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军”入主中部战区 解放军晋衔战打响

+

A

-
2018年夏季,习近平打破惯例未晋升上将,今次上将是否依然难产呢(图源:新华社)

6月底,中国军方披露消息称,解放军火箭军、陆军于近期举行了中将、少将军衔晋升仪式。相关画面更显示,多名战区级高级将领职务出现调整。分析人士称,鉴于2019年正值中共建政整数年份,中国军方料有系列展示军事实力的动作,包括十年一度的大阅兵等;另外,鉴于2018年解放军打破多年惯例未晋升一名上将,料未来“八一”解放军建军节前后势必要“增补”上将员额。

“东南军”朱生岭入京

北京时间6月29日,江苏东台市官方微信公众号“你好东台”和“幸福东台”披露,原武警部队政委朱生岭中将已于2019年4月调任中部战区政委一职,从而验证了多维新闻早前的判断。

早在今年5月初,时任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政委的安兆庆空军中将蹊跷地“以老代新”(安兆庆生于1957年5月,较被接替、1957年11月出生的朱生岭还要年长半岁),多维新闻当时刊发文章认为这绝对并非一般意义的新陈代谢,而是意味着“东南军”出身的朱生岭更进一步的信号。

事实上,原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早在岁末年初便被认为已经到龄退役,当时中部战区司令员乙晓光独自出席了一些重要场合。如今,朱生岭去向终于坐实,而殷方龙退役亦由此确定。

中部战区以拱卫北京为主要任务,拥有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陆军集团军部队,甚至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层面保留了战区海军指挥系统,可谓地位冲要。朱生岭此次调任中部战区,意味着当下中部战区军政主官被“东南军”牢牢掌握。

公开资料显示,朱生岭早年多在南京军区31集团军、上海警备区服役,军改后先任国防动员部政委,两年后即以武警部队政委身份跻身正大战区。如今,朱生岭为军方为数不多的十九届中央委员,1月3日曾在《人民日报》发文《众志成城打赢脱贫攻坚战》响应中央。此次调任中部战区政委是朱生岭的第二个正大战区职务。截至今夏,朱生岭担任正大战区将领两年,晋升中将则仅3年。

朱生岭调任、安兆庆履新,意味着这番正大战区将领可能仍有调整。这其中包括目前装备发展部政委的空缺等。早前港媒消息称,安兆庆的调动将诱发新一轮军委装备发展部、战略支援部队主官的连锁调动。

此外,2019年料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宋普选、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也有到龄退位让贤的可能。

军衔晋升提前打响

伴随朱生岭等将领的职务调整,解放军夏季例行军衔晋升也率先在陆军、火箭军系统开始。 

最早曝光的是6月22日火箭军举行晋升将官军衔仪式。当时,消息称,火箭军参谋长李军、政治工作部主任程坚2人晋升中将,8人晋升为少将或者专业技术少将。

随后,《人民陆军》披露6月25日,解放军陆军举行军衔晋升仪式,张明才(陆军副司令员)、秦树桐(陆军政工部主任)、张践(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徐德清(西部战区陆军政委)、范承才(中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张学杰(西藏军军区政委)等6人晋升中将,25人晋升少将或者专业技术少将。该消息还同时披露,原八十一集团军军长黄铭,原七十九集团军政委余永洪已经升任陆军纪委书记,从而双双进入副大战区行列。

纵贯此次中将晋升,8人均为60后,李军和程坚均为1963年出生,张明才(1965年)、秦树桐(1963年)、张践(1963年)、徐德清(1963年)、范承才(1964年)、张学杰(1962年),显示60后已经成为现役中将的主力队伍。目前,五大战区10名军政主官中,仅北区战区陆军司令员王印芳、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徐起零两人为少将军衔。

目前,解放军例行军衔晋升大幕已经开启,料未来数周将是相关信息披露的密集期。当然,最重要的压轴大戏当在每年北戴河会议前夕(即7月末)的上将军衔晋升仪式。上将军衔的基准级别为正大战区,为解放军最高军衔。进入21世纪,中国解放军曾经逐渐形成了两年(单数年)晋升一次上将的传统,但是从2007年开始改为一年一次,然而2018年在万众期待,中共最高领导人罕见没有晋升上将,引起各方猜疑。事实上,即使暂缓一年,至今解放军高级将领中符合上将晋升不成文条件的也仅有空军司令员丁来杭等人而已。

相关新闻:
“南海虎将”受瞩 中国海警三大海区主官亮相[图]
中国军队高层调整陆续揭晓 朱生岭任中部战区政委
军委悉数露面 习近平会见空军代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