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跨省任职 中共政坛70后入场阵容再扩大

+

A

-
2019-07-06 14:06:42

中美贸易战的硝烟似乎冲淡了外界对中国国内事务的关注,尽管如此,作为政治事务中最关键的“人事”,仍旧是中共应对外部挑战稍未松懈的议题,从中国全国两会以来,整个官僚系统都在进行一场有规律的人事调动。

相比于每年中国全国两会之后都会有的人事调整潮,今年尽管不是“政治大年”,但这种人事调整潮却来得相对更早一些,此外,这种人事调整的规律性更显突出。

从北京时间6月30日,中国政坛新增的第14位副部级“70后”开始说起。

2019年上半年中共人事调整呈现较为明显的规律性(图源:AFP)

延续“70后”加速进场趋势是2019年中共人事调整的一个轨迹。

6月末,中国全国人大专职委员冯忠华空降海南,出任海南省副省长一职,成为这个中国政府正推进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首位“70后”副省级官员,也是中国政坛当前第14位“70后”副省部级。之所以如此关注这个群体,是因为在极为讲究严密年龄限制的中国官僚体系中,官员的年龄就是其仕途的政治资本,而通过观察一个官僚体系中官员的年龄、履历等背景也可窥测执政者的用人思路乃至治国方针。

多维新闻曾在《少年班走出的最年轻副部 中共政坛“70后”加速进场》 一文中梳理过,至2018年底中国副部级官员已有12位,且这些官员除了都在中国政坛同级别中别树一帜的“年轻化”外,还呈现出“专业化、高学历”的共性。以冯忠华来分析,1970年5月出生,现年49岁,工程硕士学位,高校毕业后即进入建筑技术信息所,而后长期在中国城建部门工作。2018年3月当选第十三届中国全国人大专职委员,所谓专职委员,即是中国决策机构人大职能愈发复杂化和专业化后制度创新的产物,其要求人大代表以代表职务为职业,不再担任其他实质性的行政或社会工作职务。当然,专职委员的特点即是年轻化、专业化。

根据冯忠华就任海南省副省长后的职务分工来看,也是延续其此前的工作经验,分管海南自然资源、规划、住房和城乡建设、林业方面工作。对于海南这个以房地产为支撑的岛屿城市,尤其是在中共高层将海南作为新时代对外开放试验田后,管控海南楼市,以及推进农村土地征收试点等都是颇具挑战性的任务。总结来看,相对以往较为常见的官员在不同领域历练的模式,“70”后副部的升迁则呈现出更为明显的专业、精准特征,从所学专业直接进入相对应领域任职。

而从“70后”晋升副省部的速度来说,2019年呈现继续稳速布局的态势,目前的14位“70后”副部中晋升时间分布分别为,2013年首位晋升副部的时光辉(1970年1月),2015年晋升1人,2016年晋升1人,2017年晋升2人,2018年因中共密集调遣各大银行副行长任副省长而出现金融副省长集体上位的现象,这其中包括3位“70后”,加之中央部委的人事调动,整个2018年先后有7位“70”后晋升副省部级。至2019年,先于冯忠华,3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覃伟中(1971年7月)转任广东省副省长,目前来看,2019年也已有2位,总体来看,似乎调整力度不如2018年,但考虑到2018年同一时段也仅有2例,大部分的晋升也是在下半年开始密集铺开,因此,不排除今年下半年也会有如此安排,而且据统计,整个2019年上半年的副部级体调整中,除了“70后”,也有部分“准70后”出现。

此外,从14位“70后”副部的出身来看,金融系统仍然拔得头筹,占得5席,继而是中纪委,贵州、上海仍然延续其政治高地的光环,照例成为新一代官员晋升的通道。

 短线调整与长线铺展的强规律性是2019年上半年中国政坛副部级人事调整的一大特征。

根据多维统计,从2019年中国全国两会前后,已有8省份调整省组织部长人选。江西、吉林、福建、黑龙江、宁夏、内蒙古、山西、广东,其中5例为省内调整,5例为副省长(自治区副主席)转任组织部长。

当然,在这一轮人事调整潮中,调整力度最大的还是副省长一职,先后有13省市17例人事变动,除了上述5例中有4例为副省长内调为省委组织部长,3例内调为省委秘书长,仍有过半为跨省任职。较为瞩目的是,2月26日,一天之内,东北迎来三位南派官员,其中湖南副省长陈向群、上海常务副市长周波共同北上入局辽宁省委常委,随着两位都曾负责商务、改革、科技等领域的南方省份官员入辽,目前在辽宁党政主要领导班子中,从中国南部省份、东部省份调任辽宁的官员将近三分之一,刷新辽宁政坛人事格局。另一位就任黑龙江副省长的王永康此前是陕西西安市委书记,在其主政西安期间,因利用西安的科研优势,大力发展科技型、旅游型产业,使得西安短期内经济跃升,成为中国南北区域拉大背景下,北方城市逆袭的一个标杆。需要关注的是,王永康是学者型官员出身,科研从政,长期在浙江任职,因此,无论是其科工系的背景还是浸润南方省份活跃的经济思维,王永康入职黑龙江都符合中国人事调整中南官北上的规律,当然这仍是延续中共振兴东北计划的改革思路。

副省长外调还显示的一个信息是,有政法工作经验的副省长跨省出任省政法委(副)书记。多维一个月前就关注到这个现象,在《2019年中国政法人事调整的两大趋势》中有过对近期中国政坛政法系统频繁的人事调动的分析,文章认为,相比2018年同时段,省委政法委(副)书记跨省调动的比例明显上升,且呈现东西、南北大对调的形势。不过当时文章仅梳理了近几个月的调动,此番再拉长时间线,实则这种调动早在2018年下半年已铺开。而随着近期内蒙等多个省份因扫黑除恶政法系统“保护伞”被清洗,更印证了改革整顿,人事先行的逻辑。

当然,对于中共这个庞大的官僚体系,仅副省部级就有数千人,近几十人的调动似乎难以代表这个阶层在整个政治圈的运行规律,但通过对一个时间段内表现出来的具有强烈规律性特征的观察,对时势预测未尝没有指导意义。就从今次大规模的副部级人事调整来说,按照自下而上的调整常规,不排除是为更高级别的调动而营造的人事小高潮。

中共人事调整相关新闻:
中共紧锣密鼓布局人事 政坛浙江系如何走向前台
观察站:今年北戴河会议谈什么 或有五大议程设置
习近平时隔两年点将 谁将是新晋上将谜底
“东南军”入主中部战区 解放军晋衔战打响
北戴河会议前夕 解放军人事密集变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