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谈判结果揭蛊 美国鹰派被指成“最大输家”

+

A

-
2019-07-02 02:01:48

2019年日本大阪G20首脑峰会已经落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会晤时就两国贸易纷争所达成的诸多新共识,正在迅速变现。

关键事项包括中美重启贸易谈判,部分允许美国企业向华为供货,美方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关税,中国将进口更多美国农产品。G20峰会后中国发改委和商务部立即出台新政策放宽外资准入,可能也在中美元首会晤的谈判共识之内。

可见在本次“习特会”里,中美两方互有让步,而哪一方让步更多、具体让步细节里却有大有乾坤。以目前外界观察来看,至少美国“鹰派”的主张遭受受挫,甚至可能沦为了“输家”。

  • 习近平与特朗普的会晤往往会出现提振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图源:Reuters)
  • 近期美国“鹰派”接连受挫(图源:AP)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评论指称,中国在这场会谈中得到几乎想要的所有东西,是这场战役的赢家毋庸置疑。“至于最大输家,无疑是特朗普政府与国会的对中鹰派。”

该报还分析称,“许多(鹰派官员)担忧中国影响力日益扩大,对美国经济与国家安全带来挑战的政府官员很难满意这样的结果,这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

这从“习特会”后美国鹰派的反应也能得见一斑。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与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的卢比奥(Sen. Marco Rubio)都表达了不满。

舒默发布推文称,“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你(特朗普)为什么要再次向中国退让?华为是我们能够让中国公平贸易的少数有效杠杆之一,这会极大削弱我们改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能力。”卢比奥则扬言将通过立法恢复对华为的禁令。

其实,特朗普外交姿态的降低此前已有端倪。

6月20日,伊朗击落一架美军RQ-4“全球鹰”无人机。据《纽约时报》报道,白宫作战室里军方、情报、外交等相关部门议定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但是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叫停了行动。

事后特朗普还称,“我有两队人,有鸽派也有鹰派。约翰·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绝对是鹰派,如果由他来来决定,他会同时挑战整个世界。”

特朗普此时抛出博尔顿而且似乎有意与其划清界限的做法,很有可能代表了其在宣布竞选美国下任总统之后外交姿态的调整。分析多认为,不论是发动对伊朗战争,还是升级中美贸易战,都将导致不可控的局面,对特朗普自身选情造成较大伤害是大概率事件。

西方政界习惯用“鹰派”“鸽派”的视角观察政治动向。特朗普上任后,提拔了数量众多被视为鹰派的人士进入白宫,鹰派势头明显压过鸽派。然而,美国鹰派主张往往比较激进,容易走得太远,过于偏离外交主航道。特朗普与前智囊班农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最终分道扬镳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对鹰派进行适当控制,也符合特朗普在大选前稳定外交成果的需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