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半年的中央惩罚 安徽是否有下一个“秦岭别墅案”

+

A

-
2019-06-26 01:10:40

北京时间6月21日,安徽、天津、河南三个地召开了一场特殊的扩大会议,根据各地官方通稿显示,这三次会议都在“传达学习一份中央通报”。在中国的政坛动态中,上一次出现各省份纷纷学“中央通报”的背景还是2018年掀动陕西官场的秦岭别墅案。而此次三地学习的“中央通报”却是指向安徽阜阳政坛。

众所周知,秦岭违建别墅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批示7次而得不到拆除,进而在中央的雷霆之怒下对陕西官场进行了一场清理,而如今三地开会齐齐指向的阜阳又是为何步入秦岭的后尘?

2020年迎来中共脱贫时间红线,但基层普遍存在数字脱贫、形式主义扶贫问题,这是2019年4月习近平考察重庆意有所指的问题(图源:新华社)

2018年10月18日至11月30日,中共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巡视安徽脱贫攻坚后反馈:安徽脱贫攻坚主体责任担当有欠缺,“省负总责”存在薄弱环节,……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比较突出。随后,安徽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邓向阳即到阜阳阜南县召开座谈会,称要反思查摆扶贫领域存在的“刷白墙”等问题。3月,安徽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印发《2019年农村危房改造实施方案》。方案中提到这么一句话:要严格农村危房改造管理,禁止单纯将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用于房屋粉刷、装饰等与提升住房安全性无关的用途,坚决制止单纯的“刷白墙”现象。

事实上,类似安徽阜阳“刷白墙”的形式主义扶贫在基层并不罕见,此前,就有舆论称中共的扶贫规划过于理想,落实到基层问题重重。要么是扶贫不到位,要么是官员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大搞形式主义,浪费了扶贫资金但民众并未享受到扶贫带来的实质性改变。这样的基层扶贫现象被称之为中共扶贫工程的“水分”。

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遍案例却在中共中央层面引起警惕,进而引来安徽政坛一则非常规的人事变动。6月11日,安徽省副省长杨光荣接替李平担任阜阳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其一到任便赴“刷白墙”事发地阜南县强调吸取教训,制定整改清单。而在6月21日安徽四套领导班子出席的上述所称的会议,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措辞极为严厉地称:要坚持从政治上来看待,突出“以案示警”,并称“刷白墙”事件严重背离了“两个维护”,损害党群干群关系……

一个在基层普遍且长期存在的形式主义问题为何遭到如此聚焦,而这个地级市又为何被作为典型在全党范围内通报批评?

前文所述,形式主义在中共的历史上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到习时代也不例外,如前文所述的秦岭别墅案,但此次的阜阳“刷白墙”事件又不太一样。精准扶贫是习近平极为重视的一项民生工程,中共投入巨大的财力、物力推进这个“一号工程”,并将之列入中共三步走战略,并立下“军令状”脱贫时间节点即是2020年。虽然按照中国当前贫困人口的脱贫速度,在时间红线前完成任务仍是大概率事件。但如果扶贫官员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动力不足、弄虚作假、贪腐等现象无疑将影响整个扶贫进程及结果,而这对中共来说显然是不能容忍的。

 2019年4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重庆进行了一项扶贫考察,当时其意有所指的称“不怕路远,哪怕一天只看一个点,也要看到真贫。只有看到中国贫困的真实状况,我们才能作出正确的决策。” 当时即有分析认为习正是在脱贫时间红线之前一探扶贫的真实情况,警示形式扶贫、数字扶贫等问题,以确保如期交出一份经得起考验的脱贫答卷。可见,将安徽阜阳的“刷白墙”事件列为典型,一方面是触犯了中共定下的“百年大计”,另一方面,严惩“刷白墙”也是对基层普遍存在的形式主义扶贫警示、整改的良好时机。

此外,安徽阜阳遭通报的时间刚好是在中共推行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发力阶段。中共极为重视这次活动,指示将在6月至8月在全党范围内推行这项活动。此前多维新闻分析中共的此次教育活动实则为习时代的第四次党内“整风”运动,针对中共党内存在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进行一次大整治,并要求要“以案示警、以案为戒、以案促改”,料在中共推行这项理论性较强的教育活动中,安徽阜阳的“刷白墙”事件将是一个生动的案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