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与“百年变局”:王岐山抛“三不”承诺

+

A

-
2019-07-09 07:00:59

“有人回望百年,忧心二战结束以来的国际秩序正濒于崩溃,说人类再次走到了十字路口。”北京时间7月8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现身清华大学世界经济论坛。在谈论国际政经变局时,这位在中共政坛拥有特殊地位的人物对外澄清说,现有国际体系并不完美,需要加以改革,但不能推倒重来。他指,在当下大国关系深入调整的背景下,中国反对以国家安全之名行保护主义之实,同时撂下对外“三不”承诺: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

大航海时代以来的世界历史是西方文明征服全球的历程,但未来会依然如此延续下去吗(图源:VCG)

中美贸易搏杀延续至今,已经超过一年。如今,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地球上体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之间的矛盾会在一夕之间涣然冰释。甚至,某些人已经嗅到“新冷战”铁幕落下的气息。毫无疑问,这对于中美两国来说,都将是影响深远的“国运之战”。

然而,它的意义可能并不仅仅局限于此。最近,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各种场合不止一次警告,当下全球处于百年不遇的历史大变局中。也许,若干年后,当人们回顾这段历史,这场纷争虽然不过是历史旋涡中的一朵浪花,只是这朵浪花也足以印证历史的走向。

事实上,对这次中美驳火的影响以及背景,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分析多半局限在现实的博弈策略选择和利弊得失权衡,即便有声音将其置于“中国威胁论”、“修昔底德陷阱”的国际政治视野中也难以摆脱基于西方文明历史的经验主义逻辑。而现实较此更为复杂,如果今天无法理解其历史背景,便必然无法洞察中美贸易战的缘起、范围和终局,其他则更不必谈了。本文拟从生产力与财富积累的演进、“大国强权”的权力转移与东西方文明的自然消长去认知。

生产力与财富革命

2019年3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主动剔除了《中国制造2025》。这个中国政府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展示了中国制造强国目标,覆盖了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五大工程,这一计划直接受到美国的忌惮,也成为中美贸易战在2018年引爆的直接导火索。随即,包括中兴、华为等涉及5G技术布局的中国通信公司纷纷受到掣肘打击。在外界看来,中美两国在随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就贸易平衡问题而大打关税战,但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矛盾核心。

“得生产力者得一切”,它代表着权力的转移,话语权的掌控。在世界历史上,如果说畜力和铁器取代部分人力从而带动了生产力的第一次跃升,而三次工业和科技革命成就了人类社会生产力的二次大跨越,那么当信息时代来临,也必然意味着全球社会生产力和财富积累的爆炸。在已故未来学家托夫勒(Alvin Toffler)的《第三次浪潮》中便明确界定了一个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进而到信息社会的演进预言。

尤其是基于中国四大发明相继传入欧洲,远海航行和生产技术的大范围扩散成为可能。蒸汽机的发明让彼时大宗的纺纱、面粉以及运输成本大大降低,这帮助英国等宗主国商品迅速占领了海外殖民地市场,创造和积累了巨大的社会财富。而电磁感应理论的发现则进一步提升了生产力,伴随着一系列新的发明创造,人类电气化时代来临。而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后开始的新技术革命则试图将人类从繁重的脑力劳动中进一步解脱出来,以电子信息技术让世界的运行更富有效率。

如今,人类需要一次新的财富大爆炸,这不是互联网泡沫的重演,而应该是革命性的技术与观念。托夫勒预言的信息社会依然在向前延伸,伴随着他所预言的“力量的转移”和“新文明再造”。而新的预言比如万物互联、智能社会也在加速成长,正在成为新的社会财富增长点。

新的技术孕育新的时代。包括中国在内,虽然世界各国发展阶段不一,生产力发展水平和财富创造的能力并不完全同步,但整体上,这是一个属于所有国家的开放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独享技术成长带来的红利。对于中国来说,从历史长周期看,中国曾经凭借强大的农耕技术和自然经济占据全球重要位置。曾经在近代历史之前,甚至直到晚清还因为地大物博、人口密集长期占据世界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前列甚至第一的位置。根据估算,清仁宗嘉庆二十五年(1820),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达到32.9%,到1950年中共建政第二年则是触底到4.5%。

鸦片战争前后,中国农耕技术囿于近现代基础科学的先天不足而再难实现突破,具有资本主义萌芽的手工业在西方大机器生产的打击下迅速瓦解,加之财富扩张又因新生人口而摊薄,中国错过了人类社会技术和财富大爆炸的机会,便始终无法找到摆脱经济困境的新途径,只能在西方殖民帝国的扩张下沦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附庸。

尽管财富的创造从来都不是人类技术进步单一因素造成的结果,就像美国在“南北战争”后的崛起也得益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国内统一市场的形成以及资本的高效自由扩张。相反,当财富的创造并不基于生产技术的大跨越时,像葡萄牙、西班牙那样盛极而衰便成为必然。

对于中国来说,重新恢复全球经济地位,同样需要一种革命性力量的支撑,从而摆脱近百年来受制于西方国家主导国际大分工的不利处境。在这一境况下,处于全球大分工下游的"中国制造"更多指涉制造大国而非制造强国。当“第三次浪潮”、信息世界、工业4.0等概念开始在中国"生根"时,中国政府的确是在呼吁动用国家力量改变现实。李克强内阁主导《中国制造2025》代表这一国家意志,而5G则代表了美国拒绝"科技垄断"地位易主的对华遏制战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