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迷局:中美第十二轮谈判依然难产

+

A

-

一周之前,中美双方贸易代表在日本大阪习特会之后首次通话,彼时美方放风称“正在电话协商谈判进程,下周或在北京面谈”。7月15日,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表示,本周将再与中国贸易官员通话,未来或在北京举行面对面谈判。所谓的“下周”面谈不仅没有实现,连面谈的时间也被模糊化处理。不仅如此,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内阁会议上称,如果有需要,可能会对余下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则称这是在“给双方的经贸磋商设置新的障碍”,并对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已经确认的中美经贸磋商牵头人本周再通话的消息给予“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的回应。

7月16日,特朗普在白宫内阁会议上称仍有可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一说法与其在大阪习特会上承诺不再加征新关税相悖。(AP)

日本大阪习特会后,虽然中美双方也在维持着高层通话这样的沟通渠道,但停滞了2个月有余的中美贸易第12轮磋商迟迟没有展开。综观半个月来中美的互动,双方并未像之前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所言“美中两国已经做好在几天内恢复两国高级别贸易谈判的准备。”甚至可以说,当前的中美仍然处在相持不下的状态,而这样的状态显然并不适合谈判的开展。

不同于去年的阿根廷习特会,特朗普当场叫停当时正在对中国加征的关税,中国随后批量采购美国大豆,但日本大阪习特会,特朗普只是称不再对剩余的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并不包括5月初对中国新征的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此外,特朗普虽然解禁了美国企业对华为的供应封杀,但华为仍在美国的“黑名单”之上。反观中国目前为止还没有采购特朗普心心念念的美国大豆,而且在一周前的中美贸易代表通话中加入被美国称为鹰派人物的商务部长钟山。

事实上,中美此番再重启经贸谈判显然不会那么顺利,一则,在大阪习特会宣布将重启谈判之后,中美之前的僵局仍没有实质性的打破,中国一再强调“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而特朗普则针锋相对重复“任何协议都需在一定程度上朝着对美国有利的方向倾斜。”显然,在中国认为的原则问题上,中美没有形成共识,而这个原则问题不仅是中国社会的舆论期待,也是中国高层划定的谈判基础。在过往历次的中美谈判中,中国舆论界都有对签订不平等协议的恐惧,中国高层也频频在公开场合强调曾签订不平等条约的近代史,但美国似乎并不理解中国对近代史的耿耿于怀,对于平等的追求有着特殊的执着,而是仍然以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对中国企业、中国留学生大加打击、限制,甚而在执行机制的设置中染指中国敏感的“司法主权”,对于中国呼吁的平等尊重视而不见,或是仅将这种呼吁解读为中国“好面子”。原则问题难以达成共识是中美快速推进谈判的最大障碍,或将是中美谈判再次生变的首位因素。

其次,关于再次重启谈判后,起点在哪里,双方似乎也没有达成共识。此前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顺利的话我们可以从上次停下来的地方继续对谈,”而在上一次公开报道的中美贸易代表通话之后,美方又称还在与中方协商将从协议文本的哪些基础进行谈判。可见,虽然习特会再次为谈判重启创造了条件,但重启之后从哪里开始双方似乎还在协商或是争执阶段。是在之前停下来的地方重新开始,还是会将过去十几轮的谈判结果推倒重来。如果按照之前努钦一再向外界强调的中美协议文本已完成90%的说法,双方在这个基础上重新开始,那么剩下的10%也会是中美谈判的最大变量,因为越谈到后面是双方争执最激烈,越不容易妥协的阶段,如果推倒重来那又将是一个周期的谈判工作。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双方来说都很艰难。

三是,大阪习特会后中美边打边谈的对抗模式也是影响第12轮中美磋商推进的因素。此前,多维新闻已有分析认为,大阪习特会为中美谈判开启了不同于阿根廷习特会后的休战谈判模式,而是边打边谈。在结束大阪之行的这一段时间里,美国抱怨中国没有购买其国内农产品,但美国自身也在对中国在美学者、留学生上小动作不断,特朗普仍然执着于其关税政策,不时拿出加征关税“恫吓”,认为中国反对关税战只是战术喊话。这种边打边谈的模式因为偶然的因素就又会有恶化局势的危险,而显然,这不利用于双方去做磋商准备。

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特朗普政府正在斟酌如何应对北京方面为华为松绑的要求,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停滞状态。

第十二轮磋商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中美即将再进行的第二次通话意味着事情虽然缓慢,但正在进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