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改革中的习式政治观 中南海重构党政关系“功成”

+

A

-

十九届三中全会确定的“全面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在2019年7月5日达成阶段性成果。中共七常委集体出席总结会议构成一种强烈的象征符号。回顾此次改革整个过程中中共不断加强党的中央权威,其结果是央地关系“政令不出中南海”情况得以打破, 党政关系进一步清晰,从党政分开到党政分工,1978年以来中国党政关系,完成一次全面的重构。

在7月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席名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总结会议,可以视作为本轮中共大规模机构改革划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

据中国官方口径,本次改革最大重点在“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组建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并将部分国务院机构虚级化,由中共的党内机构承担实际职责。此外亦大幅调整国务院组织结构及职能,合并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整合行政执法队伍,并精简武警。按照中南海决策层要求,此次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机构改革要在2018年底前落实到位,地方机构改革任务应在2019年3月底前基本完成,并最终以此次总结会议为象征告一段落。(相关新闻:《七常委亮相机构改革重磅会议 习近平提关键问题》)

在此次总结会议上,中共七常委集体出席,并由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主持。

观察中国官方通稿,有三个关键词值得关注,也是习近平政治理念中十分重要的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现代化”。即此次“机构改革”对于习近平的意义,这是习近平希望在中国推行“第五个现代化”(即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实现中国“复兴”的组织保障。

通稿中,将其称为“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重大动作,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次集中行动。”换言之,没有此次机构改革,习近平其他政治蓝图无从谈起。

多维新闻此前曾经在2018年《重构中南海 解读习近平的党政机构改革》一文中分析,如何认识这次中共在中央决策层面进行的改革,将是观察习近平政治观念的“窗口”。

从具体内容来看,所有的细节似乎都在证明,这次由习近平掀起的大规模党政机构改革,轨迹和目的都与过去20年历次中国政府系统的所谓“大部制改革”不同,主要有三: 第一,强化中共党的领导,重构党和国务院系统关系,重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第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第三,实现十九大规划的两阶段发展目标,即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第二个关键词为“重构”,尤其是党政关系的重构。这既在习近平此次总结讲话中被不断强调,也符合多维新闻2018年对改革的总体预期。

中国官方将其形容为“是对党和国家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的一次系统性、整体性重构”,“系统性增强党的领导力、政府执行力、武装力量战斗力、群团组织活力,适应新时代要求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主体框架初步建立”。

对于习近平而言,此次中共机构改革是他实现其政治蓝图的组织保障(图源:新华社)

1/1

对于中国国务院而言,这份改革方案中极为强调的一点就是机构职能整合,组成部门看似增多,实际上其职能却是完成从“裂变”到“聚变”, 从“分散”到“集中”的过程。(图源:Reuters)

2/2

2017年中共十九大之后,习近平开始通过对于中国进行全面改革的方式推行他的政治蓝图(图源:中央社)

3/3
上一张下一张


例如2018年此次改革甫一开始,中共一步到位新设两个委员会,除了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还有中央审计委员会。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均升格为委员会。加之中共十九大之前设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如今近10个委员会已成中共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里最重要的机构。

可以说,整个过程中,“委员会”这种中共“党”的机构职能强化,中共不断加强党的中央权威,不容否认中国国务院的决策权可能会相对弱化。其结果是“政令不出中南海”情况得以打破, 党政关系进一步清晰,从党政分开到党政分工。中国国务院的职能和机构在这次改革中遭到“削减”,1978年以来中国党政关系,完成一次全面的重构。

不否认,中国党政机构改革方案出来之后,很多政治观察人士一度用“国务院遭削权”来为此方案进行定性。这实际上仍然是一个建立在西方传统政治学之上的迷思。2017 年两会上,王岐山说“没有党政分开,只有党政分工”,“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以及法院和检察院,在广大群众眼里都是政府”。在习近平和王岐山等中南海高层的政治观念中,中国的政府,不仅仅是狭义的行政机关, 还是一个包含党委、人大、政协在内的“广义政府”。

如从这个意义上解读,也就无所谓“削权”与“扩权”一说,关键仍在于“党的领导”能否付诸实践。

对于中国国务院而言,这份改革方案中极为强调的一点就是机构职能整合,纵观这次改革方案,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组成部门看似增多,实际上其职能却是完成从“裂变”到“聚变”, 从“分散”到“集中”的过程。

第三个关键词为“集权”,即加强中央集权,重新梳理央地关系。

回过头来看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方案,公报中,有一段文字就着重阐述了中南海希望构建怎样的央地关系:“治理好我们这样的大国,要理顺中央和地方职责关系,更好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要统筹优化地方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构建从中央到地方运行顺畅、充满活力、令行禁止的工作体系,中央加强宏观事务管理,地方在保证党中央令行禁止前提下管理好本地区事务,赋予省级及以下机构更多自主权,合理设置和配置各层级机构及其职能,增强地方治理能力,加强基层政权建设,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

可以说,在该方案中,多个机构进行了整合,裁撤及职能整合,这种操作背后的目的相信最无争议,就是要彻底改变“九龙治水,各管一摊”,否则还会延续谁也不管,推卸责任的官场现实。因此,强化部门权责统一,抛开意识形态偏见,这符合中国改革的现实需要。

这些改革的背后,是习近平政治观念“党领导一切”的又一次呈现,是问题导向下,破除“政令不出中南海”、 破除“九龙治水”的具体表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