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首次自我政治角色定位 “礼仪式外交”有悬念

+

A

-
2019-07-02 02:31:47
 
“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见面就算熟人了。13年时间,你变得成熟了,我变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

在中共建党98周年当天,北京时间2019年7月1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到访的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 ),期间王岐山的自我政治角色定位引发外界极大关注。

2019年7月1日,王岐山(右)会见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 (图源:新华社)

1/5

2019年6月24日,王岐山(左二)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集体会见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落实协调人会议非方代表团团长(图源:新华社)

2/5

2019年6月19日,王岐山(右)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埃及议长阿里,埃及是在2016年就宣布加入一带一路经济合作的非洲国家(图源:新华社)

3/5

2019年6月14日至15日,王岐山出席第六届中国-俄罗斯博览会(图源:新华社)

4/5

2019年 6月14日至15日,王岐山(右)在哈尔滨出席第六届中国-俄罗斯博览会和第二届中俄地方合作论坛开幕式,并会见来华参加上述活动的俄罗斯副总理阿基莫夫(图源:新华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埃布拉德应中国外长王毅邀请6月30日抵达北京访华3天,7月1日会见王岐山,这是二人的第二次会面。2006年6月,时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曾在访问美国和墨西哥的行程中,曾经与刚当选墨西哥城市长的埃布拉德会有过一次会面。所以二人相见时的对话从13年前的第一次会面说起。王岐山说:“13年前我当北京市长时,你是候任的、当选的墨西哥城市长。昨天我还真把咱们的讲话、谈话找出来看看。”

王岐山和埃布拉德用“熟人、亲爱的朋友”互相称呼。在会谈过程中,王岐山出人意料地阐述自己的政治角色定位——“礼仪性外交”。在此之前,外界已经对他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之后,其政治角色到底如何进行过各种解读。

自从在2017年10月的十九大上遵循中共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潜规则退出常委序列、又在2018年3月中国全国两会上打破常规,以70岁高龄且卸任一切党务身份(非政治局委员、非中央委员)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开始,王岐山会在中共政治架构中扮演什么角色就成为外界议论的热点话题。

王岐山之所以被外界如此关注,是因为其在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担任中纪委书记的五年之间,以雷霆手段在中共党内开展反腐,期间虽然险象环生但是终究成功以反腐开局为习近平的改革扫清了障碍。“礼仪性外交”是王岐山2018年3月开始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之后,首次公开对外阐述自己的政治角色定位。

从2018年3月至今,每当中美贸易战谈判陷入僵局,坊间就会有让王岐山出马领衔中方对美谈判的呼声或者传闻。就在今年5月中美贸易谈判再一次进展不利时,再有传闻称,中共高层曾有计划让王岐山接替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担任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但是遭到美国的拒绝。 无论这种传闻真假,均显示出外界对于王岐山能在中共政坛发挥更有影响力的期待。

而王岐山自我定位为“礼仪性外交”,可能确实如此,毕竟近一年多来,重返政坛的王岐山一反此前的“先锋”形象,低调地按部就班扮演中国国家副主席这个带有礼节礼仪性事务的传统职务。2018年8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曾经报道,王岐山在当年5月会见美国商业人士的时候,否认了自己是“打理中美关系的负责人”,称自己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工作是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但是也不排除上述表达是王岐山会见“熟人”时的中国式客套,因为身为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唯一一位对外公开的委员(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组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副组长),王岐山被认为是中国外交决策机构的“第三人”。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王岐山在中国外交中扮演重要角色,中美贸易战谈判遭遇挫折期间,王岐山有“帮忙寻找贸易战的出路”,但一直保持低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张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