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今年北戴河会议谈什么 或有五大议程设置

+

A

-

整个2019年的中国政治都围绕在中美贸易战这个大命题下展开。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接连外访,疏通外交“堰塞湖”;内部中国总理李克强推动改革,希望在外部风险加剧的前提下增强自身定力,稳定经济。

尽管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每月都有一次政治局会议,但是进入夏季之后,中共党内更大范围的务虚会议——北戴河会议,将会正式提上日程。在这个为期两周的务虚会议中,中共在任、卸任的高层,将会围绕哪些话题展开“非正式讨论”,将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由于北戴河会议为中共党内的务虚会议,有中共卸任、在任高层参与,透明度不高,一直被认为具有神秘色彩,因此每年的北戴河会议会讨论什么都会成为外界猜测的焦点(图源:VCG)

1/4

进行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已经成为如今中共应对外部挑战的一个最大变数(图源:新华社)

2/4

香港反修例事件持续升级,牵扯出香港存在的种种问题,在香港回归22周年之际,中国中央层面或会在此节点考虑对香港政策路线进行调整(图源:Reuters)

3/4

作为政治议题中最为关键的“人事”讨论,此项议题料不会缺席2019年的北戴河议程(图源:AFP)

4/4
上一张 下一张

从当下中国内外部局势而言,中美关系的不稳定性仍然是最大的变数。内部包括经济下滑,香港反修例事件引发的种种游行示威都构成今天中国政府的严峻挑战。因此,从总体上看,“防范化解内外部重大风险”仍然将是2019年北戴河会议重点讨论议程。

更加具体的推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摆在中共决策层案头的重大议题将有5个,这也将是北戴河上与会高层“非正式讨论”的焦点。

第一,是已经持续了一年有余的中美贸易摩擦。在刚刚过去的G20峰会上,习特会再度上演。两国领袖同意中美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美方表示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关税。两国经贸团队将就具体问题进行讨论。

特朗普在会后表示,与习近平的会晤“非常棒”,“我们与习近平有很好的会晤,我会说非常棒”。他表示,双方在经贸谈判上已重回轨道。尽管消息似乎正在向所有人都期盼的轨道上回归。但事实上,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仍然让这种“回归”蒙上一层面纱。

而且,此次中美贸易摩擦让在过去十年多次研判过的“大国崛起”议题成为现实。无论中美两国关系如何修复,都势必难以回到从前。因此,如何为未来中美关系演进画好路线图,准备好各种可能性的预判,中共必然需要全方位研判。

第二个议题也有可能与中国国内经济有关。因为贸易战的原因,中国经济短时间内的确遇到了种种挑战。

改革往何处去?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种种改革措施能否落地?“硬骨头”究竟能否啃下来,中国经济能不能在内外问题频现的情况下实现“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19是关键年。

第三个有可能在北戴河被与会人士频繁谈起的或是香港议题。整个六月,香港反修例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显然已经开始困扰中共高层。如何化解,能不能借此成为对于香港政策调整的节点?关心此议题的分析人士或可在7月底至8月有一个观察窗口期。

第四个可能也是正在被外界忽略,实则至关重要的话题是人事议题。实际上每年北戴河,尤其历届中共党代会前的北戴河会议,最重要的议题都是人事议题。尽管今年并非中共党内“政治大年”,但是作为政治议题中最为关键的“人事”讨论,从来都不会在如此重要的场合缺席。实际上在从6月开始,中国党政系统内,副部级官员已经开始出现频繁调整,按照以往人事调动经验来看,这种调动将在不久之后涉及到更高级别。

最后一个在北戴河上被谈及的话题,或许是党建。多维此前曾在《观察站: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中共整风运动》一文中分析,在G20前夕,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并以“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为主题进行第15次集体学习。而这次集体学习尽管是在G20前夕,也是在香港游行的背景下召开,但却从长期来看隶属于中共的既定安排,是一个月前开启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整风运动的一部分。而这次整风运动,既是习近平上任以来的第四轮整风,又是十九大后第一次整风,对外具有统一思想应对外部挑战的意涵,同时对内也有强化中共中央权威的政治用意。

尽管外界对于“党建”如此老派的用词经常嗤之以鼻,但是中共领导人践行“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中共这个党的问题没有抓好,应对所有挑战都只是纸上谈兵。

西方或关心中国政治的观察人士需要明白一个事实,习近平自上任之后,给中共整个党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思维,就是底线思维,防范风险思维。这个思维自上而下贯彻,如同一个“气场”一样笼罩着这个庞大的中国执政党。对此习近平已经对中共党内各级官员做过极为详细的论述。因此,以上五个可能在北戴河会议上讨论的议题,最终就是要防止风险,防止“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尤其是政治风险,或者是经济风险引发政治风险、外部风险引发内部风险的发生。

因此,所有的政策讨论或者议程设置,都是在“防范风险”这个主导意识的引领下开展的。

中共北戴河办公制度,是中共中央1954年至1965年以及1984年至2002年间每年夏季在秦皇岛北戴河办公的制度。2003年胡锦涛出任总书记后,中共中央停止该制度。中共近年来展现出降低北戴河会议政治影响的趋势。中共十八大后,尤其是近两年来,中国官方释放出信息是,“北戴河会议”已失去传统的议政功能,向度假休闲转向。即使元老与领导人仍齐聚海滨,也就是“碰碰头”,进行一些“务虚的讨论”,不会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会议。对此,美国媒体《纽约时报》于2015年 《今年的北戴河会议谈什么?》一文中曾写道: “在北京以东160英里的海滨度假胜地北戴河,中共领导人将举办一年一度的秘密会议,该会议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确定,包括什么时候开、谁参加、主题是什么——就连开不开都不确定。”但是外界普遍相信,中共领导人今天仍然会在每年7、8月份在北戴河休假,进行非正式会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