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从“望北楼”消失的关键人物

+

A

-

“你很难再找出一个相似的酒店,犹如这般受到各路大佬的偏爱。他们中的很多人,是迫不得已从某地出走,暂住在这里。这是一个流离的他乡,失联的归处,正如电视剧解释,这些人在酒店等待消息,以期风波过后回到内地,因此也称‘望北楼’”。——2017年4月,正在热播的中国大陆大尺度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不仅揭露中共官场一些不为外人知的内幕,也带热了一栋香港酒店——四季酒店。

这栋在《人民的名义》中用“三季酒店”代指的酒店,被形容为隐藏着中国一半的秘密——当时有文章称,“二代、富豪、掮客、明星……在四季酒店里汇聚往来,独成一景。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这些故事交织、牵扯。这些故事里,有着中国一半的秘密。” 曾叱咤中国资本市场的“明天系”掌门人的肖建华就于2017年年初,从这里被带返大陆。

山西联盛集团董事长邢利斌曾经因为7,000万嫁女事件登上头条,2014年因为信贷、负债、涉嫌行贿的嫌疑被带走接受调查。据说之前他正是藏匿于香港四季酒店(图源:VCG)

1/3

顶着北大青鸟集团执行总裁名号的苏达仁(右)是四季酒店大陆富豪圈鼎鼎大名的“交际花”。他常帮助滞港大陆富豪传递信息,平息调查,以此收取费用(图源:L99.com)

2/3

2012年5月中旬,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因涉重庆南岸原区委书记夏泽良一案被中纪委谈话,遂前往香港并下榻四季酒店,后来吴长江返回大陆并重新进入雷士照明董事会(图源:百度)

3/3
上一张下一张

“杨柳迷离晓雾中,杏花零落五更钟。寂寂景阳宫外月,照残红。”刚刚过去的日本大阪G20让中美韩朝四国之间的博弈成为舆论焦点,即将到来的北戴河时间似乎还尚未渲染出足够的中国政治热潮。其实自从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关注中国政情的观察者们多聚焦于中共高层的外交动向和对外战略,属于中国内政的反腐似乎“再无大事”发生。然而,在之前的反腐风暴尤其是金融反腐中,个别案件的关键人物历经几年,至今仍然去向成谜。

除了为人熟知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还有可能已经结束调查回到香港却又无人见到其真身的数字王国隐形大股东车峰;长袖善舞、被爆遭调查已一年却至今无官方通告的中国华信集团董事会主席叶简明;甚至还有已经落马近5年的中办前主任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等等。他们或自己刻意隐身不见外人,或因案件敏感复杂,或借国际间引渡条例的空当藏匿海外,给本就带着很多民间猜测的案件,带来更多的疑点。

1
包商银行被接管 肖建华销声已两年

北京时间2019年6月2日,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的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中,解释了包商银行被接管是因为大量资金被大股东明天集团违法违规占用。这是自5月24日央行、银保监会宣布接管包商银行后,中国央行三度发布答记者问。

包商银行被接管是20年以来中国监管机构再度出手整治问题银行。根据监管披露的信息,明天集团合计持有包商银行89%的股权,包商银行大量资金被大股东违规占用,导致其出现严重的信用风险。

“明天系”控制或参股的金融公司多达数十家,涉足银行、保险、证券等。其“掌门人”肖建华被传涉及多宗经济大案,比如被称为“经济政变”的2015年中国股灾。

肖建华传于两年半之前的2017年1月27日(中国农历丙申的大年三十)被中共有关部门从香港四季酒店带回大陆接受调查。虽然官方至今未证实这一传闻的真实性,但是外界多认为这一传闻基本属实。肖建华的被查标志着中共高层启动了围剿金融系统贪腐高官和资本大鳄的行动,有消息称肖建华的名字被列在了资本大鳄名单中的第一位,甚至有说法称其案件为“中南海第一大案”。 

被查传闻出现后肖建华本人就销声匿迹。2018年5月,曾有媒体称肖建华案可能在2018年8月或9月开审。但是及至2018年八九月份,案件仍然没有动静。彼时有消息称肖建华案将在上海开始审理,肖将被指控涉“操纵股票和期货市场”和“代表机构行贿”罪;2018年10月,再有媒体称,肖建华的问题比上述两罪还严重,至少还涉有充当“政要白手套”、“财阀干政”及“金融政变”等三宗政治罪。但是诸如此类的消息不是最终被证伪就是无法核对其信息的真实性。

如今,包商银行被接管或预示肖建华案件调查工作取得较大进展。控股包商银行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也因此在“失踪”近两年半之后,再次被外界关注。

2
车峰人在香港或已恢复自由身

今年5月31日,曾经担任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央行)行长以及天津市市长的戴相龙表示,即使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底在日本G20峰会期间会晤,恐怕也很难就两国贸易战取得重大进展。从2015年到2018年年初,戴相龙曾一度消失于公开场合,外界多认为最大原因是其女婿车峰的被查传闻。

车峰,从2014年底即住在香港四季酒店避难数月的神秘商人,被传与已经“消失”了两年多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流亡美国的“权力猎手”郭文贵和落马的中国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关系密切,并经常与肖建华在四季酒店一同喝茶。中国媒体《新京报》2015年6月16日曾报道称“这位隐秘富豪于6月2日在北京的饭局上,因涉嫌经济金融领域的问题被带走调查。”

上述报道还称,“这位身处各式富豪榜外的富豪,掌控着至少30多家公司,包括在北京的10家。这些公司除了他短暂涉足的房地产及互联网行业外,大多都是无实际业务的投资公司,且不少注册在海外,专门用以资本运作。他还涉足于日进桶金的博彩业,这些都让他获利极丰,令其财富体量大得惊人” 。

在此之后,车峰是否结束被调查以及是涉案被羁押还是确认无罪被释放?一直未有相关消息甚至传闻流出。

2017年11月,香港媒体报道称发现车峰在香港活跃的踪迹,该媒体记者到车峰位于湾仔的办公室查询,职员不愿开门,仅隔门表示“不知道车生几时返”。


据港媒报道,车峰在香港的最早记录是2002年,他和妻子戴蓉以刚落成一年的中半山豪宅富汇豪庭2座高层单位,作登记住址注册离岸公司。据查从2002年至2017年,车峰在香港更换过四次住址。最后一次是2016年他将登记住址从中半山誉皇居改到麦当劳道豪宅惠苑。另外港媒调查发现,车峰的香港公司总部于2015年4月从中环国际金融中心写字楼迁至湾仔新鸿基中心,2017年9月又再更改楼层。

在车峰被港媒报道有在香港的活动痕迹之后不到半年,其岳父戴相龙忽然现身2018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这是2015年开始传出车峰被查传闻之后,戴相龙首次公开露面。戴相龙的公开露面被认为是其已安全着陆的象征,或也可佐证监管机构对车峰的调查已经结束,且车峰案并未进入官方司法流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