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清淤 副外长“尴尬”卸任的幕后

+

A

-
2018年11月1日至2日,王超(左)访问爱尔兰(图源:中国驻爱尔兰大使馆)

北京时间7月2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超作为一名“60后”官员突然卸任引发关注。据悉,王超已接替吴海龙出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兼党组书记。

今年59岁的王超此前是中国外交部排名第二的副部长,一直负责欧洲地区事务。

王超“尴尬”卸任

香港《明报》报道称,王超的今次调职事出突然较为尴尬。

报道指出,中国外交学会官网中会长的名字虽已换成王超,但置顶的所有会长活动照片和报道都是前会长吴海龙的,可见直到6月27日,吴还在以会长身分接见外国访客。而在中国外交部的官方网站上,王超的名字仍在主要官员之列,排名仅在党委书记齐玉、常务副部长乐玉成之后。种种迹象显示,他今次调职事出突然。

大陆公开资料显示,王超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6月13日出席巴拿马驻华使馆举办的庆祝中巴建交两周年的招待会,报道称,他同巴拿马驻华大使施可方“就中巴关系等问题交换意见”。

从主管范围看,巴拿马属拉美国家,而就在3天前的6月10日,分管拉丁美洲事务的副外长秦刚,却出席了葡萄牙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并在会上致辞。这似乎显示,王超与秦刚两人主管的地区互相调换了。

分析指出,从王超最后公开露面的相片看,他与巴拿马大使施可方相对而坐,两人都表情严肃,没有一丝笑意,似乎心绪不佳。而从那以后直到昨日,王超有将近20天没公开露面。

明日之星退居二线

王超并非职业外交官出身,长期属于外经贸官员,在中国商务部的前身对外经贸部工作多年,中国国务院前副总理吴仪担任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期间,王超曾在该部门担任美大司处长等职,是她的旧部。

对于他和重庆市委原书记薄熙来的工作交集,《明报》称,薄熙来任中国商务部长的大部分时间,王超挂职下放到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任州委常委、副州长,但薄熙来高升前王超回到商务部,并获提拔为部长助理,2010年升任副部长,2013年他调职外交部时,是唯一从部外空降的副外长,亦是当时最年轻的副外长,一度被视为外交部的“明日之星”。

分析指出,作为唯一具外贸经验的副外长,在近年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经济外交中,王超本来有极大挥洒空间,但不知何故,他的表现未见突出。结果,岁月蹉跎,王超已成为副外长中的老大哥,晋升无望,又回不去商务部,只好提前赋闲,转任二线职务。

中国外交学会由退休外交官组成,属半官方学术组织,为给59岁的王超腾位,只做了3年、还不到65岁的吴海龙,只好提前退休。吴2001至2004年曾作为外交部的副特派员驻港3年。从今次人事任免看,今后外交部领导层可能会加速年轻化。

报道称,中国外交部人事的“清瘀”换代或许还将持续。

报道还提到,外交部新闻司还有一位女发言人,自2月隐身后一直未再公开露面,有传她在晋升司长前夕遭人举报,具体涉何事不详,但正接受调查。

外交部查贪有迹可循

在中共十八大以后发起的大规模的反腐运动中,包括外交部在内的中国外事系统是其中被波及较少的一个。除2015年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昆生、2018年中联部四局(非洲局)原局长曹白隽被调查,曾经引起外界对中国外事系统反贪的关注外,便很少有高级别外交官被查的消息传出。

分析指,中国外交系统比较干净,因为在中国国内没有下行单位,所以利益的输送和利益关系比起其他部门来说较为简单。腐败问题发生的可能不太大。

不过,从上述涉及中国外事系统的几个贪腐案例发现,外事系统并不是完全没有贪腐的空间,中国外事系统的贪腐似乎主要集中在对外援助和投资、商务合作领域,尤其是在某些采取国家主导、企业加入的对外合作项目中。

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合作的扩展以及中国政府实施“走出去”战略,特别是“一带一路”这样的超大规模对外合作架构的提出,在中国政府主导的对外商务合作和对外援助领域,必将产生大规模的资金支出,这就为中国外事系统以及涉外商务系统官员提供了越来越大的寻租空间。

而中国官方对这些官员的调查,必然涉及到对外商贸的专业知识,其对象也将越来越多地指向外事系统中的涉外商务官员,此前北京还将商务系统出身的官员(张骥),调任至外事系统任纪检职务,或许正是看中了其熟悉对外商务和经贸事务的专业能力,能够发现其中的“猫腻”。

中国外交部人事相关新闻:
解码习近平出访团队:四人制“外交天团”成标配
中国外交系统人事布局 驻印大使罗照辉去向确定
中国驻印大使罗照辉突然离任 去向不明
中国外交系统老将履新 职务系公开报道中首次披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