀鸡焉用牛刀”的感觉。尤其是《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传诵背景太特殊,连香港人都不一定知道其流行原因,审查机关却将之与《皇后大道东》相提并论,实在令人啧啧称奇。

事实是不论是社运名曲,抑或是基督教圣诗,两首歌到底在大陆有多大知名度,根本是个谜,官方“一刀切”封禁又留有缺口,反而更加引来墙外传媒争相报道,以及墙内民众的好奇心,成为供冷嘲热讽的笑料,与原来的禁言目标背道而驰。大陆常说干部有“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问题,禁曲事件正好作为范例,僵化审查操作不问情由,不分层次,总之就宁枉无纵,结果不但弄巧反拙,而且惹来不必要的揣测,招来风言风语牵扯到中共收紧对港政策。

审查涉港消息

另一方面,外界须留意到,《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这样一宗风波“花边”也会引起官方注意,圣诗成为审查机关的封禁对象,从中可知道内地对于涉港消息,单是通过“防火墙”就能截获最前线的情报,时差也顶多以一两日计。

现在已不是“八百里加急”的时代,中共有即时情报,并对当前形势作出判断。从过去两周的情况可见,一边是中共指导港府“暂缓”修例,化解民愤,另一边是审查机关继续封锁消息,严防香港示威浪潮蔓延至内地。姑勿论如此紧张提防是否有必要,上述情况隐约反映,中共自有其直接消息来源和判断根据,差别只在于是否有必要“微观管理”,事事过问,而这一点值得港府和驻港机关深思。

香港反修例相关稿件:
炒作《逃犯条例》修订 港独声称G20赴日示威
港人赴台湾总统府陈情 盼蔡英文粤语声援反修例
修例风波背后 香港究竟发生了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赵观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