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安邦已死 吴小晖何在

+

A

-
2019-07-11 21:16:44

“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若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在被中国监管机构接管一年又4个多月之后,安邦保险终于还是难逃摘牌的结局。而它的创办人吴小晖,也被传家人和律师目前均无法探监。

曾经的安邦保险集团总部正门。(多维新闻网)

1/5

曾经的安邦保险大厦,现在相关字样已经不再。(多维新闻网)

2/5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6号的安邦保险大厦,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多维新闻网)

3/5

安邦保险。(多维新闻网)

4/5

曾经叱咤中国保险市场的安邦保险,在自己的过度野蛮扩张之后,最终难逃落幕(Reuters)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北京时间7月11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6号的安邦保险大厦上“安邦保险集团”几个字在低调消失了几天之后,被“大家保险集团”所取代。曾经在中国保险行业虎踞神坛的安邦保险集团,就此消失于世人面前。

近日互联网上另外流传有自称是“吴小晖母亲林香美”的公开信称,“自2018年9月开始,我和吴小晖其他家属先后10次到宝山监狱、上海市监狱管理局要求会见吴小晖,监狱管理人员以‘系统内查无此人’、‘需要向上面汇报’、‘让家属等通知’等五花八门的理由不准予会见。”

吴小晖命运会否再生波澜尚未可知,但是安邦就此消失于中国保险市场则已是定局。

“大家保险集团”是什么

接管安邦的“大家保险”是什么来头,是目前外界最为关注的问题。经过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大家保险集团成立于2019年6月25日,注册资本为203.6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法定代表人为何肖锋(何肖锋任大家保险法人代表的同时,还任经理及执行董事的职位),监事为赵鹏。中国银保监会此前对安邦保险集团接管的公告显示,何肖锋为接管工作组组长,赵鹏也为接管工作组成员之一。何肖锋此前曾担任中国原保监会发改部主任。

中国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大家保险的股东有三方:中国保险保障基金(认缴金额200亿元,持股98.23%)、上海汽车(认缴金额2.49亿元,持股1.22%)中国石油化工集团(认缴金额1.11亿元,持股0.55%)。以上三方股东认缴出资方式均为货币,认缴出资日期均为2019年6月30日。

2018年2月2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安邦集团董事局主席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日中国原保监会宣布接管安邦集团。

原保监会正式接管安邦仅40天后就引入了保险保障基金,后者对安邦注资608.04亿元人民币,安邦集团的注册资本维持619亿元不变。2019年4月16日,安邦保险集团公告称,经安邦接管工作组决议,公司拟减少注册资本203.6亿元,注册资本将由619亿元变更为415.4亿元。今天公开的大家保险集团的注册资本恰4月安邦集团减少的注册资本金额一致。

“保险保障基金”又是什么?按照中国《保险法》和《保险保障基金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为了保障被保险人的利益,支持保险公司稳健经营”,保险公司应当按照中国银保监会(原中国保监会)的规定提存保险保障基金,保险保障基金由中国银保监会“集中管理,统筹使用”。所以,“保险保障基金”是根据中国相关法律规定缴纳形成的行业风险救助基金。在中国保险公司被撤销、被宣告破产以及在保险业面临重大危机,可能严重危及社会公共利益和金融稳定的情形下,由中国银保监会向保单持有人或者保单受让公司等提供救济的法定基金。

吴小晖命运会否再生波澜尚未可知,但是安邦就此消失于中国保险市场则已是定局。

今年7月4日的中国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曾称,自2018年2月23日对安邦实施接管以来,中国银保监会主要采取了以下四个措施:保稳定、瘦身、纠偏、推动重组等。目前“安邦集团的风险处置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风险得到了初步控制,没有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公司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下一步中国银保监会将“按照中央的部署,加快推进资产处置、业务转型、拆分重组等各项工作,稳妥有序处置安邦集团的风险”。

安邦沉浮录

安邦从2004年5亿元人民币注册资金起家,经过七次增资,特别是2014年的两次共499亿元人民币的增资,最终注册资本达619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保险业资本金最雄厚的公司。从安邦成立到其掌控人吴小晖被查,安邦经历了一个复杂而又简单的非正常蜕变过程。这些过程,在多维此前稿件《北京观察:安邦黑幕》中已经有相关描述,此处不再冗述。

说复杂,是因为安邦创始人吴小晖利用自己复杂的人脉关系,给安邦搭建了一个复杂的股权结构:2014年1月第六次增资(从120亿元增资到300亿元)时,安邦引进了17家企业法人“新股东”;2014年9月份再次从300亿元增资到619亿元时,又再引进了14家企业法人“新股东”。加上原来8家旧股东,安邦名义上有39家企业法人股东,多数情况下每个股东持股2%到3%,看上去很分散。但是安邦37家非国企股东中,背后共有多达64家不同的企业法人股东,分布在不同层次的隐形股东结构......最终有媒体将之形容为交叉纵横,盘根错节,犹如个大迷魂阵。”

说简单,是因为做为一家由车险业务起家的保险公司,安邦十几年间风生水起,从一家总资产仅5亿元的保险公司成长为“大而不倒”的金融巨鳄,基本是中国金融体系和国有金融资本对其一路大开绿灯的结果,是反市场的特权资本套路。毕竟牌照权、集资权、贷款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监管层和财阀的紧密合作,要做到这些是难于登天。

最终,随着中国资本市场降杠杆大趋势的到来,风险错配的保险资金受到重点关注,安邦保险也未能独善其身。先是2017年5月,安邦人寿因两款“万能险”出现问题,被禁止申报新产品3个月,2017年6月14日安邦集团官网一则“吴小晖不能履职”的声明,宣告了吴小晖以及安邦命运的逆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