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暴力“劫持”香港 反修例事件应适可而止

+

A

-

当地时间7月1日,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运动持续并进一步激化,大批示威者包围并冲击立法会,部分示威者更用铁马、铁枝等物品撞击立法会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在冲击下,试图劝阻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的泛民议员梁耀忠受伤。

似乎难以想象,一个月前仍游人如织、幻彩香江的国际都市在短短一个月内的三次示威游行活动中变得满地狼藉、充满偏激与暴力。更荒诞的是,当初鼓噪百万游行守护香港法律的部分人士现如今正成为破坏香港法制最积极的分子,在港府的连连退步中,他们选择了更刺激的方式,试图通过暴力“劫持”香港,但并未想清楚这将把香港带向哪里。

香港反修例事件延烧至2019年的七一游行,当日白天发生了暴力袭击立法会事件(图源:Reuters)

1/4

当地时间7月1日,部分激进人士暴力袭击香港立法会,其中泛民议员梁耀忠在劝阻暴力行为时受伤(图源:Reuters)

2/4

一再释缓和信号的林郑月娥在香港特区22周年祝酒会上称将改变执政风格,更多倾听年轻人心声,但七一游行继续打出“林郑下台”(图源:Reuters)

3/3

6月30日,包括香港演艺界梁家辉、钟镇涛在内的大批香港身穿白衫或蓝衫,现身集会支撑香港警员执法(图源:Getty)

4/4
上一张 下一张

在整个反修例事件中,港府、民阵、游行队伍在整个事件中的态度随着局势的发展不断进行调整,但形成对比的是,港府的态度逐渐软化,而民阵的态度愈发强硬。官方的让步并没有换来局势的和缓与有效的沟通,反而被“暴力”再次加持运用到内部撕裂。

当然,必须要澄清的是,关于此次暴力冲击立法会的行为并不能将之与前两次的示威游行划等号。在大部分的香港市民那里,参与“反修例”游行可能夹杂着对大陆法律的担忧质疑,对港府施政的不满,以及对香港社会民生的抱怨,但绝不希望将香港变为一个社会秩序受到冲击、内部情绪遭到撕裂、国际形象面临受损的境况。可也不能否认,这其中有一部分人士从始至终都抱持偏激的思维。如果稍稍回忆过往的两次反修例游行就可知,正是这些极端的暴力人士违反了对和平方式的承诺,使用激进手段使得香港滑入混乱的困局。

6日9日,一场参与者过百万的游行队伍打着“和平示威”的旗号向港府声讨,但当削尖的铁枝、砖头投掷向维持秩序的警员造成70余人受伤,而后遭到胡椒喷雾、催泪弹的回击时,“和平示威”已经演变为“警民冲突”,而在林郑宣布无限期暂停修订《逃犯条例》后他们不再冲击立法会的承诺也在随后丢弃,直至演变为7月1日对立法会的暴力袭击,乃至不顾及泛民议员的劝阻,诉诸暴力。

如此行径,完全不顾及香港市民的真实心声,轻率将局势恶化,使得几百万香港市民陷入情绪迷茫。根据报道,短短一个月,香港收到因政治议题或社会气氛而求医的人数倍增,其中多为30岁或以下年青人。暴力异化社会矛盾,激化官民情绪,利用年轻人的热血去做牺牲,而全然不顾香港社会的承受力。试问,如此没有责任意识与反省精神的诉求除了给香港带来破坏还能建立什么,即使他们冲入立法会大楼之后又如何?受伤的不是他们,而是香港人的和平,丧失的是香港人的理性形象。

令各界痛心的是,这次袭击立法会的行为做了一个错误的引导与示范,认为为了所谓的“正义”就可以不择手段的公然践踏现有的法理,牺牲共有的资源与秩序,这是要把香港带到弯路上去。我们反思,暴力给香港带来的是什么,而被裹挟着走又会将香港带到哪里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