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折戟 中国“左派”反应过度了吗

+

A

-
2019-06-26 19:17:05

近几日,备受关注的中国电影行业再生“变故”。

一部反映20世纪30年代中国军队反击日本侵略的电影《八佰》(“佰”字为“百”字的大写样式),在6月15日于上海因“技术原因”被取消之后,又在6月26日被撤暑期档。

同一时间被撤档的还有《少年的你》,另一部《扫毒2天地对决》则提前14天上映。连番变动被认为背后存在中国官方的干涉。尤其是《八佰》这部影片,已经吸引了很多方面的注意和纷争。

影片取材于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史称“八百壮士”的中国国民党指挥下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三战区88师524团一个加强营,坚守位于上海的外国公共租界外部四行仓库以阻击日军,并为国军主力撤退争取时间的故事。

中国抗日战争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图源:VCG)

该片原定于7月5日在中国上映,曾被宣传为“国庆献礼”,也被认为能够展现不多见的中国抗日正面战场历史,有助于统战台湾国民党和两岸统一。

不过这部片子却引起了很大争议,因为在另外一部分人看来,这部片子存在“大问题”。

早在2019年1月23日,《八佰》导演管虎发表了一条标注地点在北京的个人微博,以比较尊敬的口气称“1937年,全线溃退情况下、下令留守上海四行仓库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军第88师师长孙元良之子——秦汉先生!”文后还加了一个抱拳的图标。配图是管虎与秦汉的有所美化的合照,其中秦汉坐在红色沙发上,管虎在他身后俯身趴在沙发靠背上。

当时这条微博并未引起多少注意。不过在影片临近上映,片方展开铺天盖地的宣传的4月、5月份、6月份,该微博又被翻了出来。

一条发布于6月2日获得3,000多次点赞的评论称,“孙元良一个驻守南京最高长官,在日本侵入南京前,只会听戏嫖娼,战争一打丢弃所有指挥躲进窑子,并成功逃脱,人送外号‘飞将军’,就是特别能跑的将军,堪比晚清跑将叶志超,最大优点敛财、招妓、逃跑,就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名将,也能成为英雄,他自己晚年都不敢提。”

孙元良很快成为舆论焦点,对孙元良的起底和批判一直持续至今。中国官方学术单位中国历史研究院在6月25日发表文章《孙元良缘何引争议》,搜集整理了诸多历史资料,还原了历史上的孙元良,并指“拨开历史的迷雾,发现事实的真相,让英雄的崇高和败类的无耻都大白于天下,曝光于世人眼前,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夙愿”。

围绕电影《八佰》的批评也引起了争议。这主要集中在6月9日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在北京举办的“电影创作倾向问题学术研讨会”。该研讨会所针对的即是《八佰》这部电影。17位出席者被认为都是中国“左派”人士,包括《文艺报》原主编郑伯家、空军原中校郭松民、民间意见领袖司马南等。

报道称,“与会同志一致认为,把《八佰》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片,在国庆节普遍放映,是很不适宜的”,“不应该那样热烈地渲染国民党青天白日旗的‘庄严’和‘神圣’”。

会中还有人举出一些“乱象”和“问题”的例子称,“有的用正剧、英雄史诗的范式表现国民党军的抗战,用‘神剧’、闹剧的范式表现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战”,“如果任其泛滥,必将剥夺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全部历史依据”,“必须重提文艺家要改造世界观的问题”。

其实,对于当年400多位国民党官兵抗日之举,中国官方也给予了认可。官媒新华网在2018年12月曾有文章《谢晋元等“八百壮士”:孤军血战四行》。此次“左派”人士聚集的“研讨会”也首先承认了这一点。不过,其对于《八佰》电影的负面论定却可能导致了反效果。该电影在一个月内连遭两次“事故”,可能都与此有关。

有观点认为:中国“左派”反应过度,上纲上线;相关管理部门“宁左勿右”,一撤了之。结果是对中国稍有起色的电影产业造成的打击与压制,也令外界强化了对中国政治的负面印象。

以实事求是的视角来看,在中国,文艺创作的重要性正在越发凸显,但是禁不住欲加之罪的联想与推敲,尤其扮演应有的角色还是需要尽量包容百花齐放的局面。

可能中国电影产业还是太弱小,偶尔出现的一部较高质量创作的影片很容易受到过多关注,引起过多影响。另一方面,中国仍然没有探索出恰当和成熟的规范、引导模式,与美国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