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仁国利用茅台政治攀附 矛头指向中共军方高官

+

A

-
2019-07-01 20:56:43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罪一案,于6月27日由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此前通报,袁仁国涉嫌的罪名中首当其冲的一条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袁仁国利用茅台酒大搞政治攀附,攀附了哪些官员?在该通报中并未详细赘述,但梳理公开报道可见,炙手可热的茅台酒经销权早已乱象层出,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而其背后腐败内幕也牵涉到了诸多高官员。

茅台酒深陷中国腐败丑闻,因此,茅台镇的神秘面貌也引发了外界关注,据称,茅台镇大大小小的酒厂多达数百家(图源:VCG)

综合媒体7月2日报道,在一些被查的官员中,有的直接参与茅台酒经营权的交易,有的与茅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全国判决文书网上,就有一起新疆乌鲁木齐涉及茅台经销权的案件。

2018年11月该市屯河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有军方高官参与茅台经销权交易。

在这份刑事判决书中,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春节期间,被告单位新疆新瑞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瑞石化公司)为感谢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XX政委田某(另案处理)在该公司取得茅台酒特约经销商资格中提供帮助,由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慧莹以春节拜年的名义将茅台酒30箱(50年的茅台酒4箱、30年的茅台酒6箱、15年的茅台酒20箱)送至田某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闲置的房屋内。经鉴定,涉案物品价值1,064,82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

另查明,自2011年始,新瑞石化公司取得茅台酒特约经销商资格,所购茅台酒用于公司商务接待。

且查明,田某与被告人王慧莹于1985年因同在兰州军区服役,属上下级关系进而熟识。

法院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单位人新瑞石化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罚金20万元人民币;被告人王慧莹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扣押的涉案茅台酒予以没收。

经查对资料,判决书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XX政委田某,正是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委的田修思。其仕途从新疆省军区起步,在兰州军区工作多年,与郭伯雄多有交集。田修思已于2016年7月落马,系十八大后首位落马的大军区级正职将领。

2019年4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贵州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被查的消息。王晓光与茅台关系匪浅,甚至还开有三家茅台专卖店。要知道,茅台专卖店可不是轻易能开的。

据廉政瞭望报道,王晓光爱喝酒,且只喝年份茅台。他每个月能收集到约50瓶好酒。加上有求于他的人送酒上门,他家的名酒堆积如山。他利用职务影响,给相关机构与企业打招呼,办了四张酒类专卖证书,在贵阳开了四家名酒专卖店,交给家人打理。王晓光的无本生意就此做了起来,自己负责“货源”,由家人进行销售。

贵州原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王三运落马后,作为曾经的秘书王晓光开始惶惶不可终日。在他落马前的半年内,他老婆将家中上百瓶名贵白酒倒入下水道。据估计,这段时间王晓光夫妇倒掉的白酒价值数十万元人民币。

2016年4月,中纪委通报:贵州省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孔令中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其中有举报称,孔令中还为自己的女儿、亲家办理了某高档酒特许经营专卖店,酒后曾说“一家专卖店就能够把所有收入洗白”。

王三运曾任贵州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6年(1995年10月至2001年7月),对茅台可谓感情深厚。据其同事介绍,王三运“特别爱喝茅台酒,酒量也大,从贵州训练出来的嘛。他喝完酒就放声高歌,是个麦霸”。”

王三运为茅台酒做宣传不遗余力。1998年,茅台集团在贵阳举行某签字仪式,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王三运出席了签字仪式。多年后,茅台集团在安徽开经销商联谊会时,作为安徽省委副书记的王三运又在合肥接待了贵州赴会领导。

王三运于2017年7月1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上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外界对茅台经销权趋之若鹜的情形下,中共官场也曾因此闹出“笑话”。

据2018年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判决显示,高中文化的谭某某竟然骗过茅台集团高层领导。

法院查明,2017年11月,被告人谭泽中伪造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内容为:“茅台酒集团公司: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长、现中央国务院政策顾问李某同志前来你公司调研,请予接待。”并在该文件上伪造了李某签字,内容为:“请袁仁国董事长以经销商方式批准谭某同志主持的联合国会议业务礼品用酒每年10吨为感。”

之后被告人谭泽中持上述文件及编造的“联合国军事合作统一管理组委会宣言”、“世界华人联合总会关于联合国主权国代表北京会议餐饮酒、业务礼品用酒的报告”、“世界华人联合总会授权书”、王某的签字、登记证等材料前往贵州茅台酒厂销售公司,申请购买贵州茅台酒及开设贵州茅台酒专卖店。

2017年12月,茅台集团领导见上述材料后,签字批准了贵州茅台酒10件(6瓶装,999元人民币每瓶)给谭泽中,谭泽中随即转卖获利3.5万元人民币。

江西省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的一份判决显示,2011年9月19日,被害人肖某为了能办理飞天茅台酒的经销权,通过朋友找到杨某帮忙。杨某自称能通过关系帮肖某办理好贵州飞天茅台酒抚州经销权,先后多次以办理经销权需要手续费、差旅费、招待费及帮肖某购买海关罚没高档车来撑门面等为由,共骗取肖某人民币118万元。

茅台酒经销商乱象,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腐败乱象层出,与茅台的体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1998年,42岁的袁仁国成为茅台酒国的掌门人。当年茅台酒的销售任务是2,000吨,但到7月份却只售出了700吨。

袁仁国为改变困境,在全厂招聘营销人员,自己和销售奔赴全国销售一线。从那时起,由集团3号人物茅台股份总经理乔洪牵头打造的由600家区域经销商、600家专卖店构成的全国销售网逐渐建立起来。

此后,茅台酒供不应求。

在袁仁国任职期间,茅台酒的终端零售价节节攀升。

2001年茅台在A股上市时,出厂价218元人民币,市场零售价260元人民币左右,2018年公司要求终端价为1,499元人民币/瓶,但往往一酒难求(甚至出现一些经销商囤货现象),加价上千元成为常态,消费者买到酒的成本差不多要2,500元人民币。

茅台酒实行的是经销商认证制,近年来茅台酒价格飞涨,供不应求,让茅台酒经销权更是炙手可热。一旦有经销商资格,获得产品配额,便能轻松收获每吨百万元以上的纯利润。

据《证券时报》报道,目前53度飞天茅台的出厂价为969元人民币,零售价格已经逼近2,000元人民币。有媒体测算,经销商每卖一吨茅台酒,利润可以达到112.57万元人民币。

茅台经销权作为稀缺资源,已成为各方谋利的工具。拥有“茅台酒经销权”话事权者便成为围猎对象。

据《华夏时报》报道,全国曾发生多起以“有关系可以办茅台酒经销权”为名义的诈骗案,受害者多被骗上百万元人民币。

茅台腐败乱象相关新闻:
中共贵州省警示大会:茅台袁仁国所涉问题相当严重
国酒成腐败温床 茅台祭出史上最严新规
中国最火股东大会正在进行时 贵州茅台一度涨超3%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施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